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3的文章

thule pacific 200車頂行李箱上身

圖片
雖然引擎聲漸漸變大,塑膠漸漸老化,但是不想跟megane II分開。將來如果車子裡綁兩張嬰兒汽座,出門旅遊時,就沒有亂塞行李的可能了。一個車頂行李箱勢在必行。

Thule pacific 200,winsbar車頂橫桿,加起來高度是199.2cm,開車時候變得要小心頭頂。



然後馬上買了炊事帳,去新竹露營了。車頂行李箱的有效容量是400公升,炊事帳、八人蒙古包、睡袋、裝起來都還游刃有餘。外型上,我覺得是蠻好看的,多了一種RV風格。加了行李箱,老闆說開到110km/h會有些許風切聲,不過我覺得到120km/h都還不是很明顯。

最大的問題是平常若要拆下來,其實它比想像中大,車庫沒地方擺啊!!要掛起來吧我猜。

20130918

圖片
中秋要到了。
步入中年後大部分的時間都覺得過很快。每一年的中秋都緊緊接著。 不過有幾個中秋,過得時候很平常,後來常想起。 2003年的中秋節剛入伍,還在成功嶺新訓,晚上烤肉晚會,新訓過程中難得的輕鬆氣氛,使人有種突然回到人間的錯覺。甚至,還去聯歡晚會看了黃小虎唱歌。
2006年的中秋奶奶走了。大夥兒仍圍在員林的庭院烤肉,或許烤肉開始有點不同,食材越來越多變化,可是每個人每句話總有落寞的底藴。到了09年爺爺也走了,在此之後回老家烤肉甚至帶點強顏歡笑的成分。
同樣的心情其實我在四年前記載過,人總是向後看而看不到即將發生的事。
2012年我們過了一個微型中秋節,在家裡吃吃柚子看看電視,最重要的是玩玩小孩。當時還留下一張有趣的照片。


中秋節又來了。爸爸在嘉義長庚住院做復健,媽媽陪著照顧爸爸。已經10個月的時間。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在短短的一年內。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下來,如果不是這樣,這世界怎麼叫人承受得起。

這些日子以來

考上教職了。你知道的。

很不想當老師,你知道的。

屈服了。屈服在人生的另一種體會裡,二十歲的我,當時的我,就算看了這篇文章,大概也無法理解吧。

我不拜拜很久了。可能我沒那麼鐵齒,不然我就不會在意「我不拜拜很久了」這件事。但是自從不拜拜後,我曾經心底又偷偷地覺得,如果有上天這種東西,祂應該正在教訓我。

人生很順遂。但是在二十三歲以後漸漸不覺得那麼順遂。開車一向不會怎樣,漸漸地竟然也曾撞到貓,撞到狗屍體,閃不掉。

奶奶走了,爺爺走了。這當然是人生一定會遇到的事,但是他們走了。

卡在代理教師裡。我需要錢,這是我會的事。我也會唸書,但是公職準備不來,我把錯都怪在別人身上,偶爾怪怪自己。如果假日要出門去玩,有空閒時間要看電影逛街,那麼唸書的事情就別要求了。如果電視一定要成天作響,戴耳機超級委屈,那考試的事就別說了。如果平常開開心心的,七月才愁眉苦臉,那一年就這樣一年過吧。如果沒出去玩,沒看電影,沒逛街,有戴耳機,那麼我有很多雜事要做,總得完成啊。

懷抱著怨天尤人的心情,懷裡的別人的期待,我以為的某些未來,我想它一年一年地被埋葬。大家一起這樣,無能為力,百無聊賴的過下去吧。我是這樣以為的。我們可以過著不錯的生活,戴上不錯的心情。只要刻意地忽略某些痛苦的情節。

日子就是這樣過下去。日子就是這樣過下去。十年後我就像那樣,像那樣。
代理教師整個台灣都是,我只是現象之一。很大的現象裡很小的之一。

曾經某些故意的閃失,已經不用故意了。過去的堅持已經成為一種堅韌的生成物,不用我刻意維持,持續地存在生命中。原本以為我已經準備好了。

但事情的變化比我想像來得早。

孩子生了。老爸病了。忙碌的悲喜的一年。



考季又到了。

姊姊從桃園帶著孩子回來,爸爸媽媽從醫院回家喘息個一天,老婆帶著身孕跟稚子。那天我又吊車尾通過了聯合甄選的初試,必須去考復試。早上號碼一抽,要等到下午四點半。

試場休息室裡呆坐一天,又開始覺得我不相信的上天在教訓我。這次我屈服在教訓裡頭。曾經你覺得的已經不再重要,曾經無法忍受的已經能忍受。曾經嗤之以鼻的你現在能衷心盼望。一轉眼就是十年的時間。你在20歲的時候就想像過30歲,你知道變化會很大,你以為是那些外表的東西,結果有些東西更是你難以想像。

我開始不再怨天尤人地想要來年好好認真考個試。




這些日子以來,忙碌的悲喜的一年。
我不相信的上天,不知道想說些什麼。

在無名消失時批評它

雖然我從來沒想過當它的付費會員,批評它似乎沒有立場。

-------------------------

2005年三月我在無名發了第一篇文章,寫的是當兵文書作業被自己用美工刀把手割了深深一個傷口,按著衛生紙入睡,隔天醒來血還沒止的事。我一直有寫「公開日記」的習慣,以前寫在BBS站台KKcity的個人版上,所以並不覺得需要聲稱部落格「開幕」這件事。


也是三月,2008年我換到blogger來。無名小站blog的最後一篇寫的是「真的要搬家了」,理由是文章硬性的分類,還有回應數有總限制。

相簿空間有限,回應數有總限制,「誰來我家」只能看到五個......目的都是為了要會員付費。這是我覺得無名倒台的理由。看到誰來拜訪我,是人類社群心理驅使的強烈慾望,看到別人回應我,更是如此。我可以忍受無名為了賺錢在頁面上擺一堆廣告,忍受商業短訊的干擾,忍受罐頭留言,我不能忍受有一天若我不付錢了誰都不能回應我的文章。威脅感太大了。

google+比起Facebook似乎介面更簡潔,隱私設定也更方便,但是Facebook很難被威脅。因為朋友都在facebook上。其實曾經我的朋友都在無名小站上呢。是錯誤的獲利模式把大家趕到別的平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