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讀書記錄:緩慢

米蘭昆德拉:緩慢。皇冠。


這部輕薄的小說,在我守靈的夜晚,同輩都在摺紙蓮花的時候,

窩在祭壇前沙發上看完了。老實說,沒什麼感觸。

倒是書中多所描寫愛情與性,在守靈之夜,似乎不妥?

你問自己。同時間小堂妹說要打牌,姊姊妹妹們便打了起來。


守靈之夜,錄音機朗誦佛經悄聲唱著安眠曲,大體永久的睡著了。

守靈人醒著,吃完素泡麵,喝下雪碧汽水,打盹的打盹,

看小說的看小說,打牌的打牌,悲傷潰不成軍。


香還點著,味道卻.散.了.?





據說是本很不像昆德拉的小說。不過還是有個觀察細微的全知者。

速度與記憶的關係是反比。這不是他說的,是我看了句子後

產生的印象,可能因此意思有差別了。





當我們疾行,突然想要回憶起某事,通常會放慢腳步;

開快車、賽車時,沈浸於速度感,所有的記憶、想法

全部消失,只剩速度充斥在腦子。





這個程式也可以倒過來想。

當你記不起什麼事情的時候,你覺得時間過的真快阿!

等到懊悔不已無法自拔的痛苦時刻,一秒鐘卻那麼長。





小說由三個部份交叉進行。有昆德拉夫妻的城堡之旅、

有中古騎士與貴婦的愛情故事和東歐昆蟲學家參加了

昆蟲學家的集會。不同的時間,同樣的地點。讓我想起

時時刻刻,也是三個故事。不過地點不同就對了,只是

三個故事也隱隱相牽連。在緩慢中,最後甚至出現了

騎士與昆蟲學家的與會人士相遇的超現實情節,就連

昆德拉的老婆也受到了昆德拉寫的騎士與昆蟲學家的故事

影響而不能安寧。





剛好最近看了駱以軍的紅字團,該作家大力的生產後設小說

,所以昆德拉還算客氣,只稍微來一點。





本書後附錄了評論,不過我沒有看。因為堂妹與我討論起

昆德拉以及其他小說的種種雜想。我告訴他,在我的閱讀

裡,所謂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輕是指哪一方面。

還討論起紙牌的祕密,不過迅速被小堂妹打斷:「好無聊的話題」

大家似乎同意。馬上閉嘴。





急忙拿出張大春的公寓導遊,想繼續下去。只不過心已經

定不下來了。可能是太累、可能是想折點紙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