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7的文章

加護病房

圖片
爸爸因為肺部感染住進了醫院。隨後轉加護病房。

簽署了傳說中的病危通知書。

雖然他已經臥病五年,但是喘不過氣的樣子仍令人不忍。

加護病房這幾年造訪了幾次。

從一開始就很像是宗教場域。

門禁森嚴,不可窺看。只有特殊時間開放,等待參拜的人都抱著敬畏的心,不敢造次。

踏進聖所前需淨身、更衣。將與世俗的關係暫時切斷(手機關機)。

特殊的神聖氣氛充滿整個空間。明亮均勻的光線,潔白的一切事務,不容一點髒污。

數十台儀器共鳴,演奏單一規律的樂聲,因為聽著那平靜的嘟.....嘟......嘟......

你相信一切都很平順。你的悲傷也可稍微撫平。

空氣中彌漫的消毒味、藥水味都透露著專業、神聖與不可質疑。

尤其是生命在裡頭顯得格外脆弱、渺小。他們全然仰賴上天的施捨,才能繼續存活,

每個人都渴望著救贖,或解脫。

那些操持儀器的護理師,就像主宰芸芸眾生的神祇一樣。

------------------------

相對地,漢銘醫院的加護病房顯得親近許多。

護理人員不像其他大型醫院總是看來任務繁多,形色匆忙。

有時靜靜地坐在工作站之後,不露情緒,平靜地工作。

讓人感到格外平靜。

也不像大型醫院總是滿床。探訪的時間也冷冷清清的。

意外地,透過安靜,保存了一些人性的尊嚴。

昨天,很跳tone的,還送了家屬紀念品:手機自黏支架。




冬至吃湯圓

圖片
冬至吃湯圓。簡單的日子,平凡的幸福。

Lock & co bakerboy cap

圖片
五年前買的kangol報童帽不知道為什麼消失了,令我哀傷。

那時不知道哪來的點子,特地去買這種帽子戴(為了禦寒是真的,可是其實大可選擇毛線帽什麼的),老婆都只能無言以對。不過戴久了就是你的,現在pooya已經習慣她老公戴上瑪莉兄弟帽子了,甚至她自己也買了小圓帽、貝雷帽...等等。
為了無縫接軌,趕緊去台中大遠百的kangol櫃位尋找tweed newsboy cap,可是店員說週年慶早就賣光光(可是走在路上還是很少見人戴)。買不到也讓我開始嫌棄kangol未盡善盡美之處,也就是頭圍。
因為我有另一頂kangol的ivy cap,明明是一樣尺寸(L),可是戴起來前額總會被壓出痕跡。因為L是57~59cm的頭圍適用,我剛好在臨界點59cm。
所以眼光就落到Colin Firth推薦的帽子店(其實根本就是重金置入性行銷)Lock & Co身上。其實早有注意,國內也有代理商引進,可是價格高不可攀。偶然在網路看見(其實根本就網路成癮)國外價格並不如此高高在上。雖然網路買帽子很危險,可是做了一點尺寸的研究後還是下手了。
選的是escorial純羊毛的herringbone,比較現代(帽緣較小)的tremelo版本。 網站上的維護方法是在蒸汽上用軟毛梳理。其實他們有拍了影片



20英鎊的運費讓帽子四天就飛過來。





沒有交代是哪裡做的。

收到以後比較一下覺得kangol的質感其實做得已經很不錯。這頂帽子蠻想找個地方貼上姓名貼。(不要再不見了拜託)



緬懷一下不見的kangol heritage tweed ripley,希望有天在抽屜深處突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