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7的文章

20171020 下犁

圖片
一個埕裡發生的事,
結婚宴客、小孩的遊戲場、過年回娘家、中秋烤肉夜、小孩變大人、大人生小孩、大人年歲漸增、越來越龐大的分支、越來越忙碌的生活。

大家都一定會把手邊的事都暫停的,就只有這樣的場合了。


20171012 畫作主題:94❤️健康

圖片
兒子從幼稚園拿了一張圖畫紙回來,是國泰人壽的繪畫比賽,題目是:「94❤️健康」。

馬上聯想到FB上流傳三歲小孩的著色比賽作品...

對於這種東西我原本興趣缺缺。不過兒子倒是頗有興致。回家一直嚷著要畫。

吃飽飯他就認真地拿出鉛筆盒,準備要畫「茄子」。因為他覺得吃茄子會健康。

畫了一下不甚滿意,請他老爸幫他畫茄子。老爸畫完蒂頭,他又湊上來說「身體」他要畫。

結果畫完還是不滿意,變成他開始思考健康這件事,要求老爸畫出他要的東西...

陸陸續續畫了高麗菜、跑步、床(早點睡)、書本(聰明才知道怎麼樣才健康)、牙刷、南

瓜、預防針、遮風避雨的家...等等等



終於畫完了以後,他開心地拿去著色。原本以為最後就是糊成一團,沒想到結果頗令我驚

豔。小孩不知不覺就長大了啊。

20171011一日紀錄

7:00起床。pooya在廁所;媽媽早就起來洗衣服、整理一樓、用alessi 9090煮了一壺咖啡。
7:15妹妹醒來,每天早上都要連被被一起把她抱去樓下。今天她有後連假症候群,坐在沙發上發呆。

7:30把哥哥挖起來,pooya幫他兩兄妹著裝。
8:00上班,載小朋友去幼稚園。妹妹習慣有人抱她到門口。

4:00下班,去接小孩。pooya爆胎。所以順便接哥哥去道東畫室玩。哥哥下車後妹妹一直哭。

4:20回家稍作整理。跟妹妹一起玩哥哥的樂高積木房子。
4:50出門去全聯採買。媽媽今天從事阿嬤的喪禮儀式,要到晚上十一點才結束。
5:57道東畫室接哥哥,去吃溫州大餛鈍。點了兩個套餐。哥哥把咖哩飯吃光光。
7:15回家,去漢銘醫院探望爸爸。他穿了一個我沒看過的暢通呼吸道的背心,手臂上打點滴,手掌套著約束套。我跟他說小孩問我阿公哪時候要幫他做石頭水池,他苦笑搖頭;給他看小孩們抱小小孩的照片;他看得很認真,若有所思;跟他說小侯回彰化還想起阿公弄的沙坑的事,他苦笑搖頭。跟他說我來去看一下阿嬤法事如何,他跟我揮揮手。我覺得今天他什麼都聽得懂。那樣的話...很辛苦。

8:30原本要去下犁看一夏,可是晚了,所以直接回家,準備弄小孩睡覺。小孩已經給媽媽洗好澡。只要帶他們上去,刷刷牙,彈了一下吉他,玩耍一下,關燈。差不多就睡了。那是9:00的事。一家人睡一張大床一張小床併起來,兄妹睡相都很差。妹妹好一點,哥哥真的很愛擠來擠去。阿嬤回來時候,整個房子的人早就陷入夢鄉。

在黑暗中唯一不相稱的,就是10月仍然燥熱無比的空氣。

20171006,阿嬤安詳地走了

禮拜三中秋節,載妻小與媽媽去台鳳看阿嬤。阿嬤看起來似乎把生命燃料燒光了,連睜開眼睛都顯得困難。唯有表哥抱著新生的孫兒給阿嬤看,阿嬤勉強睜開眼,對於眾人問「有勾錐某?」答了一個「有」字。

禮拜五下午上完課,打開手機,看見媽媽傳訊息:「阿嬤走了」。
聽說,舅舅一早上班時說阿嬤今天精神比較好;大家正討論著要把下犁房間整理一下讓阿嬤回老家住幾天;下午血壓直降,一口氣喘不過來,她走了。我感到欣慰,阿嬤不用在這個關卡,承受過多痛苦。雖然在這往前推算的十幾年,她受了不少病痛之苦,但至少在最後,不用再更多。

----------------

阿嬤因為膝蓋問題,已經好幾年需要看護照料。有段不小的日子,爸媽會在星期日早上,去台鳳舅舅家探望阿嬤,大家一齊吃早餐。我感覺阿嬤悶悶不樂,在家族裡有一種我聽來的說法,就是阿嬤心心念念要賺錢,累積財富。所以身體使她無法賺錢、看護還要消耗金錢,會令她非常不滿。無論如何,阿嬤在那些早晨裡,話總是不多的。又加上,曾經有腦水腫而使記憶不利索,後輩每次都是考題「媽,你看這誰?」「還記不記得?」

總總因素使我不太確定阿嬤究竟記得多少,在意什麼,每天思考些什麼。那時候。

後來,姨丈過世,爸爸中風,媽媽帶著爸爸全台醫院四處流浪,我們才知道總是沈默的阿嬤還是掛念著所有人。

那些早餐聚會的日子,當時再稀鬆平常不過。現在想起來,真是個美好幸福的時光。想念的人都健在,為了其實無關緊要的事高談闊論;舅媽不斷推陳出新的麵食;爸爸加了很多糖的咖啡。

----------------

星期六,國慶連假第一天。姊姊本來就打算回來,媽媽在法事會場待了一整天。晚上吃完晚餐後,先跟姐一起去看看爸。他已經因為發燒而住在漢銘醫院一個多禮拜。今天看來氣色好多了,情緒也很平穩。跟爸爸說了阿嬤過世的消息,說她走得很安詳。爸爸點點頭。

前幾個晚上爸爸發燒時,去看他,看來半夢半醒,呼吸急促,手被院方用約束帶綁著,眼角掛著淚。哀傷,或是痛苦,抑或是其他?我並不清楚。在爸爸喪失語言能力後,我益發懷疑我是否真正理解什麼。

----------------

暑假去花蓮,坐船出海賞鯨。不湊巧,天鴿颱風剛過。出海時,小船上所有的人,就跟著小船,跟著無止無盡的波浪,上升、下降、上升、下降......儘管你很努力地想要在水面上留下什麼痕跡,實際上我們整代人就像小船,終會在不止盡的浪潮中被吞沒而不見蹤影。

20170930

圖片
三歲貓頭鷹著實令人頭痛。

剛生出來的時候,吃飽睡,睡飽吃,讓爸爸三天陪產假爽爽過。當時想說生了個乖寶寶,開心之餘又有點杞人憂天:個性太好將來被欺負怎麼辦?

轉眼三歲,跟哥哥吵架的語言能力已經不相上下;裝可憐、哭給阿嬤看、耍賴、放狠話...完全是個兇巴巴的女生。連阿嬤都想:「是剪了個調皮的髮型,連個性也變得恰北北嗎?」

有時候真的被她氣到不行。可是對她破口大罵的次數比對哥哥少了很多。說來哥哥還是委屈了,搶頭陣把爸媽的稜角再磨掉一點。

pooya常說,為什麼妹妹這麼壞又這麼可愛?

真的。搞不懂這女娃兒怎麼天生那麼懂得動用喜怒哀樂來控制大家。


(對因為編髮造成的蓬鬆髮型感到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