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1的文章

contax T3初體驗

圖片
姐夫有台contax T3。對於這種底片時代的銘機雖然偶有機會接觸,但總是驚鴻一瞥,沒能好好相處彼此瞭解一番。這次,姐夫是自己人,借久一點應該沒關係吧!

第一次出動餵了agfa vista 400負片。卡早底片時代,不是agfa ultra 100似乎都不夠看,現在底片已成古董玩意兒,反而懂得欣賞平凡底片的平凡滋味。


2011年結婚紀念日,去吃台中法月。照片裡是知名美食旅遊部落客pooya,最近不知為什麼很偷懶。(編按:根據我們的內線消息指出,pooya因為家裡裝了類似tivo的東西而沈迷電視,荒廢了部落格,各位忠實讀者請多多鞭策她)


T3拍攝上的優勢是,最近對焦距離可至35cm,拍些特寫還辦得到。而且對焦蠻準的,值得信賴。

關於法月請參考pooya網誌


相機主人的兒子回彰化住了幾個禮拜。這小子越長大越難控制了,鬼靈精怪的樣子。每次看到我就裝靦腆:玩舅舅手機~~
很會識字有像老姊,很會「張」可能有像舅舅。不過以前舅舅太「張」可是會被哥哥姊姊們以「不跟你玩」攻擊而不敢太過造次,現在他們暫時沒這種顧慮。


玩手機的時候是最好拍的時候。

雖然在彰化跟小霸王沒兩樣,不過可喜的是,爸媽面前聽話的很。

5/28去南庄,午餐吃山形玫瑰。

剛會走路的小童,快要變姊姊囉,要給叔叔阿姨一點面子,下次見面叫一下啊,大家都這麼熟了。


只愛阿伯不愛阿姨的襪襪

這天本來想拍點什麼,可惜下雨下了整個下午。怕淋溼相機。
關於山形玫瑰請參考這裡

6月參加學妹婚禮
我們已經是大學同學桌裡,輩分最高的學長姊啦,my god~
婚禮後童氏夫妻說要去吃宇治金時抹茶冰,(妳們的遊樂資訊實在太豐富了,請常常約我們。要買discovery的話我們贊助5萬並且自願坐第三排)
不過人多到爆,天氣又熱,所以就算算去。

小童還是害羞如故


冰店的日本庭園造型


第一卷膠卷的心得:
影像果然銳利,操作也堪稱便利,雖然加減格旋鈕有點小。螢幕顯示資訊豐富,對焦確實。的確是好機一台。
不過我果然不太會用35mm的焦段哪。

[翻書]摩鐵路之城

圖片
張經宏:摩鐵路之城。九歌。2011

熟悉的小說視角

說是一本向「麥田捕手」致敬的小說。我沒看過麥田捕手。倒是,這個視角並不陌生,透過年輕人看世界。
作者在得獎感言中表示,台灣學生被強迫閱讀到沒什麼興趣看小說,只「啃一些速食類的作品」。(我好奇台灣是不是這種速食作品出版最多的國家)所以他想寫些「他們還讀得懂、也還願意翻讀下去的作品。」

凝固不前的劇情

的確是很容易翻得下去。對於這個世界的嘲諷,冷眼看待,在閱讀的同時也挑起了我那些未經整理,胡亂塞在腦子四處的,對社會的怨懟。然後,隨著閱讀可以稍稍整理、冷靜、舒解。不過,雖然小說的情節仍在進行,主角慢慢的被退學、去餐廳打工、去汽車旅館打工、遇上心儀的女生、跟朋友鬧脾氣、重新開始似乎有點能開展的生活...但是這些情節讓我覺得沒什麼進行感,小說前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我總有一種劇情凝結的感覺,所以書也越翻越快。

結局還蠻教育愛

作者一心仍想讓那些孩子們閱讀而滋養對環境的感覺、感情,他當然必須是個有點希望的結局。希望不是很明顯,但主角的怒氣、衝突......套主角自己的話,「不爽症」稍稍被療癒了。我一個中年男子卻希望看到一些毀滅性的結局,讓無辜的人仍被欺壓,讓強權繼續猖狂,讓世界加速傾頹。凡事都有希望不免使得世界看來有點天真。

人性本??

從年輕人的視界來看腐敗的成人構築的腐敗世界,似乎不證自明地被接受?然而我有不同想法。那些慾望交織,合法化的防衛機制的合理化,宰制與再製,人性的黝暗處,並非社會大染缸讓人們染上的。人性裡藏著這些分子,泡進水裡,即便是清澈見底的水,它也會滋生藻物,讓這缸不管是家庭、學校還社會的,慢慢不透光。裝出純情的無辜姿態,批評成人世界的迂腐,看起來好像每個少年都是舒潔面紙。在我來看,那些殺戮與背叛不須人教,沒有什麼人是無辜的。改天我也要來寫一本中年人罵世界罵自己的小說,而且放心我會安排一個夢碎的結局。



草況

圖片
枯手指一年來種死不少可憐的植物,最近最令我痛心的是可愛的玉蘭花。不過還是有堅強活下來的同胞,例如薄荷跟百里香。薄荷實在太強了,好幾次得病被我撿個精光,最後還是吐出可愛的嫩芽。今年我想趁它年輕氣盛幫它繁衍家族,剪了幾根強壯的莖,插到水裡一個禮拜後,它長出新的根來了。




現在把他們安置到土裡,希望可以快快長大。

百里香也長得很好,但是扦插一直長不出根來很怪。剛好原來的盆子已經很茂盛,就把長出盆子的枝條去葉,埋了一段在新盆裡,聽說稱為「壓條法」。希望它也可以順利繁衍更成茂盛的家族。
然後因為長得很茂密,就順手摘了幾根下來,晚餐烤魚吃,相當美味。

我發現這幾乎是無敵的烤魚食譜,搭什麼魚都很配。

魚洗淨擦乾,劃幾條刀痕,入烤盤。
蒜頭壓碎丟進烤盤裡,迷迭香或百里香幾隻(今天用百里香)、現磨黑胡椒、一點海鹽、一點橄欖油
烤箱預熱,烤個20分鐘(我是上下火200度),上菜


[夢的紀錄]日式房舍裡的新移民

圖片
很久不曾這樣了,連續的夢,隔了一個、兩個禮拜,陸續上演。

首先是一對看起來像日本人的年輕夫妻來到鎮上生活。被森林包圍的小鎮。看似處於亞熱帶,海拔1300公尺的地方,涼而溼的氣候。木房子蓋在蓊鬱的森林裡,一整排的老房子,雖然缺乏整理但似乎是個理想的住所。木板上長出綠綠的青苔,女主人拿起菜瓜布心情美好的洗刷著,一種對新生活的期許讓她面帶微笑。

三個禮拜前我夢了這樣子的夢,醒來後也覺得為這莫名的夢裡莫名的主人翁開心。

豈知生活並不好過。一個禮拜後他們又來到我夢裡。帶來的衣裳儘管努力的洗淨了,仍漸漸變成舊衣;木屋很舒適,但總在晚上看來有點昏暗,怎麼刷它都不能讓它渙然一新,歷史仍舊刻畫在木紋裡。微笑逐漸被壓力掩蓋。忙了一整天把疲憊帶回家裡,提不起聊天的勁,躺在榻榻米上呆看天花板。

一方面我訝異這夢繼續上演,一方面我想他們會苦盡甘來。

昨天我又回到那小鎮的夜晚。燈火昏暗,木屋有曾賣力刷洗的痕跡,但又悄悄被青苔佔據。窗口、門邊等活動的部份因為使用而些微損壞,屋主卻沒有仔細的修復。不知道為什麼我這次在夢裡現身了。我可能太急於知道他們最近的生活,而出現在自己的夢裡。處處是曾經努力經營卻日趨衰敗的景象。屋子內長廊的角落堆了沒人收拾的雜物,空氣中潮濕的味道帶點霉味。沒人在家。我從夢境中離開,再度回到造夢者的全知角度,俯瞰角度。夢境的時間又過了一段,沈靜的小鎮依舊沒人來訪。鏡頭再次緩緩步向熟悉的木屋內,主臥看見夫妻的乾屍躺臥抱在一起。身上纏著東西,看起來類似蜘蛛絲卻又像他們自己吐的稀疏未成的繭。

身為做夢者的我訝異於我夢了個有續集的夢,訝異於我竟不能預知夢的結局(通常做夢時對事情發展的第六感總是很準,因為夢是自己編出來的),訝異於這個夢境然以這麼悲傷的方式結束,訝異於交纏在一起,在木屋內的乾屍。

[翻書]慢食之後

圖片
很喜歡作者謝忠道的上一本書"慢食",所以這本書一出來就買了。

上一本書引起眾多討論,很多人看不慣作者「崇洋媚外」,認為他住法國幾年就一副跩樣。甚至幫他寫序的葉怡蘭也含蓄提到這種文化衝突。找了一下自己的紀錄沒想到評論很簡短,改天重寫好了。

儘管書名都提到了"慢食",不過兩本書主題極不相似。上一本書談論台法文化中的食物內涵;本書則是談論食物與資本主義的關連。歐,我不知道書裡是否提到"資本主義"這四個字,但就我個人的理解就是這樣:資本主義把食物商品化,食物變得更像工業產品,從前食物與人類文化的連結已經全然質變。而這些質變看起來似乎正趨使人類邁向滅亡...

剛好最近也在看"慢食新世界",我發現最近閱讀的書都跟「消費主義的反省」有關。

謝忠道在自序裡也提到這不是本大部頭的書,只是從他個人生活經驗出發所得的一些啟示。作為一本慢食精神的入門書或床頭書,這本書達到了功能,但是對於慢食背後所欲扭轉的現行資本主義體系,這本書顯得論述不夠完整深入,蒐集資料不夠多。這不是批評,作者想寫的不是慢食運動的聖經,只是慢食運動的宣傳繪本,重點在感動、啟發人心。所以我說他論述不夠深入只是表達這本書的取向。

因此若對慢食運動已有瞭解的讀者,看這本書可能不夠滿足,若對慢食不太認識,倒是可以看看他想說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