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3的文章

修車日誌:散熱風扇不轉導致冷氣不冷

症狀:
1.怠速時冷氣不冷
2.壓縮機頻繁的啟閉
3.行駛後冷氣即回復正常

原因:
散熱風扇不轉,導致壓縮機高低壓差太大,保護機制使壓縮機重複關閉
行駛後因撞風效應,就算風扇不轉也能散熱,就正常了

解決:
風扇繼電器或風扇的問題,換掉。

檢測:
壓縮機頻繁作動時打開引擎蓋看風扇有沒有轉

槍斃了一個不肖業者,還有千千萬萬個不肖業者

yahoo新聞:「毒」禍害人 阿基師怒:不肖廠商該槍斃

我可以理解阿基師的憤怒,餐飲業者努力擦亮招牌如果因為上游廠商挖坑,那些辛苦經營的成果就付諸流水。

我相信「該槍斃」只是一種生氣的表示。但是「該槍斃」透露了我們的恐慌與無奈。

恐慌,食品業者秉持良心對社會負責,但是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啊?配合那麼久的廠商怎麼會...?

無奈,如果沒有人值得信任,難道我們要疑神疑鬼地把每次入口的東西都做盡檢查?事實上是不可能的。檢驗很難徹底。


另外,該槍斃也透漏了對黑心食品問題的看法,這個看法或許並不完全。這個看法是,黑心食品是有人蒙昧良心傷害了社會。只要我們把這些壞心的人除掉,讓這個社會只剩下好人,那麼我們的安全就獲得保障。

有的人支持死刑也是基於同樣的看法。我覺得我們如果把所有資源放在尋找壞人,可能忽略了某些也很重要的面向。那些面向是...

在食品業,那些面向,個人以為是供應鏈的結構問題。工業生產的模式已經大幅改變食品供給。那些三代老店、五代老店,賣的一樣是切仔麵,但麵的來源、蛤仔的來源(或者我該改成湯頭鮮美的來源)、韭菜、醬油、肉末...的來源,都已經完全不同。

慢食運動者覺得我們能品嘗出那些不同。然後追求好的(通常意味著在地、少工業化),然後食品業者在利潤的引誘下,自然能發展出與工業化食品供應鏈不同的系統。

在那個系統裡,你知道你的食物的生產者,你知道你吃的牛在哪長大,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牠吃的草即便不在這裡長大,也在附近。你知道那些草底下的土地沒有污染,因為你看著它們。你知道你的醬油不是鹽酸做的,因為你看著那些大缸在太陽下曝曬......

就算你不知道全部的事,因為你認識你的食品供應商,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食品供應商認識他的原料供應商,他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故事到這邊結束,沒有陌生人可以耍什麼詭計,那些曾被現代科層體制嗤之以鼻的人際關係,人情世故,友情,它們再度對社會的運作產生正功能。



目前為止這像是太美好的烏托邦,我怎麼會認識總統牌奶油的生產者?我怎麼會認識統一集團的任何一個姓高的人?

我想,方法不是去參加各種交際派對,而是把吃下肚子的東西簡化,多吃些你認識的人所養,所種,所煮的東西。

何欣穗 完美小姐miss perfect

圖片
寫一張14年前的專輯(1999年發行)(現在2013年)似乎有些過分...但是...


國高中大概是我對台灣流行樂壇最內行的時候,如果打開電視幾乎都看MTV台,只要有拍MV有播出來,我應該都認識而且唱得出來。

同樣一段時光,是高中生段考只考半天,還有溫書假的年代。段考最後一天的下午,就是狂歡的時刻。那天書包裡沒有書,只有下午要換上的便服(但是現在想起來還是他喵的俗爆了),有時候坐火車去台中第一廣場逛,有時候去精誠附近的「銀櫃KTV」唱歌。

如果你在KTV想要獨唱一下,你得練幾首沒人會的歌。如果你這首歌別人都不會,他們必須聽你一個人愉快,這首歌最好有點娛樂性。所以,我買了糯米團,基於同樣的理由,我買了何欣穗的完美小姐。為了裡面的「自己餵狗」。




當時的我熱愛搜集CD。買了CD會認真的用媽媽的山水牌床頭音響好好聽上幾回。完美小姐旋即成為我當時熱愛的專輯之一。自己餵狗當然是首很有趣的歌,其他的歌也非常好聽。

雖然上面自誇對華語流行樂壇知之甚詳,不過那認識還是很膚淺的。你問我,何欣穗的專輯好聽嗎?我說,好聽,你問,為什麼?我說,我不知道。當某個家裡的大人聽見我放她的歌,她說:「這什麼亂七八糟的歌詞。」我:「.......」

(相同的情形也出現在陶喆。)
(我:十點半的飛機快要到...凹凹凹...了...恩恩...)
(長輩:你牙痛嗎?)
(現在陶喆自己都是長輩了)

然後我漸漸忘記何欣穗了。

一直到...


十四年後的這個禮拜。在那個我也不知道我有哪些專輯的itunes資料庫裡滑動手指時,看見靜靜躺在那的miss perfect。按了播放。從tivoli洩出的女聲喚起我熟悉的記憶。沒有特意的飆歌式曲目,沒有過於芭樂也沒過於前衛難懂。散文式的歌詞透露真誠,沒有ABC咬字或新加坡咬字但是還是很吸引人。

「我不想說話」開頭就很咖啡館,比星巴克在早一點年代的那種。
「miss perfect」很輕鬆的自我諷刺/輕輕地諷刺了現在也很常見的公主病。
「自己餵狗」有趣不說,而且還俐落得很,只有2:24的長度。

隨著年老,我想我能在自己塵封的小世界重新找些樂趣。






孟加拉成衣工廠倒塌

bangladesh

我買衣服有看產地標籤的習慣。以前看到這個名詞,覺得很陌生,聯想不起哪個國家的中譯名字。越來越常看見後,特意去查詢,才知道是孟加拉。

孟加拉成衣工廠是典型的血汗工廠。工人每個月基本薪資為38元美金(2013年五月)。不過在新聞上看,孟加拉的成衣工廠並非最惡劣的,勞工受人權侵害風險還比中國、印尼、印度、巴基斯坦等國低。不過還是很慘就是了,這次的工廠倒塌罹難人口已經千人以上。

血汗工廠是全球化資本主義帶來的現象。跟被消滅的小農,在地農業,基本上面對相同的困境。不過我很好奇,在農業上,對抗資本主義的力量正在興起中,而且在我看來蓬勃發展:慢食運動、有機栽種、公平貿易......就算對此冷漠的台灣,你也有主婦聯盟可以選擇。

但是服飾業似乎沒有這種力量。整個市場仍然被國際服飾品牌把持,他們並沒有感受到消費者要求買到更公平的衣服。我上了fairtrade的網站尋找公平貿易的服飾,的確,他們有公平貿易的綿花。但是沒有看到我熟悉的任何品牌。

我是說,就連星巴克也要有幾款公平貿易的咖啡豆。為什麼在產品線更龐大的服飾業的大公司,竟然看不到半個公平貿易標籤?




查找孟加拉的時候偶然發現uniqlo跟鄉村銀行的朋友「鄉村健康信託」有合作一個計畫:Grameen uniqlo

grameen就是鄉村銀行的「鄉村」的意思。鄉村銀行因為微型貸款讓尤努斯(Yunus)得到諾貝爾和平奬。

grameen uniqlo是個"社會目的事業",聘用當地的人創造就業機會,利用uniqlo的專長打造便宜實用的服飾用低廉的價格賣給孟加拉人。跟微型貸款的概念很像,貧窮的人可以靠自己與一些好點子自己站起來,不靠資助才不會脆弱,才能真正一點一滴地發展完整的社會經濟。還蠻有趣的。



如果公平的豆子有人買,那公平的衣服也應該有人買才對。



搜尋了一下賣公平服飾的品牌,大部分都賣綿T。我覺得它們應該要賣襯衫、牛仔褲才對。比起上面寫著「我是環保人士」的T恤,襯衫其實環保得多。而且也不那麼高調。這可以搞一下。這年頭公平、環保與時尚是結合的。

梅雨季,發霉的MUJI

圖片
不便宜,一個要720元。可能就是因為不漂白,無塗裝,所以很容易發霉。

抹布擦過,一陣子就又發霉,每天除濕機嗡嗡作響,夏天還沒到電費可能要破表,該怎辦呢?只好用些不那麼世界美好的方法:次氯酸鈉水溶液,漂白水啦。到頭來MUJI沒漂白的還是被我漂白了。擦拭時飄出來的味道讓我想到年幼時的彰化縣體育館建興游泳池。氯的味道那麼濃烈,暑假結束,兩個月的晨泳我頭髮都變黃了。

renault megane II 2003

圖片
2003年七月,它回到家的時候,停在家門口。第一夜我跟媽媽都睡不好,怕被偷。只有爸爸用老神在在的語氣笑我們。

2006年,已經成為羅生門的是,關於爸爸有沒有決定要買它。他說那是我跟媽媽選的,我跟媽媽說是爸爸決定的。誰也不肯承認這個帶點浪漫不切實際的性格,或許這家人都一樣。

2013年,轉眼變成10年老車了。屋頂絨布塌落,車門邊布鬆垮,外部塑件老化。但是...

三十歲以上的人用擬人法寫文章很愚蠢,但是...

這半年來東奔西跑,原本喜歡討錢的你,這段日子倒是很體恤大家。只有例行保養伸過手。
晶片鑰匙是我自己笨拿去泡海水,雖然接近故障但還是勉強撐著。
鋁圈真圓已經跑掉,但你高速公路還算是穩定,一如新車般令人安心。
原本過年領紅包想幫你修屋頂跟邊布,但是又臨時有別的急用...
不知道哪的皮帶盤鬆了,打開壓縮機總是「扣」地一聲,不過你的引擎聲還是不算吵雜...
雖然是台老車,雖然每天短程地往返保姆家與工作地與家,還是有12km/l的油耗,不算差...
雖然沒室內車位,烤漆還算漂亮,
事隔十年,造型不再算驚世駭俗,還能說風韻猶存。
c-segment的大小現在載滿嬰兒用品,有點吃緊,載輪椅或要塞兩個安全座椅的話就不行了。沒關係,我們已經看好thule的車頂架讓你背個背包。

我們還要開十年。你責任很重,要勇敢地撐下去。







鹹豬肉比想像中簡單

圖片
原本我分不清楚鹹豬肉與臘肉的區別。


自從上主婦聯盟買菜後,我大部分的豬肉都在主婦聯盟,買「信功肉品」。人吃豬可能已經吃了幾千年,傳統的肉販理應充滿人類經驗結晶,最值得信賴。但是,老闆刀工依舊一流,對豬的各個部位仍然如數家珍,養豬卻已經和從前完全不同。

爸爸最愛提起的童年往事之一,就是小時後放學要幫忙餵家裡養的豬。豬很聰明,看見爸爸回來,知道有東西吃,開心地跟在爸爸腳後。要牠稍安勿躁,也很靈性的聽話。豬養大了,爺爺奶奶牽去宰,賣了錢,肉販會留塊肉給養豬人家帶回去加菜。爸爸若回家看見了餐桌上的豬肉,只會食不下嚥...

這故事透露了以前肉品的來源,農家用廚餘,蕃薯葉飼養,豬在農家院子裡外成長,做唯一種補貼性質的經濟來源。沒有擁擠集中的管理,沒有抗生素,生長激素,適當的活動,平靜的生活。

肉販上垂掛的還是豬肉,但是肉品供應工業化,集中、大量生產,壓低成本尋求最高利潤,投藥以防疾病傳染,施打生長激素加快生產流程,投以瘦肉精提高瘦肉比例增加售價......我們用工業化的模式對待生命,人類就是這麼對付自己的,讓自己變成小螺絲釘。

先把「如何對待生命」這種道德命題摒除,以利己的食品安全角度來看就好。你覺得吃了那麼多藥真的沒差嗎?我覺得有,所以我開始花比較多錢買值得信賴的肉品。

上下游關於信功的報導




前一陣子買了五花肉。偏肥的部位拿來做爌肉令我流口水。可惜還在冷凍庫POOYA就說:「做爌肉只有你愛吃。」

好吧,那五花肉還可以...?做鹹豬肉好了。

就是,灑上大量的鹽與胡椒,還有什麼香料也可以,我找到了月桂葉,所以也灑了不少。加上米酒,擺到冰箱深處。就這樣。沒錯,就這麼簡單。

三天後拿出來,擺到烤皿,置入烤箱,烤30分鐘,重點是要讓表皮有點焦香,但不能焦黑。









-------------

關於鹽水浸漬對肉品產生的效果(Harold McGee,食物與廚藝[奶蛋肉魚],p.203)


...將肉類浸在重量百分比為3-6%的鹽水內,浸漬時間為數小時到兩天(依肉的厚度調整),然後再依一般方法烹煮。這種烹煮後明顯較為多汁。

鹽水浸漬最初的作用有二:首先,鹽會攪亂肌絲的結構。3%的鹽水會溶解掉部分支持收縮肌絲的蛋白質結構,而5.5%的鹽水則能進而溶解肌絲本身。其次,鹽和蛋白質的相互作用,會加大肌肉細胞的容水量,進而吸收鹽水中的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