20140131

爸爸在中風之後常常流淚,可以想見半身不遂又失語的他,是多麼的鬱悶。在此之前,我幾乎不曾看他哭過。

印象最深的一次,與奶奶有關。那是在多年前某一個節日。通常,每逢節日我們總會回員林探望奶奶。當時國小的我,和媽媽和姊姊三個人,那天一齊去了某個地方,而不是回員林。

那天回家,發現爸爸把家裡的碗盤,全部摔破在地上。看見我們回家,嚎啕地說出氣話。那些話是什麼,我當然已經忘記。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爸爸的心情很容易理解。想要回家探望媽媽,卻又擔心媽媽沒有看到孫子而大失所望。我以後可能也必須面臨一樣的問題,而且也一樣傷心流淚。

見過我爸媽的人,都說我媽很親切,而我爸則看起來比較嚴肅。一方面是真的,另一方面,隱藏在嚴肅底下,爸爸他非常溫柔,而且幾乎無法隱瞞。

今天是大年初一,早上爸爸在房間沒站穩跌了跤。看起來很不舒服。晚上媽媽發現爸爸不能動的那邊,肩窩腫脹得像個球。趕緊來彰基掛急診照X光片。

過年整日炮聲不斷,街上一派輕鬆氣氛,寒冬已去,小城人們在燈下三兩走著去哪。而我想要用一種不帶情緒的眼睛坐在臨停路邊的megane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汽座使用心得:diono radian RXT

綠大地油酵清,不是試用文,是自己花錢買的

[非試用][花錢買][用了超過兩個月]persil洗衣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