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4的文章

20141231年終

一年即將在一個小時後結束。2014年所立下對自己的承諾無一完成,並不令人意外。

明年也就是明天起,理當更仔細記載每天,藉此敦促努力。

今天也是小夏最後一天去保母家。他母親希望他快去上幼稚園。想起我自己不愛上幼稚園的時光,感覺我才從那狀態離開沒多久。馬上就輪到我的孩子要適應學校了。日子真的有那麼快嗎。

童年是涓涓細流,到了中年是湍急的中游,見著瀑布不能起身,越來越快地往前衝去,不斷加速,加速,就這麼直奔大海,等到要出海了,才能舒坦地展開,夕日餘暉,無聲無息回歸海洋的懷抱。

新年快樂,中年快樂。

20141221週末生活

圖片
色麻結婚了!我家大兒子都要三歲了。很久沒有跟他好好聊聊,不能常常碰面。參加婚禮看到了很多老友,想起很多往事。



聖誕節的氣氛比過年還濃厚。
以前可能糾結於文化霸權商業化種種問題,現在不想管那麼多了。讓孩子們覺得有趣就好了。



三一冰淇淋要收攤了。正在特價。一球三十多塊,很好吃。每當大企業收攤總令人感傷,風前塵埃。其實每一次試吃就用掉一隻塑膠湯匙的企業,畢竟不必眷戀什麼。



一個禮拜內吃了兩次壽喜燒。正統作法是把食材炒熟了再加入醬油與砂糖。每次都忘記先把東西弄熟,煮得不倫不類。但是這次有個新發現,把雞肉炒熟加進裡面煮,挺是好吃。記得要買壽喜燒醬來煮,不要自己企圖用醬油砂糖米酒來調配,比例很難抓。



小孩帶去吃喜酒,回來十點多,睡著了以後怎麼叫也叫不醒。對我說過,這種時候感覺特別溫馨。一天結束之時看著小孩在身邊,比較沒有虛度光陰的感覺。

20141214週末生活

圖片
為了露營去家樂福買了些火鍋餃類。妹妹長得很萌的樣子。其實把帽子拿掉是個狂野的小光頭。人還是需要衣著打扮的。

最近小夏持續語彙與認知噴發中。前一陣子pooya錄了皮克斯動畫「cars」給吳昀夏看,他小子看得著迷,常常把麥坤掛在嘴邊。今天從保母家回家的路上,他跟我的對話如下

夏:「媽咪給我看麥坤電視耶。」
典:「對啊,媽咪是管電視的人。」
夏:「媽咪要給我看麥坤嗎?」
典:「可是已經播完了,就沒辦法看了啊!」
夏:「爸比買麥坤的CCD給我看嘛!」
我:「...嗯...可是麥坤好像沒有DVD耶!」
夏:「是CCD啦!」
我:「噢,是CCD...」

雖然他把DVD說成CCD而且堅持不認錯,但是他沒有看過cars的DVD,卻可以想像如果巧虎可以由DVD播出來,那麼cars也可以;另外,他也知道DVD這種東西可以「買」得到,雖然我們沒有買過。

人的神經系統連結真的不是刺激反應連結那麼簡單哪帕夫洛夫。認知學派是有點道理的。




禮拜六去了「天時農場」露營。很深山的地方,一路上只有便道等級的馬路令我期待,可是到了現場卻是人山人海。好啦,因為佔地遼闊,所以並沒有很壅擠的感覺,營地規劃與管理也不錯。可是距離我心中美好的露營還是有段距離。等這個露營熱潮過去(十年?)或許可以重回小時候在人煙罕至的地方露營的清幽感覺...或許也不行,因為小的時候去很多深山都很清幽(連清境農場都很清幽),現在每個可以去的地方都人多到爆炸。可能還是得去北海道。




efw很有心的寄了一包狗尾草。媽媽去市場上買了一隻烏骨雞。pooya一開始問,狗尾草是什麼味道?其實就是這種淡淡的草藥味。好喝,好吃。
我記得小的時候很常吃狗尾雞湯。那時候常常吃雞湯。奶奶喜歡煮醃菜心燉雞湯;阿嬤喜歡煮燒酒雞、麻油雞湯;我們會去黑公雞點鳳梨雞湯;請客時會喝到人蔘雞湯;幾次冬天跟著爸爸去月世界拍照,也會去附近吃飯,配一鍋雞湯。有時雞肉很嫩,有時則有點老,但是不管怎樣,湯頭總是好喝。狗尾雞湯也常被點到,似乎有小男生轉骨抽高的功效。可能也是我為什麼多年沒喝,卻感到曾經非常熟悉的原因。關於嗅覺給人們鮮明的回憶,那是腦子的結構的關係。打文章的這一刻,離我遠去的人事物都鮮活的彷彿他們未曾離開。

20141207週末生活

圖片
上禮拜把車丟在新竹修理,花了12000元。還有禮拜日得坐火車去新竹取車。

從和美到彰化火車站還有一段路要搭公車。

印象中彰化的大眾運輸做得很差。偶爾要用到發現其實也不見得。家門前就有站牌,15分鐘左右就有一班車。搭乘大眾運輸才看得見城市的紋理,從班次就可以知道和美人多常去彰化辦事幹活兒。

因為家住和美郊區,上車時仍空蕩蕩的。開進城區,好多年輕人跟老年人。像我們這種三十出頭歲的就不多。便捷的公車路線能造福的對象很清楚。遇到了很多學生,他們要去看「飢餓遊戲」。我們完全沒機會,等在itunes store上映時在家看,只能這樣。偶爾想到小孩國小,就可以帶他們去電影院了,可是又不希望這種時候到來。理由很多。




小夏還保有一些對火車的新鮮感,蠻願意搭火車的。小子的語彙爆炸性成長,現在懂得語言也可以作為「虛假的藉口」使用。他小子走沒幾步路就說「我腳很酸,媽咪抱抱」。相當有趣。

車上兄妹倆折騰了一會兒,到站之前都累了,紛紛睡著。小孩睡著的時候,爸媽有種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這究竟是睡眠的容貌太過天真無邪,還是爸媽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休息一下?




半夜作畫的小孩

megane回春番外篇之二

前幾個月才去處理了一些東西,但是上個禮拜車卻出了問題。其實只是個很簡單的噴油嘴壞掉。不過接頭也老化了,點火晶體也怪怪的,換來換去也花了12000元。

上禮拜車壞掉的消息在facebook上傳出去,很多人都說可以換車了。一台車開了十一年22萬公里,也算是OK了。可是朝夕相處的人很難看得清真實的狀況,我每天開它都還是覺得它很好開也很好看,如果有什麼壞掉,應該把那個東西處理好,就又可以永遠的開下去吧?

其實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永遠的事,別傻了。十年,是個很長的時間哪。你看看這十年,是不是這樣。

20141201週末生活

圖片
週間與週末割裂。

禮拜六上午,前往投票。載爸爸去醫院上復健課。把車子塞滿露營裝備,前往拉拉山。一出門車子一缸不發火,變速箱進入保護模式鎖定在三檔。目的地變成修車廠,換了火星塞、點火晶體,似乎沒用。重新發動似乎可以擋一下,硬著頭皮上路。

來到關西休息站,猜想可能是加到髒油,所以去加了油順便買了罐進氣閥清淨添加劑,結果仍然相同。繼續撐到了大溪,與朋友會面。

朋友領我們去吃臭豆腐與蘿蔔糕、米粉湯、四神湯、雞絲麵...全在同一間店裡。四神湯的腸子有點軟,薏仁加了不少,湯底也掺了不少米酒。吳昀夏把四神湯搶去喝個精光,竟然臉紅了。一方面覺得好笑,又擔心酒精在他小小身體裡會造成傷害。

飯後去試車子是不是突然變好了,結果當然沒那麼美好。原本想租車上拉拉山,但是pooya不願意花錢。反覆猶疑之中,時間也消逝到只剩一個選項:放棄上山。

朋友上了山,我們順便回新竹娘家。南寮附近有個雷諾技師出來開業,車子放在那,需要一段時間。儘管早上測試,不是點火晶體的問題,可是還是讓他們去試吧,順便把電子接頭也換換,都老化脆裂了,早晚會接觸不良。

只好坐火車回家。

行李大部分放在新竹,必備的物品裝進背包。牽著小夏,背著妹咪,一家人坐火車去。負擔的確不輕,可是這樣的小旅程也蠻有趣的。十一月的最後一天,像夏天一樣的溫度使人迷亂,坐在冷氣開放的莒光號車廂裡,絨布座椅、木色車廂裝潢,慢速前進的節奏,讓我以為自己正在日本自助旅行。小孩安靜的吃糖果與趴在身上發呆,剎時儼然是個美好的畫面,值得安插在任何一部小清新電影的轉場。

銅鑼車站下車,拜訪友人新居。沒有午覺的小夏不行了,自己找個地方就睡去,呼聲大響,剛好讓大夥可以吃頓晚餐。



從銅鑼回彰化的區間車,比想像中擁擠。帶著小孩卻馬上得到座位。台灣的美好會在大家能夠面對面交談的時候展現出迷人的姿態;坐在汽車裡只能用喇叭溝通的話,又是另外一回事。

表哥聽說車拋錨,特地出車相助,到家裡媽媽也正等著幫忙處理孩子。這天他們倆睡得特別好。這個週末時間流動發出的聲音特別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