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8的文章

吃大便的使用規則

TVBS向來是我討厭的電視台,看他出糗也是我的最愛,不過廖盈婷(blog)(flickr)小姐「吃大便」的新聞讓我很樂,倒不是TVBS又出包的緣故。而是ㄧ種,撥開迷霧,拆開美麗包裝,看見人生真實面的樂趣。ㄧ派正經的主播也是有七情六慾的!就像看到明星也要上廁所、連長也要打網咖、老師在講台後面用左腳抓右腳癢...之類的,透視人生真理。
所以美女罵「神經病」、「吃大便」,不管罵的是誰,都格外令人開心。
另外,吃大便有很髒嗎?大家的修辭哪時候都這麼講究氣質了?那我跟pooya的對話,簡直堪稱低級、齷齰、噁心啦!例如:小賤賤、小孬孬、死胖子、臭頭和尚之類的。

看F1雜感

從幼稚園我家就開renault,看F1的時候也理所當然成為renault的車迷。05年和06年是renault全盛時期,當時車開出門都是開車有風(誰開車沒風?)。周遭的朋友如果有看F1,泰半是法拉利車迷,這事情很容易理解,就像當年大家都是michael jordan + 芝加哥公牛球迷一樣。當時我都可以盡情的「酸」一下朋友。(最慘的是如果有人支持威廉士,幾乎場場縮缸噴藍煙阿!)

彼時網路論壇對於年輕氣盛的Alonso鄙視不已,說他長得像小新(眉毛超粗)、或是開車沒品、或是其他。雖然Alonso開車真的沒品(我最記得就是他在摩納哥邊spin邊向小舒比中指,太帥啦!),話說回來,歷來哪個車王開車有品的?開賽車有品那就別賽啦!這一代被稱為車神的舒馬克,老一輩車迷大概也都非常厭惡!比起來Alonso算客氣了。

最有趣的是,近幾年來renault車隊競爭力下滑,我也懶得看,昨天新加坡夜戰Alonso意外+技術得到冠軍,上網一看,竟然有許多人肯定這個當初不得人疼的西班牙車王!這是怎麼回事?思考了一下,應該是這樣:

當大家的偶像是舒馬克的時候,跟舒馬克競爭的Alonso就會被討厭。
現在大家的偶像是法拉利的Kimi,renault已經不是法拉利的對手,法拉利的對手漢彌爾頓就會被眾人討厭!所以一個人被喜歡或討厭,不是他本身做了什麼事,而是看他的位置在哪裡。就像曹操最近在廣告上被弄的像個色老頭一樣......我不信劉備就比較不色!

該怎說呢,從眾這件事,從旁看來真愚蠢阿。

阿媽家烤肉

圖片
媽說:「下犁好久沒有這麼熱鬧了。」
我:「對阿。」


阿姨邀大家週末到阿媽家烤肉,算是為星期一要去做兵的表弟餞行。我跟pooya因為去IKEA所以慢了,很多人已經烤完坐在客廳裡看電視。大舅舅和他兒子,也就是我表弟昭霖還在烤給大家吃。

颱風明天來襲。一掃先前的悶熱。下犁靠海,風大,涼爽的緊—不像小時候,秋夜寒風已經刮人。竟然,那已是氣候變遷前的記憶:

爸媽會說,這禮拜去阿媽家。傍晚,坐上綠色的雷諾九號,駛離我熟悉的員林街坊,過了第一市場就完全不記得路。我跟姊姊在後座隨意玩著孩子遊戲,或是沈沈入睡。到了兩排木麻黃向前延伸的道路,望過防風林是整片田野,那便快到下犁了。某個地方轉彎,進入小鄉村的聚落,到處有工廠「咖倉咖倉」規律的巨響。我非常熟悉,那是織布的機器發出的聲音,甚至織布工廠特有的氣味也會浮現腦海。整個下犁好多織布工廠,包含阿媽家後面那一座,阿媽總在某台巨型機器前不知做著什麼工作。我心底有個渴望,能夠在工廠裡玩躲貓貓。因為工廠好特殊,好深。不過應該是不能隨便在裡頭跑吧?我已忘記為何不,但我從沒仔細在裡頭冒過險。


可以玩的地方在前面。這個大院子,可以玩紅綠燈,可以玩躲貓貓—令我著迷的,兩棟樓房中間有個小防火巷,可以通到工廠,圍牆外也有一條貨車上下貨的路貫聯。紅綠燈的遊戲一直玩到國小高年級,隨著兄姊年齡增長,一個個離開遊戲行伍,慢慢式微。


如果是個宴客的夜晚,我們會把車子停在圍牆外的空地。甚至因為晚到,必須停在遠遠的路邊,再走進院子。宴客時會搭起大紅棚子,擺上幾十大紅圓桌,每桌都採著幾瓶溼淋淋冰涼涼的啤酒。小孩子們人數多的可以自成一桌,究竟聊什麼忘了,還是大家搶著吃東西?或許是聊些往事:如星佑把鞭炮丟進誰家車子、昕姿跟誰誰誰如何之類的話題。大家會猛喝汽水,去橘色大桶子裡拿冰鎮的黑松汽水,順便玩玩大冰塊。

吃不下—通常吃到一半就吃不下了—的時候,我就開始期待,大家一起來玩紅綠燈之類的遊戲,不然就走去大姨家玩電動,可能有時候也進到屋內玩牌吧?總之,小孩的遊戲是無窮盡的。








姊為人母後,看來身體健康不少,食量也不賴。小侯和lion在屋裡頭,眾年輕婆們輪流照顧,也是好不熱鬧。我跟姊說,該不會幾年後小侯他們也在這裡玩紅綠燈?姊說,才三人怎玩?我想,說得也是。就算再多生幾個,大家要聚在這個庭院的機會,也是越來越少了。所以,每次都值得好好記錄一番。

颱風天逛新光三越

下午去costco順便去新光三越,在週年慶之前先看看哪些好買。去的時候還好,風雨不大。百貨公司如同以往的颱風天,生意超好。地下停車場大排長龍,我們只好停在外頭路邊。逛一陣子百貨公司廣播了:本日只營業到六點,不便之處敬請見諒。去廁所旁窗邊看看,夭壽,風雨交加,路樹都在狂風中搖擺。媽媽擔心我們的安危打電話來催促快點回家,我們便打道回府。一離開華麗的玻璃門,發現整個風雲變色,十足的颱風樣。走不久即見粗大的路樹硬被拉扯斷落,砸壞了路邊的車,車頂凹陷,玻璃破裂。我心裡一冷,要是車有怎麼樣的話!我也不想活了!在狂風暴雨中快跑,還好我的車安然無恙。回家的時候車子跑的超快,因為順風,根本沒踩什麼油門。

儘管只是一段小小插曲,不過生命真可貴,颱風天還是待在家裡上網最好。

超強porter tanker公事包

圖片
2003年去京都玩耍,帶了一個porter tanker公事包回來。這些日子以來有一年沒一年的工作,都是這包陪著我。最近上班騎腳踏車,一手提著公事包,自以為率性。沒想到有天下班慘劇發生,我的porter不慎捲入單車輪圈裡,趴拉趴拉的發出巨大聲響,大概持續了兩秒。當時心想,糟糕,一定破損了,因為天黑一時也看不清楚。回到家裡仔細端倪,竟可說是毫髮無傷,只能說聲響太大令人驚嚇。

隔日上班拿出筆來,赫然發現,捲近車輪的力量非同小可,竟把包包裡的原子筆整個折斷粉碎。



哇!好強的porter包!正如tanker系列所稱,質地柔軟而堅韌!(謎之音:pilot原子筆好像也是made in japan)

IKEA製冰盒試用報告:歹用

圖片
上禮拜去高雄,逛逛人稱又好看又貴又超不耐用的名傢具行IKEA,甫自大不列顛回來的boy告訴我,這個軟質的製冰盒蠻流行的(順便告訴我,IKEA外國人都唸哎~kea)。之前還看過星星狀的、或是雞蛋糕狀,我選了個三角形,也不賴。

回家以後馬上試試,第一個缺點是,從一個洞倒水,沒有流動到別的洞去的設計。要一個一個洞倒很麻煩。第二個缺點是,當我要放進冰箱時,很難保持平衡,會撒點水出來。

變成冰塊後出現了第三個缺點:將冰塊取出並不容易。原以為軟質的塑料可以輕易把冰塊推擠出來,沒想到因為厚度一致,所以不好擠。


拿出家裡冰箱的製冰盒,為什麼會下小上大,為什麼製冰盒是硬的,但稍微可以扭曲,為什麼是長條狀?這些都是符合功能而生的阿!形隨機能,還是最歷久彌新的設計!


好吧,IKEA製冰盒的優點,就是做出來的冰塊很可愛。生活還是需要犧牲一點便利,帶來一點樂趣。

海角七號:今夏最好看的電影—黑暗騎士!

其實剛上映就去看了海角七號,花了140在便宜又自由的彰化大戲院看的。看完以後覺得真是個不錯的小品電影。沒料到,過了一兩個禮拜,這部小品電影竟然延燒全台,變成不看不可的夯戲,此時不來放個馬後砲個評論,更待何時?


很值得寫、值得拍的片段沒拍好

海角的預告片,最吸引我的部份是日本人與台灣人的苦戀。別說我哈日,戀人因為時代巨輪的碾壓苦苦不能作伙,把記憶壓抑至靈魂深處,這本來就是最好發揮的劇本。最近看的風前塵埃也有類似情節。不過可惜的是,最吸引我的這段故事,只當作一個線索穿插在電影中。我猜想導演應該極力想要連結日據時代與現代,發展出兩個呼應但結局不同的愛情故事,不過這個努力沒有成功,可以說失敗的蠻明顯,導致劇情還須勉強配合一下,例如說開唱前去送信。不曉得這部份為何無法拍好,是史料蒐集不夠?還是現代古代故事鋪陳難以兩全?或是導演過於執著想跟上大製作的電腦動畫致使重點偏差?我不得而知,只是,太可惜了。


我喜歡的歌手來了,幾乎

高中就買了糯米團,去KTV裡硬點一堆明星夢蒼蠅女郎(可惜只剩他人翻唱版本在youtube啦!)(改天去KTV唱給大家聽!)之類的歌來唱,狂遭同學白眼,茲足證明我是資深糯米團粉西;民雄是在綜藝節目上看見認識的—那是個做球給參賽者打的歌唱比賽節目,參賽者和不太出名的歌手比賽通常都贏。我因為感覺到民雄的不服輸、不服氣而喜歡他,原住民歌手我都愛啦其實;范逸臣是還好,不過他的歌聲狀況好的時候,唱歌還不賴。(有年彰化王宮漁火節聽他唱現場,那時他真是縮缸縮的厲害);夾子大樂隊,跟大家一樣我只聽過轉吧七彩霓虹燈(關於鑽研夾子大樂隊卻被我歸類到與"大家"一樣的樂迷們,在此先說聲抱歉!)

好吧,為了表示歉意,同場加映一個有認真寫樂評的連結

我邊看邊想說,這個鄉下的band還真有來頭阿!



幹譙台北竟獲大量迴響

開場主角罵:「操你媽的台北!」然後騎車徜徉而去。我對此是沒啥滋味,不料不少文章都出現同感之音。我心底猜想這些人是否泰半住在台北/在台北工作,不常離開?我對台北印象不錯,方便、繁榮、周邊小山很多可爬,天氣糟了點,交通擠了點,城市嘛!人都是這樣,最討厭的城市,就是最適合你居住的城市,你才離不開,才心生怨恨。不過住在鄉下地方,這幾年體會城鄉差距愈深。不是硬體建設(這部份根本不會想拿來比),而是人群在那個地方互動,形成那個地方特有的文化與思惟,住鄉下的人很容易感受到自己是局…

this time, apple let me down

昨天軟體自動更新程式跳出來,講了一堆要更新的東西。一如以往我就按下更新重新開機,一看要跑一陣子,就擺著讓他跑,自身睡覺去。

今天早上起床搖搖滑鼠,挖靠,還在設定安裝,藍色的bar跑不到一公分長。這不是正常現象。所以早上又試了一次,還是一樣卡在設定安裝。於是乎只好到apple網站手動下載10.5.5的update。不是我愛說,為什麼中文網頁動不動就連去英文網頁阿?俺的破英文不是拿來給你方便的。

希望mac os/x不要搞得跟windows一樣煩人阿!

現在就去KTV點這首歌,我好想

林肯停車場的numb 我喜歡他真摯狂野的聲音,MV的畫面則是可有可無。

澎湖:吉貝

圖片
這是我的電腦的桌面,寧靜、祥和、沒有主題、純粹的美麗。

這是吉貝的沙尾。



儘管在澎湖當兵,我從沒機會上到吉貝。每週一天的在澎假,七點多可以離開軍營,晚上六點前就要回去報到。與前往吉貝的船期不搭。來澎湖玩耍的第三天,坐著快艇來到吉貝。遊客不少,但與我想像的多,仍有差距。吉貝的機車出租行像是等待魚群,船到港以後,遊客像被卸貨的魚群,一股腦兒擠上碼頭,似乎都聽到鱗片互相刮動發出刷刷的聲音。因為不想要租那麼多機車,所以我們六個人只租了一台機車,還和出租店家彼此耍了點心機。

最多人來吉貝都是直接前往沙尾,如果公部門配合船期開辦一條公車路線,可能有與民爭利的問題,但應該會促使機車行修改出租的規則。

我們用走的,其實也沒有多遠。雖然是炎炎夏日,只要遠離都市,海風吹來仍是涼爽的。



抵達沙尾海灘,已經接近中午。日正當中,不耐曝曬的我們躲在陽傘底下休息。遠處年輕人們玩著水上業者。我不是極端的環境保育者,而是經濟學的信徒。破壞環境的邊際成本=邊際效益時,才是最有效率的狀態。換句話說,我可以接受沙尾適度的環境破壞而產生其經濟效益。關於這一點可以再來寫個生活經濟學篇,現在就此打住。而,一罐丟在海邊的機油,產生的社會成本,尤其在如此美麗的沙灘,非常非常的巨大!!

沿著沙尾走一圈,我們看見機油瓶子飄在海邊,漏出來的油把白色的沙灘染黑。誰在這裡修摩托車?當然沒有,這無疑的是那些水上活動業者丟棄的。世界何處無壞人?樸實善良的澎湖人也有害群之馬。



中午隨意在吉貝路邊的小吃店解決中餐。這類小店的飲食往往令人驚訝的好吃,就像望安的燒肉飯一樣。希望這類的小店能以稍加精緻的方式一直存活下去,不要被中央廚房做出來的料理包宴請坐在漂亮裝潢建築的旅客們那些大量複製的簡餐店取代。

吃完飯後仍是悠哉行程:吃冰去。吃完冰分組騎車逛了一下吉貝。胡亂逛了然後坐在海邊休息吹風,甚至畫畫素描。今天仍是悠閒的渡假風。關於吉貝人生活樣貌的想像,也被我拋諸腦後。黃昏時刻,信步碼頭,離開吉貝。遇到大退潮,離開港口很遠,船道旁的海面仍突起許多的珊瑚礁。回頭望吉貝已經很小了。


某一個海角天涯。藍椅、白沙、藍海、藍天。很崇洋,但我不得不說,好地中海的感覺呢。


美麗的沙尾,沙雖不似巴里島細緻,但白淨綿長絕對不輸。



這次發狠背了單眼和鏡頭還有閃光燈,從成果來看很值得阿!不過當時背的很累便是。各位客倌NG的包包好看不好背,我說正格的。


畫了個不怎樣的素描。美工、設計與我…

廬山。下ㄧ位?

辛樂克颱風除了很不上道的選在中秋假期來訪,造成最慘重的災情之ㄧ就是廬山溫泉了。茶老師在文章中感嘆此景並非偶然......上網路搜尋,其實可以發現,廬山過度的開發,不是茶老師或是敝人看出來而已,造訪廬山溫泉的人幾乎都不免擔心這個地方,現在成真,也證明了眾人的擔心並非多餘。

新聞大肆報導廬山溫泉,廬山廬山的喚,又令我感覺更古早以前,這個廬山已經遭受的苦難。廬山溫泉最開始應該稱為馬赫坡。是泰雅族語,意義我並不曉得,要麻煩大家補充了。在現今廬山溫泉附近的馬赫坡社,是抗日的原住民頭目莫那魯道的居所。當莫那魯道與他的族人最後不敵日軍的現代化軍隊、飛機大砲,甚至是毒氣攻擊,還有讓原住民反目組成了原住民的軍隊等等各式攻擊後,他們選擇在故鄉走上彩虹橋,離開塵世。婦女們帶著孩子上吊在大樹下、男人飲彈,莫那魯道前往馬赫坡社深處的山林間,以傳統跪姿舉槍自盡。餘存的族人苦難仍未結束,他們被迫遷離家園,徒步前往陌生的環境,甚至在新的家園仍飽受監視、藉故殘害。
血洗馬赫坡的日本人,把溫泉打造成「日本傷兵的療養之處」,看似充滿祥和與寧靜,並命名為「富士溫泉」。大地默默的看著。
血洗台灣,對原住民充滿歧視與壓迫的人,來至此仍做著他不切實際的春秋大夢,將此地改名為廬山溫泉,同樣可笑。與其說他仍做春秋大夢,不如說他落魄的必然成為一個大說謊家,要騙倒所有的人,當然也得騙倒自己。這人是誰就別多說。




好了,廬山受創如此之深,接下來,下ㄧ位呢?因為我們知道事情還沒結束,執照亂發的現象沒有消失,公民社會仍未建立,強加僵化史觀的團體也還掌有政權、滲透在每個角落,民眾仍短視近利...所以類似的事情當然不會結束,我們只是憂心的好奇著,下ㄧ位?
清境農場嗎?

王賢春─幾乎消失在歷史洪流的大人物

高中時期看過黃春明主持的電視節目,內容大體不記得,只記得其中ㄧ個故事。這個故事劇情張力十足,就像電影情節ㄧ般,卻又是真人真事。也因為這個故事,我大ㄧ去台北,把師大圖書館裡黃春明的書都翻看了,只是印象最深仍是這個故事。

黃春明國家文藝獎得獎感言,摘自網站
王老師,我得獎了除了賭或然率的獎之外,任何獎對得獎人而言,都不是天上掉下來,或是地底下冒出來。同時除了得獎人過去的努力之外,其過程一定有恩師貴人之類的指導和協助,才能達到獲獎的條件。當然,我不但不例外,指導我的恩師和協助我,支持我的人可真不少。不過其中啟發我,引導我的王老師,縱然她在天之靈已經知道我獲獎,但我更想要她知道,我在文學創作的這一條路上,我一直把她當著在前頭指引我的一盞明燈。

  一九五○年我在羅東唸初中的時候,王賢春是我們班上的級任老師,也是國文老師。那時候本省的同學和外省的同學,在國文的課業上,有很大的差距;外省同學的作文和毛筆字的表現都比本省的同學好得很多,使用國語的語言也比本省同學流暢。有一天的作文課,王老師發還上一次作文的本子,發到我的時候,她讓我看到我得到甲下。但是她告訴我,說作文要進步,最好不要抄襲。我覺得我很冤枉。我辯稱我沒有抄襲。老師說沒抄襲很好。雖然她的語氣有安撫我的意思。我站在那裡不走,還要老師讓我再寫一篇作文。老師說我如果喜歡作文,儘管去寫,她很願意幫我改。我請老師出一個題。老師說隨我喜歡寫什麼就寫什麼。我一定要老師出題才算數,不然老師會以為我又抄襲。王老師拗不過我。她說好吧,那就寫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死了。」
  「你幾歲的時候死的?」她歉意的問。
  「八歲。」
  「八歲?」她驚訝而抱著更深的歉意說:「你對她還有沒有印象?」
  「很模糊。」
  「那你就把對母親的那種模糊的印象寫出來好嗎?」她很小心,
   聲音有點顫抖。

  我隔天就把作文繳給王老師。王老師又隔了一天把作文本子還給我。
我記得那是冬天,天氣很冷。國文課下課的時候,王老師叫我過去。她一邊叫同學說:外頭的陽光很好,你們都出去曬曬太陽。教室裡只有我和她。我走近老師的桌前,遠遠就看到攤開的作文本上,朱筆密密麻麻。心想這下寫壞了,老師更相信我上一次作文是抄襲別人的。真冤!當我站在老師的跟前,抬起頭看我的王老師,竟然眼眶含淚。她望著我說:「你寫得很好,很有感情。」

  那一篇作文,我現在還有一點印象。大概是說我八歲那一年母親過世,我底下…

LX3公司貨終於上了

圖片
LX2大概是近年來數一數二長壽的DC產品吧!記得剛出現的時候它的規格相當驚人,相當於28mm的廣角、RAW的檔案格式、一千萬的畫素、16:9的特殊規格、全數手動的M模式、在鏡頭上直接切換對焦模式、閃光燈出力補償,全部濃縮在一台體積不大的DC上。這樣的規格就算今日看來也沒有輸給誰。

當時老爸老媽就拿了台LX2把玩,看似愛不釋手,不過我們有個一致的共識:少了熱靴插座。

現在LX3把它補足了,價格也沒高到哪,一萬六千塊就有,套句全國電子的話,足感心耶。這陣子看網站常有人拿他與GX200要做抉擇,所以回家我就稍微觀察了一下兩台。


這兩台相機幾乎差不多大,只有LX3鏡頭組稍微突一點點。兩台相機也都是鏡頭蓋的設計、閃光燈也都是另設開關才會開啟、有熱靴插座、可加裝專用鏡頭組...





記得以前拿到鏡頭很多人都會看看鏡片鍍膜,我小時候也裝模作樣的會拿起鏡頭看看鍍膜。看起來比較沈、深邃、不太反光,深紫色的鍍膜,往往是比較貴的鏡頭,所以也讓我養成喜歡深色鍍膜的偏好。就如此沒有科學根據的經驗來看,LX3的鍍膜似乎比GX200迷人。GX200的鍍膜看來跟GX100差不多,而GX100抗耀光能力實在普普通通,不曉得GX200是否亦是如此;只是說也沒實拍LX3,不曉得看起來漂亮的鍍膜是否真的有比較好的表現。

就鏡頭組的規格來說,兩台相機都是24mm超廣角開始,非常優。隨身機做廣一點彈性較大,不過用這類相機小心不要把人擺在邊邊角角—除非你不在意人物的變形、被拍的人也不在意。望遠端GX200稍遠一點,不過差距不多,反而是光圈的部份,LX3在望遠端尚有F2.8的光圈,GX200只剩下F4.4。其實在DC上面的大光圈,本來我是覺得意義不大。就算是光圈開到F2,使用者其實還是很難企求有所謂的「散景」出現。不過,在望遠端仍保有F2.8的光圈,則帶有實質意義:提升了快門速度。所以這邊似乎又是LX3贏了。


相機的背面。兩者與上代比較都沒什麼大變化,螢幕雖然LX3看起來大很多,不過實際上螢幕的高是一樣的,LX3則是寬了些,16:9的螢幕是LX系列最具特色的地方,當然LX3也不會改變。在相機背面我們開始觀察到兩台相機的設計思惟的差別了。方向鍵各自有附加功能,幾乎每個廠牌的DC均如是設計,也都在相機最下方放置垃圾桶與display鍵。播放/拍攝的切換鍵也都設計在接近右手大拇指操控處。

關鍵就在Ricoh的轉盤。轉盤決定了兩機最大的…

萬用韓國辣椒膏 之 台韓炒年糕

圖片
台灣跟韓國斷交那年開始,就一直有人不斷詆毀韓國,小時候我也深深覺得被韓國人背叛,同時,當時也深深的以身為一個中國人而驕傲。如今仇韓的言語在台灣時有耳聞,我本人也是一直不想以後有機會買韓國車(雖然法國車其實更「浪漫」),用韓國相機(日本相機真的品質好啦,德國相機則是玩不起),玩韓國線上遊戲(根本沒玩線上遊戲)。不過當有人批評韓國人吃狗肉沒文化、或造謠說韓國人如何如何時,我也蠻想替他們講講話。世界各國都有好人壞人,雖然韓國影星看起來長一個樣,不過我相信他們的性格差距還是很大滴!

在處處抵制韓國的台灣,唯有韓國食物似乎不曾被討厭。泡菜已經深入台灣飲食文化,和日本壽司一樣在地化了;今天要介紹的則是萬用的韓國辣椒膏。

話說pooya某天特別買了韓國辣椒膏和韓國辣椒粉,說要煮辣牛肉湯。煮來以後果然比我的檸檬牛肉湯好喝一百倍,惟剩下的湯汁很多,倒掉可惜,所以我們隔天又買了年糕,就是您現在看見的圖片了。我不得不說,韓國辣椒膏真好用,加牛肉是韓國牛肉湯,炒年糕是韓國炒年糕,炒飯是韓式炒飯,做法簡單,味道豐富,請客自用兩相宜。這辣椒膏還真好用。各位看倌有興趣可以試試看,保證好吃又好玩。


材料與做法:

隔夜的湯汁,其實等於韓國辣椒膏 加 韓國辣椒粉 加 水
年糕一份
豆芽菜
蔥、蒜、薑、蝦米


首先沙拉油加熱、薑蒜蝦米先爆香
接著湯底下鍋
接著豆芽菜下鍋拌一拌
接著年糕下鍋!拌一拌!
然後加點烹大師

就好了!!而且其實蠻好吃!撒點蔥花點綴一下。

生活經濟學之衛生紙事件

大綱:
把衛生紙放在口袋裡,不知不覺送進洗衣機的慘痛經驗,大家可能都曾經歷。下場就是溶解的衛生紙沾滿了衣裳,必須用膠帶黏取,清理乾淨後再丟下去洗一次。最近剛好又拾起經濟學的普科書瞧的津津有味,馬上就來動動腦訓練一下自己。歡迎各位看倌隨時插花指教小弟,讓我們一起經濟一下!

分析:
I.    隨手把口袋裡的衛生紙拿出來丟掉,成本是15秒(包含走到垃圾桶附近的時間)
II.  洗衣服時候檢查每一件有口袋的衣服,成本是5分鐘(視衣服多寡而定,粗估)
III.不管他、丟下去洗,中獎了以後再清。成本是2個小時 x 衛生紙放在口袋的機率 x 洗了幾件有口袋的衣服


假設(A):一個人洗自己的衣服,一次洗3件有口袋的衣服
當衛生紙放在口袋的機率高於0.00069時,隨手把衛生紙拿出來就會是最佳的選擇。所以一個人洗自己的衣服,應該可以養成隨手把衛生紙拿出來丟掉再洗衣的習慣。



假設(B):兩個人(甲、乙)洗兩個人的衣服,一次洗6件有口袋的衣服
這個假設比假設(A)複雜許多。
假設(B.1)  永遠是甲洗衣服
則乙的最佳策略為III,成本為0秒(因為乙不用洗衣服);次佳策略為I,成本為15秒。
甲的策略依乙的策略而定。假設乙的策略為III,且機率超過0.00069, 則甲的最佳策略為II,成本為5分鐘; 乙的策略若為I,則甲的最佳策略為I,成本為15秒。
因為乙是理性自利的人,所以乙會選擇策略III,甲也會據此選擇策略II。
假設(B.2)  永遠是乙洗衣服
甲乙條件相同,所以不需討論,顛倒過來便是了。

到這裡我們岔出來看ㄧ下這個推論的解釋力。以生活中的實例來說,許多家庭洗衣服的任務都是由母親包辦(辛苦了!)。各位可以檢視一下,若洗衣服都是由母親包辦的家庭,是否如理論推導的結果ㄧ樣,其他人常常不記得把口袋裡的衛生紙、錢與其他東西拿出來,母親則是會在丟衣服進洗衣機之前檢查一下,省得整桶洗衣機的衣服全沾上衛生紙。就個人經驗來說,這個推論的解釋力還不錯。

假設(B.3)  甲乙輪流洗衣服 甲不用洗衣服的那次,他會選擇III,成本0,他要洗衣服的時候則會選擇II,成本5分鐘;乙亦同。與假設B.1/B.2不同之處在於,這個情形下兩個人平均成本為2.5分鐘。整個社會的總成本沒有改變,都是5分鐘,但是分配均勻了。所以輪流洗衣服沒有改進效率,但改善了分配情形。


總結: 因為機率要低於0.0069實在很難,所以我們假定每個人總會忘記衛生紙在口袋裡…

英國皇室的官方網站

http://www.royal.gov.uk/output/Page1.asp
關於國體與政體的資料,陸續補充中。
英國女王本人不持有護照,因為護照上即以女王之名要求各國給予UK國民保護。其它皇室成員有護照。加拿大護照上也以英女皇與首相之名。
英國女皇重要工作 1.出國訪問,增進友誼與經濟合作 2.封爵 3.60周年結婚紀念、100歲生日可申請ㄧ張賀卡

女王的主要功能
1.國家認同的焦點 2.透過儀典與榮譽鼓勵各方面的優秀人才  3.公共與志願服務的領域
女王與政府 1.女王不可投票、站台 2.女王是司法的象徵 3.市民法與刑法追訴不及女王
女王與大英國協 加拿大 澳洲 紐西蘭

man

老鼠:「我說我最愛的人是自己,儘管有點自私,但起碼誠實。」
耗子:「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說我不誠實...」

「觀察一下自己,馬上就是不可質疑的我跳出來興師問罪,這是否說明了什麼?」
「才怪咧。那你說說看你哪裡比較愛別人?」
「我並沒有說我比較愛別人。」
「最會狡辯的就是你,那我們去問別人的意見阿!你看,之前那些事還不是我幫你,我有跟你計較嗎?」
「要問誰?」
「幹嘛說我比較愛自己,我為你付出的還不夠多嗎?我們來算阿,到底是誰做的多。」
「那裡有光...」


那裡有光,看見沒有?踩在尖銳的岩石上、踩在泥濘的黑土裡,還是要向那走。綁著腳的,有天會鬆脫;纏著手的,會枯萎;只要有光,就有了方向...那是一個人的聖堂。

游泳完的舒爽

今晚看著外甥在他外婆和他媽媽的呵護下洗澡,心裡有無限好奇。究竟這個人類目前思索的是什麼?

接著便去翡翠灣游泳。前陣子看了一本書叫魚式游泳,講的不是新的游泳法,而是一種游泳的思惟,大體上蠻有趣,今天便在池子裡練習了一下。感覺還不錯。

游完泳沖澡,在夜色中騎著摩托車。身體仍微微流著汗,吹風非常涼爽;全身的肌肉略感無力,而精神十分飽滿;悠哉的早秋夜裡,南國仍是迷人的舒爽。想起從前年紀小的暑假,一個禮拜也會有一兩天,跟著姨丈去體育場晨泳。回程的路上也是肌肉無力,精神飽滿,肚子很餓。晨風中姨丈的小平頭滋滋作響,然後我們去吃黑猴麵,油膩而飽足。

讀書心得:幌馬車之歌

藍博洲:幌馬車之歌(增訂版)。時報:2004。

書的一開頭便吸引了我。




1950年十月十四日。台北青島東路軍法處看守所。
清晨六點整。剛吃過早餐,押房的門鎖便喀啦喀啦地響了。鐵門呀然地打開。

「鐘浩東、李蒼降、唐志堂,開庭。」

鐵門外兩個面孔猶嫌稚嫩的憲兵,端槍、立正,冷然地站立鐵門兩側。整個押房和門外的甬道,立時落入一種死寂的沈靜中。鐘浩東校長安靜地向同房難友一一握手,然後在憲兵的扣押下,一邊唱著他最喜愛的〈幌馬車之歌〉,一邊從容地走出押房。

於是,伴奏著校長行走的腳錬拖地聲,押房裡也響起了由輕聲而逐漸洪亮的大合唱......。

蔣蘊瑜:我是蔣蘊瑜,是鐘浩東的太太。我的本名是蔣碧玉。蘊瑜和浩東都是抗戰時期,丘念台先生為我們取的名字。這首〈幌馬車之歌〉很好聽。他的歌詞大概是說:

黃昏時候,在樹葉散落的馬路上,目送你的馬車,在馬路上幌來幌去地消失在遙遠的彼方。
在充滿回憶的小山上,遙望他國的天空,憶起在夢中消逝的一年,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
馬車的聲音,令人懷念,去年送走你的馬車,竟是永別。

這首歌,是剛認識浩東時,浩東教我唱的。
浩東是情感豐富的人,所以,他很喜歡唱這首歌。他曾經告訴我說:「每次唱起這首歌,就會忍不住想起南部家鄉美麗的田園景色!」



同樣的段落也感動了侯孝賢。他的成名作品「悲情城市」大量改編援用了幌馬車之歌的劇情。看過「悲」片的人,此時腦海裡,一定浮現了文清被捕入獄,吳繼文出庭時,監牢裡的大合唱。

與電影有所出入—鐘浩東並非死於228事件,而是接下來的白色恐怖肅清活動。書中的人物回憶,當時國民黨節節敗退,這些思想左傾的知識分子,都等待著國民黨垮台,整著「解放」。孰料韓戰爆發,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第七艦隊駛入台灣,岌岌可危的蔣介石政權得到強大的後台撐腰,開始整肅台灣的異己勢力。

陳映真在本書的代序中寫道:
一九四七年以後,中國大陸的內戰形勢急轉直下。美蘇在全球範圍內的冷戰對峙不斷增強,美國開始全面在它的勢力範圍—所謂的「自由世界」—創造和支持「次法西斯蒂」(subfascist)右翼、反共、獨裁政權做為美國的扈從國家。

他細數了美國的罪狀:
...一九四七年,美國在希臘、土耳其屠殺「共產黨人」多達千餘人。一九四八年,美國協同李承晚屠殺八萬名韓國濟州島起義農民。一九五四年,在瓜地馬拉的美國中央情報局推翻反美的阿爾本茲政權,建立親美軍事獨裁政權,並對瓜地馬拉土著印第安人進行滅族性屠殺。一九五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