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1的文章

2011第21週週記(抱怨文不喜不必入)

圖片
德國各城鎮的市政廳對我們的意義是:免費公廁。

因為德國很多廁所要收費,所以背包客前輩們有指點:去市政廳上吧!不過也不是那麼便利,很多次廁所都隱身於神祕的樓層與神祕的一道又一道門後,在歐洲大陸古老的市政廳裡尋找廁所猶如探險,不由得令我想起哈利波特:消失的廁所密室。這件事在後來的香港之旅竟然繼續發展,比起德國人收錢放尿,香港人更絕:直接鎖門了。公共場所很難找到廁所,常常鎖住不給用,就算百貨公司裡的也是百轉千迴,尋尋覓覓只為一親芳澤阿。在這些時候我常常懷念起故鄉美好的廁所:看看鹿港天后宮旁五星級的公廁、清水休息站規模宏大、可列為米其林三星(值得專程拜訪)的廁所,服務之好,全年無限提供廁紙與貼心小標語「請向前站一步」、隨時隨地有清潔人員把地板擦得乾淨......想想看每天在清水休息站一齊放出來的尿有多少,儘管尿很討厭,但這個畫面竟有數大便是美的感覺。

今天的主題跟尿無關。是市政廳這件事。

台中新市政大樓落成了。因為常去附近一間廟燒錢拜拜祈求資本主義社會萬歲,所以常會看見。儘管不是每個人對現代主義流派很滿意,但不得不說新市政大樓很有20世紀的美好,"裝飾就是罪惡",遠看是方盒,走近了如此巨大的量體,俐落的角度與冷峻的玻璃帷幕,透露其美感。不過,"少即是多"已經變成"少即是乏味",新市政大樓在21世紀方才落成有種沒搭上車的感覺。當然我們做人做官蓋房子一定不需要趕流行,但玻璃帷幕建築面臨更大的挑戰可能不來自美學而來自於現實環境的挑戰,這個環境就是氣候變遷的環境,人們變得強調與自然共生,要永續要綠能...在拖延十年的案子上,難道他們絲毫不能稍作改變?有的,本來是透明的玻璃帷幕變成低透光的玻璃帷幕,除此之外就沒了。可惜。

另一方面,台中市政團隊的表現跟新市政大樓的富麗堂皇外貌一結合,似乎是在呼應白京生教授的說法:行政效率日趨低落,建築物外觀與公共設備日趨豪華壯闊。

最近台灣在IMD的WCY(世界競爭力排行)上進步到第六名,加拿大、德國、丹麥、瑞典、芬蘭...一海票國家排在我們後頭,看得我都眼眶泛淚了,我們敬愛的馬總統則表示只要高興一晚就好,我覺得他真的很謙虛。不過因為閒來無事我去了洛桑看看究竟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名列前茅,發現今年除了排行以外,另一個洛桑提到的專題就是「政府效能大水溝」,表示世界上大部份的國家,其政府效能都…

[翻書]我這溫柔的廚娘

圖片
虹影。九歌:2009。

我沒聽過虹影,她來頭可不小。

九歌網頁上的來歷
2010-01-31雜誌 >> 《亞洲週刊》年度中文十大小說 >> 獲《亞洲週刊》評選為2009年度十大小說2005-02-04網路 >> 博客來‧編輯推薦 >> 小說類推薦《上海之死》 2005-02-01報紙 >> 《聯合報》讀書人‧書評花園 >> 推薦《上海之死》 2005-01-26華文獎項 >> 台灣出版Top1 >> 《上海王》獲選2004代表性圖書 2004-12-31書店 >> 金石堂年度TOP >> 《上海王》榮登年度TOP小說類 2004-12-01雜誌 >> 誠品《好讀》 >> 2004出版焦點推薦《上海王》、《火狐虹影》、《綠袖子》 2004-03-25雜誌 >> 《網路與書》每日推薦書 >> 文學類推薦《上海王》 2004-03-01雜誌 >> 《野葡萄文學誌》 >> 小說類推薦《上海王》2004-03-01雜誌 >> 《文訊》書訊 >> 小說類《上海王》 2004-03-01雜誌 >> 《文訊》書訊 >> 散文類《火狐虹影》2004-02-01報紙 >> 《中央日報》副刊 >> 推薦《上海王》一書 2004-02-01網路 >> 博客來‧編輯推薦 >> 推薦《上海王》 1995-09-30華文獎項 >> 聯合報文學獎 >> 〈飛翔〉獲第十七屆短篇小說獎佳作1992-09-30華文獎項 >> 聯合報文學獎 >> 〈琴聲〉獲第十四屆新詩獎




看來是個厲害的小說家。

只是這有關吃、下廚的散文集,倒是普普通通。

寫散文作者必須現身於讀者前。寫小說,再怎麼光怪陸離的想法,都可以推託給主人翁;但寫散文就是我,作者在想什麼,得負責,會被讀者認識的。

虹影應該不在意。我透過這散文集感覺到的,不是吃該怎麼吃,什麼哪裡好吃,吃可以聯想到哪些有趣的念頭。我只覺得虹影真是個難搞的女人。上餐館百般挑剔,自家廚房裡規矩很多,自己隨性做菜是信手拈來,別人做菜是不夠道地…

muji地雷商品:尼龍樹酯鉗

圖片
我超愛逛muji的。雖然台灣muji標價都恰巧貼在日元標價的上方,每次買了商品回家,那個欲蓋彌彰的部份就讓人特別想一探究竟,而結果通常是必須付出比日本人更貴的價格才能擁有muji的東西...我還是買它的帳。因為設計清爽簡單具巧思,品質有一定水準,而且有些商品有印咒語"made in japan"。尤其是廚房用品,不乏可買之物,例如那些骨瓷碗盤,素白但光亮,規格經過設計,適合收疊。不過真不便宜哪;另外還有土鍋也很不錯用,而且並不算貴;那些薄如燈泡的玻璃杯也很吸引人,可惜價位太高,又感覺吹彈可破。

不過今天要介紹的是地雷商品,一個塑膠製的麵夾


muji的網頁

這東西設計的很不錯用,一邊是夾子一邊是湯匙,很適合夾生菜沙拉、義大利麵...等等,塑膠的材質也讓它適合在不沾鍋裡翻炒不怕刮壞鍋子。但實際上它有兩個設計瑕疵,一是那收納時的固定機關太鬆,每次夾東西的時候滑下來,前面夾子便合不攏,夾不起麵來;二來因為是塑膠強度不夠,夾稍有重量的食物,後面連接的環會扭曲,無法好好施力。兩個致命缺點使它難用的很,我不相信設計出這東西的人真的有拿它多次下廚試驗過。

既然都起頭了,就來介紹夾子界的優等生:Rösle locking tong




1. 18-10不鏽鋼製,光亮堅固。所以可以很用力夾東西也不會扭曲
2. 神奇的自動鎖上/打開。夾子朝下就開了,夾子朝上自動鎖起來。
3. 有個小掛環。
4.高貴不貴,USA才賣七百多臺幣(台灣又當精品賣了,我都不敢去逛)

缺點還是有的,首先它是不鏽鋼,所以不沾鍋就不能用了,然後那個彈簧回饋的力道,使得我用久以後虎口還蠻酸,是我太遜了嗎?

華陽市場碗粿

圖片
聽說彰化有個有名的「杉行碗粿」,一直到前兩年我才特地去買來試。名店果然人潮不斷,結果卻不甚滿意。相反,從小就吃的華陽市場碗粿,在後來南來北往吃的碗粿中,美味排名仍屹立不搖。

有回在外頭肚子餓,去7-11隨便買個熱食充飢,便選了微波加熱的碗粿。整顆吃完,發現這碗粿的肉末就是撒在最上頭的零星碎屑,頓時怒火攻心,覺得被騙了,怎麼這碗粿沒有肉餡??又更後來去台南玩,才發現台南碗粿是沒餡的。台南碗粿自然比便利商店裡的好吃百倍,儘管沒餡,但略帶肉色的粿,一點蝦米一點香菇末,泛著油蔥香,帶點甘甜的醬油,自有其米食美妙香味。

不過我吃習慣的還是彰化這種澎湃的碗粿,外面米漿部份沒什麼味道,說來台南款的贏了。不過且看下去,切開一些粿體,馬上看見整團的肉餡在裡頭流著肉湯,鹹蛋黃不囉唆給整顆,然後,混著菜脯、肉臊跟醬油的醬汁流進內餡,最好是用湯匙挖一大口,吃進嘴裡什麼都有的滿足。應該就是內餡有鹹,所以粿體要淡一點來搭配。



小時候回員林,整天看漫畫打混時,奶奶整天忙著款待好料給我們著些孫子吃,現在想來真不懂事。奶奶手藝自然沒話說,不過約在接近黃昏的時刻,總有一車賣碗粿的經過巷子,喊著:碗粿,好吃的碗粿,來買碗粿...不曉得為什麼奶奶會買這攤碗粿給我們吃。不像華陽市場這間那麼大顆,用紅色塑膠碗裝,醬汁也不多,但菜脯很多......也很好吃。只是好幾年不曾聽見叫賣聲了。

以往禮拜六日爸媽去台鳳吃早餐,媽總會去市場買個幾顆碗粿,因為表弟愛吃的很。時間過得很快,原本圓滾滾的表弟已經瘦得跟日本人一樣,代價就是食量減少,碗粿的狂熱者少了一位。

[開伙]豆豉鮮蚵

圖片
昨天媽媽拿了一袋鮮蚵給我。是阿姨工廠裡,一個住海邊的人,每次回家就去蚵田採收,然後現場挖了賣給他人。比起在超級市場買的鮮蚵,看起來小隻多了。不過我曉得,烹調後它就顯得大隻了,市場上賣的總不免縮水。

尋著一般做法煮了豆豉鮮蚵。pooya吃了幾口稱讚不錯,我問她不是不吃蚵仔嗎?她說偶爾覺得還蠻好吃的。或許她變了。

小的時候我也不愛吃蚵仔。過於濃烈的海鮮味,乳白的腹部,軟軟爛爛;鰓的部位皺摺黝黑,醜得很。不過,至少在高中時候,我已經懂得跟色麻趁去補習的空檔,大啖蚵仔仁湯了。舅媽的爸爸住伸港,也是討海人。小時候中秋節有回帶了一大包帶殼牡蠣,那燙手又難挖開,一不小心便灑滿地的湯汁,令人回味無窮。如果住在台北城,不知道有沒有這種親切的管道可以吃到蚵仔?


備料:
鮮蚵洗淨
蒜末、薑末、蔥花
嫩豆腐、豆豉、辣椒

做法:
煮一鍋滾水把蚵仔燙熟,不要滾它,燙它就好
起一鍋加點油把豆豉炒香,然後是蒜末、薑末,小心末類總是容易焦,辣椒也進來吧
加蠔油、醬油、米酒、水,豆腐也切塊丟下去煮好了啦

醬油香飄出來以後,把燙好的蚵仔丟下去輕輕拌。不這麼拌豆腐跟蚵仔都會肚破腸流喔。

加蔥花

然後當然是偷吃幾口。這道菜淋在飯上實在太開胃了。


2011第19週:母親節

圖片
約10年前我跟姊姊還有表哥表姐回彰化過母親節,週日坐尊龍客運北上,整整七小時才抵達台北城。因此這個週末明知要新竹來回一趟,早早計畫好要錯開交通擁塞時刻。

約比十年更多年前,母親節我們會去員林,爸會在半路上買個大蛋糕,吃完晚餐後,大夥聚在客廳分食蛋糕。雖然沒問過,但爺爺奶奶總吃不多,我猜想他們並不特別喜好蛋糕;我也是,懂得享受肥滋滋的鮮奶油竟是已無本錢暢快食用的30歲。或許,大家對蛋糕的癖好其實都不高,所以兄弟姊妹慶生時是買一包廟口鹹酥雞配大罐可樂。特殊的節慶裡須有蛋糕慶賀,在看了「武昌街一段七號」才曉得蛋糕從前所費不貲,吃蛋糕的意義就像現在攜家帶眷去吃王品台塑牛排吧。

王品台塑牛排...上餐館,確實更進一步展現了這個時代的繁華,節慶一律搭配資本主義社會,嚴格地在各行各業促銷。化妝品、餐館、花店、卡片業、新聞業......最教人生氣是百貨公司販售鍋碗瓢盆的樓層大張旗鼓的佔了傳單一半篇幅,作為母親若此日收到金光閃閃的厚重鍋具,一定深深覺得自己被誤會多愛下廚。我生日時有人說要送我小銅鍋,雖然我喜歡那小銅鍋喜歡得緊,仍不免覺得「拜託,那些廚具可不是作為我的私藏而買的」。逼著學生上暑期輔導的老師應能體會這種被誤會的感覺。

爸說「我們就別去跟大家湊熱鬧了」。我心底也這麼想。接著想到,不如我煮些爸媽愛吃的飯菜大家開心的在家裡吃吃也很好。仔細一想卻不知要準備什麼才好。

從前奶奶每回必定端出豬腳喚我回鄉喫飯;爸總在冰箱冰了幾瓶涼飲,他知道我沒事就突然去翻一下冰箱有何好消暑;媽在華陽市場買魚,我回家便有得拿,因為她知道我愛吃魚卻不懂挑。作為家人相處數十載,大家都懂得我有何偏好。而我對爸媽吃什麼特別津津有味卻記憶不多。或許是太不用心,或許是,每回總讓我愛吃的東西佔滿了餐桌,總用我的喜好選擇了菜色,從而無法展現爸媽的喜好。

上回聖誕節吃了凱福登超貴的蛋糕,沒想到還蠻好吃的。禮拜五特地先去訂了蛋糕,怕禮拜日蛋糕傾售一空,沒得選擇。今年去拿蛋糕時卻發現,現場多的很,顯然為此日大幅增加了產量。領蛋糕離開後,我不禁替那些高價而美味的蛋糕擔心,若今天默默在玻璃冰櫃裡等一天卻沒賣出去,再來幾日要賣更難。萬一丟掉未免也太可惜了。就像名種狗一樣,一退流行馬上在街頭四處現蹤。突然,我想到媽媽以前逛7-11還曾買過一小盒兩百餘元的冰淇淋回家(被我吃掉一大半),所以在凱福登又買了冰淇淋。

有首歌唱「天下的媽…

早餐:歐香料理廚房

圖片
永和豆漿自是那中正橋下帶著焦味豆漿的餐飲店。但是在我未能識得台北之前,「永和」是彰化市介壽北路,一個小斜坡上早餐店的名字。


檢視較大的地圖

小時候跟哥哥姊姊們成天混在一塊兒時,究竟做些什麼,記憶漸漸模糊,變得片段。其中,不知為何,寒暑假、週日,早上睡得有點晚,醒來懶散的踱步去吃早餐,這印象卻蠻清晰。永和蛋餅就在步行五分鐘的範圍內(孩提時代倒不覺得近),常去。更常去的叫「白鳥」,吃些米血、黑輪、貢丸等東西(想起來不算健康?)。

應該在我七歲來到彰化市之前早就開了,第一次吃是什麼時候,一點也不復記憶,在我的想像中,應該是表哥表姐帶著我們去吃吧?

唸高中時,哥哥姊姊外出念書去了。那時的我狀態挺好,每天蠻早起,偶爾想到騎著單車外帶去精誠,早自習前悠哉的吃蛋餅;當然啦,偶爾整個睡過頭索性躲在學校廁所免得升旗的情形也有。

大學畢業,去彰興實習;當完兵,在彰安代課,偶爾也去買回家吃,或央請媽媽早餐買這個。或許是在這段期間內,它的蛋餅皮,從現場由白漿煎成,轉而預先煎好半成品。口感自然有差別。



然後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它消失了。首先是我忘了它,不再光顧,接下來是它真的消失了,某天經過,它不再是永和餐飲,不再賣蛋餅。








前幾天上網,查了一下"南郭 蛋餅",結果搜到鄉民在PTT問它跑去哪。雖然彰化的事在網路上很少被提起,但開心的是有人回答了,在往瑪玉幼稚園的路上,改名叫歐鄉料理廚房。

上個禮拜六一個人跑去回憶年輕時光。

埔陽街其實我蠻熟的,以前在彰興實習每天都經過。這一段本來很是清幽,居住品質不錯。最近多了很多建案,小小的路密密麻麻的,光是工地就給人壓迫感很重。差勁的政府跟水準不夠的人民。一點也不意外。

走進店裡雖然裝潢與過去不同,但感覺好像。多年不曾光臨的我,很熟悉的點了餐,然後隨意翻找報紙...以前是民生報那一類的,一面彩頁我們就看得津津有味;時代當然不同了,民生報早就消失,蘋果日報可是全彩阿。




今天點的是「魔鬼餐」和豆漿。

其實我最常點的是豬排蛋餅和豆漿。豆漿好喝,蛋餅更好吃。它的餅皮是自煎的餅皮,比一般蛋餅厚、軟、香。蛋當然一樣,再來是橙色的醬汁,酸酸甜甜,撒上芝麻提味。這味道吃了20年也不膩。另外它的豬排醃得入味,雖然不大塊,單吃可能有點鹹,但配蛋餅就剛好。

魔鬼餐如圖,有洋蔥、肉鬆、火腿、一小塊蛋餅、豬排和糯米糕。份量較大,比蛋餅更飽足。小時候除了吃以外,還有它…

洗碗機測試

圖片
有種東西很討厭,如下


抽油煙機的油盒,洗它需要大量清潔劑,洗刷工具和手都會油膩膩的

看網路有人把它丟到洗碗機裡,今天就如法砲製了

結局是...



雖然不到亮晶晶的程度,但是用手摸已經完全沒有黏黏的感覺了,應該有80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