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4的文章

20141231年終

一年即將在一個小時後結束。2014年所立下對自己的承諾無一完成,並不令人意外。

明年也就是明天起,理當更仔細記載每天,藉此敦促努力。

今天也是小夏最後一天去保母家。他母親希望他快去上幼稚園。想起我自己不愛上幼稚園的時光,感覺我才從那狀態離開沒多久。馬上就輪到我的孩子要適應學校了。日子真的有那麼快嗎。

童年是涓涓細流,到了中年是湍急的中游,見著瀑布不能起身,越來越快地往前衝去,不斷加速,加速,就這麼直奔大海,等到要出海了,才能舒坦地展開,夕日餘暉,無聲無息回歸海洋的懷抱。

新年快樂,中年快樂。

20141221週末生活

圖片
色麻結婚了!我家大兒子都要三歲了。很久沒有跟他好好聊聊,不能常常碰面。參加婚禮看到了很多老友,想起很多往事。



聖誕節的氣氛比過年還濃厚。
以前可能糾結於文化霸權商業化種種問題,現在不想管那麼多了。讓孩子們覺得有趣就好了。



三一冰淇淋要收攤了。正在特價。一球三十多塊,很好吃。每當大企業收攤總令人感傷,風前塵埃。其實每一次試吃就用掉一隻塑膠湯匙的企業,畢竟不必眷戀什麼。



一個禮拜內吃了兩次壽喜燒。正統作法是把食材炒熟了再加入醬油與砂糖。每次都忘記先把東西弄熟,煮得不倫不類。但是這次有個新發現,把雞肉炒熟加進裡面煮,挺是好吃。記得要買壽喜燒醬來煮,不要自己企圖用醬油砂糖米酒來調配,比例很難抓。



小孩帶去吃喜酒,回來十點多,睡著了以後怎麼叫也叫不醒。對我說過,這種時候感覺特別溫馨。一天結束之時看著小孩在身邊,比較沒有虛度光陰的感覺。

20141214週末生活

圖片
為了露營去家樂福買了些火鍋餃類。妹妹長得很萌的樣子。其實把帽子拿掉是個狂野的小光頭。人還是需要衣著打扮的。

最近小夏持續語彙與認知噴發中。前一陣子pooya錄了皮克斯動畫「cars」給吳昀夏看,他小子看得著迷,常常把麥坤掛在嘴邊。今天從保母家回家的路上,他跟我的對話如下

夏:「媽咪給我看麥坤電視耶。」
典:「對啊,媽咪是管電視的人。」
夏:「媽咪要給我看麥坤嗎?」
典:「可是已經播完了,就沒辦法看了啊!」
夏:「爸比買麥坤的CCD給我看嘛!」
我:「...嗯...可是麥坤好像沒有DVD耶!」
夏:「是CCD啦!」
我:「噢,是CCD...」

雖然他把DVD說成CCD而且堅持不認錯,但是他沒有看過cars的DVD,卻可以想像如果巧虎可以由DVD播出來,那麼cars也可以;另外,他也知道DVD這種東西可以「買」得到,雖然我們沒有買過。

人的神經系統連結真的不是刺激反應連結那麼簡單哪帕夫洛夫。認知學派是有點道理的。




禮拜六去了「天時農場」露營。很深山的地方,一路上只有便道等級的馬路令我期待,可是到了現場卻是人山人海。好啦,因為佔地遼闊,所以並沒有很壅擠的感覺,營地規劃與管理也不錯。可是距離我心中美好的露營還是有段距離。等這個露營熱潮過去(十年?)或許可以重回小時候在人煙罕至的地方露營的清幽感覺...或許也不行,因為小的時候去很多深山都很清幽(連清境農場都很清幽),現在每個可以去的地方都人多到爆炸。可能還是得去北海道。




efw很有心的寄了一包狗尾草。媽媽去市場上買了一隻烏骨雞。pooya一開始問,狗尾草是什麼味道?其實就是這種淡淡的草藥味。好喝,好吃。
我記得小的時候很常吃狗尾雞湯。那時候常常吃雞湯。奶奶喜歡煮醃菜心燉雞湯;阿嬤喜歡煮燒酒雞、麻油雞湯;我們會去黑公雞點鳳梨雞湯;請客時會喝到人蔘雞湯;幾次冬天跟著爸爸去月世界拍照,也會去附近吃飯,配一鍋雞湯。有時雞肉很嫩,有時則有點老,但是不管怎樣,湯頭總是好喝。狗尾雞湯也常被點到,似乎有小男生轉骨抽高的功效。可能也是我為什麼多年沒喝,卻感到曾經非常熟悉的原因。關於嗅覺給人們鮮明的回憶,那是腦子的結構的關係。打文章的這一刻,離我遠去的人事物都鮮活的彷彿他們未曾離開。

20141207週末生活

圖片
上禮拜把車丟在新竹修理,花了12000元。還有禮拜日得坐火車去新竹取車。

從和美到彰化火車站還有一段路要搭公車。

印象中彰化的大眾運輸做得很差。偶爾要用到發現其實也不見得。家門前就有站牌,15分鐘左右就有一班車。搭乘大眾運輸才看得見城市的紋理,從班次就可以知道和美人多常去彰化辦事幹活兒。

因為家住和美郊區,上車時仍空蕩蕩的。開進城區,好多年輕人跟老年人。像我們這種三十出頭歲的就不多。便捷的公車路線能造福的對象很清楚。遇到了很多學生,他們要去看「飢餓遊戲」。我們完全沒機會,等在itunes store上映時在家看,只能這樣。偶爾想到小孩國小,就可以帶他們去電影院了,可是又不希望這種時候到來。理由很多。




小夏還保有一些對火車的新鮮感,蠻願意搭火車的。小子的語彙爆炸性成長,現在懂得語言也可以作為「虛假的藉口」使用。他小子走沒幾步路就說「我腳很酸,媽咪抱抱」。相當有趣。

車上兄妹倆折騰了一會兒,到站之前都累了,紛紛睡著。小孩睡著的時候,爸媽有種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這究竟是睡眠的容貌太過天真無邪,還是爸媽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休息一下?




半夜作畫的小孩

megane回春番外篇之二

前幾個月才去處理了一些東西,但是上個禮拜車卻出了問題。其實只是個很簡單的噴油嘴壞掉。不過接頭也老化了,點火晶體也怪怪的,換來換去也花了12000元。

上禮拜車壞掉的消息在facebook上傳出去,很多人都說可以換車了。一台車開了十一年22萬公里,也算是OK了。可是朝夕相處的人很難看得清真實的狀況,我每天開它都還是覺得它很好開也很好看,如果有什麼壞掉,應該把那個東西處理好,就又可以永遠的開下去吧?

其實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永遠的事,別傻了。十年,是個很長的時間哪。你看看這十年,是不是這樣。

20141201週末生活

圖片
週間與週末割裂。

禮拜六上午,前往投票。載爸爸去醫院上復健課。把車子塞滿露營裝備,前往拉拉山。一出門車子一缸不發火,變速箱進入保護模式鎖定在三檔。目的地變成修車廠,換了火星塞、點火晶體,似乎沒用。重新發動似乎可以擋一下,硬著頭皮上路。

來到關西休息站,猜想可能是加到髒油,所以去加了油順便買了罐進氣閥清淨添加劑,結果仍然相同。繼續撐到了大溪,與朋友會面。

朋友領我們去吃臭豆腐與蘿蔔糕、米粉湯、四神湯、雞絲麵...全在同一間店裡。四神湯的腸子有點軟,薏仁加了不少,湯底也掺了不少米酒。吳昀夏把四神湯搶去喝個精光,竟然臉紅了。一方面覺得好笑,又擔心酒精在他小小身體裡會造成傷害。

飯後去試車子是不是突然變好了,結果當然沒那麼美好。原本想租車上拉拉山,但是pooya不願意花錢。反覆猶疑之中,時間也消逝到只剩一個選項:放棄上山。

朋友上了山,我們順便回新竹娘家。南寮附近有個雷諾技師出來開業,車子放在那,需要一段時間。儘管早上測試,不是點火晶體的問題,可是還是讓他們去試吧,順便把電子接頭也換換,都老化脆裂了,早晚會接觸不良。

只好坐火車回家。

行李大部分放在新竹,必備的物品裝進背包。牽著小夏,背著妹咪,一家人坐火車去。負擔的確不輕,可是這樣的小旅程也蠻有趣的。十一月的最後一天,像夏天一樣的溫度使人迷亂,坐在冷氣開放的莒光號車廂裡,絨布座椅、木色車廂裝潢,慢速前進的節奏,讓我以為自己正在日本自助旅行。小孩安靜的吃糖果與趴在身上發呆,剎時儼然是個美好的畫面,值得安插在任何一部小清新電影的轉場。

銅鑼車站下車,拜訪友人新居。沒有午覺的小夏不行了,自己找個地方就睡去,呼聲大響,剛好讓大夥可以吃頓晚餐。



從銅鑼回彰化的區間車,比想像中擁擠。帶著小孩卻馬上得到座位。台灣的美好會在大家能夠面對面交談的時候展現出迷人的姿態;坐在汽車裡只能用喇叭溝通的話,又是另外一回事。

表哥聽說車拋錨,特地出車相助,到家裡媽媽也正等著幫忙處理孩子。這天他們倆睡得特別好。這個週末時間流動發出的聲音特別明顯。

抬起頭來

圖片
請抬起頭來,你將歡欣看見孩子正無懼地探索,


請抬起頭來,旅行的鮮美氣味正在蔓延,

請抬起頭來,新奇的事物渴求專注的視線,

請抬起頭來,美好的一天就在身邊。

請抬起頭來,世界遠比5.5吋寬大。

孩子的人生影展1

圖片
有了孩子以後,變得不太會寫文章。好幾次想動筆寫他們,千頭萬緒的,不知從何開始。那麼,就從照片開始吧。



阿媽陪伴下逐漸長大的妹妹,十個月。




兩歲的小夏,每天擴充他的詞彙來表達他已經很複雜的內心小世界。


阿公的小玩偶/孫子的大玩偶


辛勞的阿媽與翻滾的小弟

黏鞋底

圖片
數個月前買了一雙新的帆船鞋sebago。

原先我曾暗自立誓將來只買能換底的鞋(球鞋運動鞋實在沒辦法就算了,休閒鞋一定要符合這個標準)。但是帆船鞋強調堅固都把鞋底鞋身縫在一起,沒有換底的可能性。

為了實現諾言,冒了個險,把三四千塊的鞋子拿去多黏了一層底。冒險的理由是,可能會看起來很糟糕。結果還OK,要價250。老婆嫌很貴。但是,一雙帆船鞋穿個兩年壞掉,通常鞋身都是好的,如果黏了鞋底,這雙至少可以穿六七年以上吧。所以這250和以後的若干次250,應該非常值得。

然後,看起來似乎不會很怪。


閱讀心得:滄海月明 探索台灣歷史幽光

圖片
這是我部落格為數不多的讀者向我推薦的書目,這位讀者說,很像是我會寫的文章。因此,立馬網路下單,隔日便送到家裡來了。翻開書頁,發現真的很「像」我會寫的東西。當然啦,作者考究認真仔細百倍以上,文學造詣也好上數倍。然而說到想要表達的想法,確實非常接近。

那麼,是什麼樣的想法?不精準的說,是對時間的著迷。時間無法獨立存在,時間必須依附空間,時間就是空間的演變。就在此刻,我所坐的位置上,靠近大肚溪出海口不遠的平原,百年前的夜晚,也有不知名的人事物正搬演如我現在搬演的渺小生命。海岸線改變了,地景改變了,但是深藍的夜色,星斗,月色依舊。這些不變的部分,映照出我與百年前梅花鹿或者番社原住民的某些關聯,這些微弱的關連卻涓流成河,讓我,讓我的世界,呈現出現在的樣子。並且,我也加入成為一顆溪石,一粒細砂,再成為不同時間軸裡的世界組成。

我們是活在歷史中的。即便我們不自覺。



參觀古蹟需要想像力,但真實的歷史比人能想像的更精彩

我喜歡古蹟。某些友人對此較不感興趣,我認為他們缺乏的是想像力。因此能鮮明地喚醒想像力的東西,令我著迷。第一回去日本,參觀京都的三十三間堂,有著名的「血天井」可看。原來是古代戰士於建築物內格鬥死亡,血泊被木地板吸收,木地板又被拆下當成新廟的建材。看著天花板上的污漬,很容易想像幾百年前有人死在那裡。

但是想像力就像你腦子裡建構的長篇小說,三十多年來總未成冊,劇情老是重複。想像力並沒有像你以為的如此奔放。但真實的歷史上,有很多奔放的行徑,埋在塵土裡,待人挖掘。

2006年去東京玩,進了新宿御苑,有座台灣閤,是日領時期台灣人民為了替日本天皇結婚慶賀,特別捐錢並且從台灣載了所有建材蓋起來的。因為沒有做那麼詳細的功課,在旅程中並不曉得,直到幾年後看書,才發現這件事。這令我懊悔。但是重複的事一再上演。

本書所描述的地點,與我的足跡重疊甚多。九州熊本城、長崎、沖繩、澎湖......原來,在我曾經到訪的空間裡,有那麼多與我的連結。在想像力中,根本無法發現它們的存在。如果當時我曾先看過這本書,那旅遊的深刻程度能強化多少!



歷史不是年份問題

我常思考把歷史納入義務教育的理由,最常想到的答案是建立族群認同。有趣的是,儘管歷史課本被許多學生視為畏途,甚至排拒。但他們倒是接受了裡頭的預設:中華民族。我想我們反抗的很多時候並沒有真的被反抗到。

前一陣子一個陸生的新聞無意外地引發台灣與中國網路論…

renault megane II回春補強計畫:擋泥板

圖片
我想所有掀背車都有一樣的困擾,下雨天總是把尾門噴得髒兮兮。其實老早就應該要裝,不曉得為什麼十年過去才買下這個小小的塑膠套件:擋泥板。

雖然是原廠的,但是車子板件經過十年的使用總是稍有變形,因此密合度只能說不要近看。但是效果如何呢?裝上去近一個月都沒有下雨,直到前天雙十節去新竹,總算下起大雨來。效果...非常好。我的尾門還是乾淨的!!!

希望這台車還可以再開十年。加油!megane!!!

2014年生日禮物: Sony NWZ-W273S防水mp3隨身聽

圖片
我想我應該往前回溯,寫些過往的生日禮物。前年是iphone 4啦,再來有點忘記。今年因為家計負擔沈重,所以禮物返璞歸真,但是也尚稱實用,是costco買的隨身聽,拿來游泳用。




sony作為一個衰敗的帝國,畢竟有許多理由,我想其中之一,就是沒有替產品取一個響噹噹好記的名字。什麼NWZ-W273S,讓消費者聯想到自己只是工業化社會的一個螺絲釘,未免令人過於沮喪。


不過這個東西還是令人喜歡的。老早,我就想要在游泳的時候聽音樂。因為游泳是個無法聊天講垃圾話的運動,即便你可以找朋友一起去游,但是還是只能游泳前與游泳後聊天(小的時候可以吃泡麵時候聊,可惜現在不敢進行那麼爽快的活動)

一旦嘴巴必須停止,腦子就開始喃喃自語,游泳時最困擾的就是內心戲很多。

另外,游泳時都會放廣播,起來換氣時候聽半句,下次再聽半句,斷斷續續的很不痛快。

問題是,這種耳機音效如何?

答案是,當然沒多好。只是,也夠了,耳機也順便當耳塞用,在水底的氣泡聲,水花聲,都變得小聲。音樂可以持續,那就行了。

這個夏天大概用了五六次有,趁著下午沒人的泳池好好自己聽音樂游泳,煞是享受。與跑步不同,我原本放了一些節奏快而強烈的歌曲,但是一整個不搭。後來發現游泳蠻適合聽慢版情歌的。

失眠夜

圖片
今晚沒有咖啡也沒有茶葉,沒有待出的考題。不曉得,躺在床上,精神奕奕。索性下床。摸摸鍵盤。

來點生活記事吧。小夏剛學會了語助詞,每句話都要加個語末助詞「噠」。

「巴比,來玩這個噠!」
「我剛才尿過了噠!」
「妹咪醒了噠!」
「是red的車車噠!」

突然想起很小的時候我們也曾著迷於「說」。

「這個水很冰說。」
「今天比較熱說。」
「那本漫畫還蠻好看的說。」

不知何時開始,言語已經成了完全實用的工具而不能帶來趣味。

小夏同時也到了懂得看照片的年紀。兩歲的孩子有個困境,因為他才兩歲,所以很容易看見一年前的自己。(畢竟對大人來說一年飛快),這一年中的變化,使他往往認不出自己。今天他看到了一張照片




遲疑一下,然後認出了這是他阿公。
因為他很難記得這神采奕奕的阿公,所以遲疑了。想到孩子們沒機會見過阿公迷人的一面,覺得難過。

孩子們大了,我就老了。人生好快。現在,就有種不甘心的感覺。


megane ii回春第五彈:鋁圈真圓恢復(by新幹線汽車檢驗廠)

圖片
翻找我的部落格裡關於megane回春計畫,始於2010年,轉眼已經四個年頭過去。在當時,回春計畫的其中一項就是鋁圈真圓修復。因為去換輪胎的時候,老闆總說鋁圈走精了,可以換一咖。

換一個沒有renault的圈嗎?好看得太貴,買得起的不想買。當時做了功課,鎖定要去台中「明豐」鋁圈修復處理一下。其實鋁圈修復並不貴,一咖1200,還算負擔得起,麻煩的是沒有時間。終於最近找到一個空檔,四年來的心願終於可以實現。在這四年來,不僅真圓跑掉,還有一咖整個蹬歪,都沒時間處理。如果開車開到110km/h,就會覺得微微抖動。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同一個老闆現在來到新的地方工作「新幹線汽車檢驗廠」。四個輪子檢查過後,有三個需要修復。老闆很仔細,一個鋁圈大概花一個小時的時間修復。鎖上去都有用卡立卡立,氣動工具用的很小力。

回家迫不及待跑了一下,結果12格也沒什麼抖動感,真是太好了。以後開車要小心坑洞,畢竟一顆鋁圈也禁不起修太多次。

關於回春計畫,現在只剩下:
1.內裝車門蒙皮(預計明年初動工)
2.後保險桿重新烤漆(預計有錢的時候動工)

現在車開起來還蠻像三五年的車,感覺很棒。

黑網加強術:帆布車邊95%遮蔽率黑網

圖片
三年前我爸幫我做了一個遮陽的黑網。效果很不錯,不過三年來承受冬季強盛的海風,也差不多壽終正寢了。現在很流行這種車帆布邊的網子,遮陽效果更好,只是價格稍高,要2560元。

關於這後面的露台,其實最好的屋頂是太陽能發電屋頂,可惜資金一直沒有到位。現在等著要買車,買完車要念研究所,研究所念完要出國,我想這一筆資金要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出現。


新包入荷:porter progress ruck suck(s)

圖片
前一陣子腰痠痛莫名,去道周醫院看病,照了片X光,醫生說脊椎側彎。我問什麼理由,醫生說可能是抱重物,姿勢不良等等。我自己認定應該是抱吳昀夏的關係(為文之時他正香甜睡著)。

原本很理想的porter aloof messenger bag也因此讓我的腰有左右不平衡的感覺。該怎麼辦呢?只好買個力量均分的背包,那自然就是雙肩背包啦。等等,你有背起來很舒服的osprey啊?

好包:osprey-kestrel-28

沒錯,可是...

可是pooya在一年多前懷妹妹的時候,常常腰痛是真的,也用這個理由買了女性雜誌裏又流行起來的後背包,然後把在前一陣子買的空肯包放到櫥櫃深處,說以後長大給小孩用。

上一段看起來有點批評的意味,可是不得不承認pooya的確啟蒙了我,關於花錢好看這件事。當你穿著短褲運動涼鞋與T恤大盤帽時,osprey很合宜,但是帆船鞋襯衫報童帽時,你需要一個顏色不那麼花俏,質料比較「非運動」的背包。

然後......

最近想要騎腳踏車載小朋友去上班。因為腳踏車還沒買到,所以先騎摩托車。兩者有一樣的問題是裝著電腦的公事包在這兩種交通工具上都很「定」位。(突然發現閩南語有個北京話沒有的詞)

在上班不能不帶電腦的情形下最好把電腦背起來。所以......



porter progress ruck suck 小號


防水牛皮,似乎比aloof系列厚一點


沒有胸扣也沒有腰帶...雖然肩帶有特意加厚,但是不要背太重



暗袋、收納的設計不少,還蠻方便的。


背包右側拉鍊打開就是大袋,不需要每次都把扣子打開才能拿東西。這種設計可能有點危險,但是也很方便。在台灣和日本應該比較不用擔心背包小偷吧?


這系列的porter銘牌是皮革的,質感還不錯。


為了在防水性與重量上都表現良好,一般通常都會在人造纖維的布料背後上膠,一開始很OK,過了五六年脫膠看起來就很不舒服,偏偏沒有方法醫治。porter這款仿登山背包或者其他全人造纖維的登山背包系列,似乎都沒有這種問題。(可是好像也沒有鋁合金骨架的選擇)

買了一雙新的帆船鞋sebago Horween docksides

圖片
那雙讓我發誓在台灣不買timberland的帆船鞋壞掉以後,炎炎夏日穿短褲出門,只剩愛迪達運動鞋可以穿。年紀大了總覺得穿襯衫好一點,要是沒那麼休閒的襯衫配愛迪達,真的是不倫不類。看來看去還是穿帆船鞋好。
因為不買timberland,在台灣另外一個常見的帆船鞋品牌sperry就成了我尋找的對象。沒想到它比我想像的貴太多。
今天去百貨公司吹冷氣沒有預設心裡的情形下看到sebago的鞋看起來也不錯,一樣做工紮實。趁店員拿鞋時偷偷上網查價格發現這個代理商良心多很多,跟原廠網站的標價價差五百以內。所以就買了。回家後發現這皮革還大有文章,原來Horween是美國的皮革生產大廠,這款特別強調用好的皮革。因此鞋子雖然是多明尼加製造,但是皮革是美國生產的噢!
現在我在煩惱,到底要不要先去貼一層薄薄的橡膠在底下,因為這種鞋,鞋底跟鞋身縫在一起,通常鞋底磨穿了鞋面還好好的,十分可惜。但是貼橡膠會不會顯得太愚蠢?
對了!這次挑鞋時的大重點就是,千萬不要買的麂皮啊,一雙麂皮的鞋大概會浪費你生命額度一個月的時間去照顧它吧!還有!不管買什麼鞋,都去買一雙superfeet鞋墊。裝上superfeet,每雙鞋都變得超好穿的。

露西觀後感

圖片
露西超好看的,裡面有很多富含哲理的部分,跟大家分享一下:

1.別人做不出來的CPH4被韓國人做出來了,但是看起來很有醫療價值的東西他們只想當做毒品賣......其實這是一種深層的諷刺:世界上的大藥廠看似造福人類,實際上也利用藥物控制了大眾並從中獲利,賣藥與賣毒是一樣的東西!!

2.邢峰搶戲在最深的細節

在晶華酒店附近攔計程車,叫邢峰開去醫院,儘管頭被槍抵著,仍然不忘多跑一點路來賺阿兜仔的錢...我在說什麼?你看看晶華到台大醫院


你再看看晶華到三軍總醫院
這才是冷靜沈著,臨危不亂,的台灣人哪!

3.吃到飽餐廳裡的浪費行為是人的天性 神經元腦細胞很珍貴,但是演化的時候我們還是很大氣的發展出龐大的腦然後只用10%,那就像我買了100桶哈根大滋但是90桶任它在烈陽下融化一樣。所以我們生活中所有的浪費天性其實真的是天性。
4.懂得越多人性越薄 露西懂得太多所以只好找警察親親來保持人性。意思是,那些讀哈佛法律或耶魯政治的,很可能面臨喪失人性的風險...這是盧貝松來台灣拍片的心得嗎?
---------
當然還有很多蘊藏的哲理我可能以後繼續跟大家討論,現在我要岔題一下,想請對自然科學領域比較熟的朋友幫我解答
假設一台車在地球上以無限高速行駛,你看得到它還是看不到? 腦力用了4~50%的露西說看不到 但我想了一下,如果無限高速行駛,比光還快,那光線跑到它那的時候一定會被它「攔截」到,就會反射回來,所以被我的眼睛接收,所以一個無限高速行駛的車子應該不是消失,而是恰如靜止的車子在那完全的存在才對?
如果我的推理正確,那我的腦力開發了多少呢???







跟大家分享網友們的才華

露營裝備:black diamond apollo營燈

圖片
我的露營裝備其實是以前的登山裝備。

關於燈這件事,有大學買的Kovea瓦斯燈,但是登山不帶。因為肉腳強調輕量化,可以不用帶的,就絕對不帶。照明,就交給絕不離身的頭燈即可。

但是露營時點燈似乎有必要。因為頭燈很個人,帳篷需要照明,吃飯需要,小孩需要。剛好Kovea瓦斯燈可以派上用場,但是......瓦斯燈不能拿進帳篷。所以我需要一個吃電的營燈。

LED營燈選擇很多,我本來最想要coleman CPX系列,因為故意復古的造型很對我的味。但是有個更重要的事情阻礙了我選它,那就是AA電池。家裡買了很多充電電池,我需要充分利用它們。

犀牛出了一些吃AA電池而且流明很高的營燈,我沒選的理由是,它們都沒有電池盒的設計,那些電池接點看起來用幾次就會壞。

之所以不選snow peak是因為我不能讓別人發現我對雪峰著迷。

因此最後選了black diamond。80流明,不能當客廳帳的主燈,不過當帳篷的燈很夠了。沒能夠散發出黃光令人遺憾,白光有點刺眼。無段明暗調整很迷人,可惜最暗似乎不夠暗。向月球登陸小艇,所以叫阿波羅吧。選它還有一個理由,它看起來蠻像登山也可以帶上去的東西。

megane II回春季:機能篇

圖片
原本為megane設定了幾個回春的目標,都是著眼於外表。因為內在機能似乎沒有太嚴重的退化。但是車齡邁入第十一年,里程數接近22萬,最近開車去武陵農場露營,接14甲回來,從大禹嶺上合歡山莊時,覺得力不從心。

另外,變速箱出現異常,會保持在很低的檔位,用三四千轉跑一般馬路。然後,冷氣在盛夏正午,開到最大風速也沒有涼爽的感覺,黃昏牌冷氣又出現了。

雖然有上述症狀,megane還是可以開,願意跑。但是我曉得,車子跟人體一樣,有個毛病不處理,通常會引發其他的毛病,萬一年事已高又生了大病,可能就要說掰掰。可是平常在做保養的地方,老闆抓不出問題點。這時候跟人一樣,就得四處求醫。


趁著最近比較有空,來到汐止由之前雷諾事業部的技師長出來開業的保養場,處理了以下東西:

清洗積碳
換李仔串
油壓引擎腳
變速箱引擎腳
煞車開關
變速箱油
火星塞
噴油嘴清洗
冷氣清洗


其實megane ii在買的頭兩年,也會坐在車裡不確定究竟有沒有發動(很安靜、沒有抖動)、冷氣風速開一,但是覺得有點冷

那些記憶隨著歲月,逐漸消失在風中。十一年後,大大的保養了一下,真的有種返老還童的感覺。希望這台車可以再開十年。



因為噴油嘴堵塞而緊急停靠於鶯歌,感謝姐夫與姊姊半夜的緊急救援




以前也都會保養時添加積碳清洗的藥劑,但是效果似乎不大?這次清洗積碳,好不容易發動後,整個大噴煙

備忘錄:
15000換一次變速箱油、每年夏季清洗冷氣

接下來還有沒完成的項目,只剩下:
鋁圈真圓恢復、內裝重新蒙皮、後保桿重新烤漆

關於買好一點的東西的觀念檢驗

圖片
「東西買品質好一點的,因為品質較好,又因為昂貴而愛惜,反而能夠用得比較久。」這種想法究竟是真的,還是只是愛慕虛榮的藉口?

照片上,下方兩顆睡袋,是我國小的時候,爸媽買的。我們家並沒有人從事登山運動,當時只是去露營用的(也是國小的時候爸爸常常為了拍照帶我們去福壽山露營,那時福壽山根本沒半個人)


90年代整個山頭看不見人影的福壽山,這張照片我姐可以跟宮崎葵拼一下青春無敵,可惜穿了睡褲出門


過了將近20年,我偶爾爬爬山,秋天零下九度的雪山、嘉明湖、玉山、下大雨的能高越嶺天池山莊,都是背著這有點笨重的傢伙上山。雖然占掉背包不少空間,但是它還是提供了足夠的溫暖。因此,儘管縫線飛出來的羽絨越來越多,應該還是能繼續服役下去。


這種買好東西的理念不知道來自於爸爸還是媽媽。雖然他們兩個對我後來發展的趨勢大概都不敢苟同所以會跟我撇清關係,但是真的是來自於他們。爸爸自己用的穿的以節省為最高指導原則(但是他也都沒有用sigma或tamron的鏡頭,這...)但是給家人用的則毫不吝嗇。以我爸細心與帶點藝術感的個性,我想他是個識貨人,只是為了扛起重任才虧待自己。他真的喜歡的還是那些好東西。媽媽不知道為什麼,從以前買東西就沒有問價格,付完錢也不會記得,所以當然是喜歡最重要。我國中第一次吃到哈根達斯就是媽媽逛7-11覺得好像很好吃就買回來。當時冰淇淋兩百多塊真的是傷風敗俗的感覺。


鋪了這麼久的梗就是說,我在日本新買了兩顆五千多塊台幣的mont bell super stretch down hugger #3,希望它們也可以讓弟弟妹妹將來露營登山都睡得安穩。(現在就讓我先幫他們用吧。)



光、影、山丘:美瑛

圖片
已經進行十多天的旅程,從人煙稀少的道東地區,進入觀光客滿盛的知名城鎮:美瑛、富良野。一早驅車進入美瑛,道路入口寫著「拼布之路」。起伏的山丘,麥田與其他顏色的農田交錯,幾棵樹點綴其中,隨看即是風景。




第一個景點:mild seven之木

在美瑛追尋景「點」是愚昧的,就像在一首歌裡尋找一個美妙的音符。我好羨慕那些騎單車在此旅行的人,能恣意地欣賞風景。而我們雖然自行駕車,卻不免必須與成團的遊覽車旅客們湊熱鬧。

站在mild seven之木這個大樹下,拍照的觀光客,除了到此一遊外,還能留下什麼呢?

除非你跟前田真三一樣,決心追求如詩的攝影作品。那麼尋找景點就出現意義了。不僅是畫面中的景點需要尋找,還需要尋找相機落腳的位置、角度、構圖,接下來是漫長的等待。




這一天雖然是晴天,但空氣灰灰的,雲色也不特別出眾。

後來幾天,天氣更好,晚霞更美,夕陽正斜。我忍不住三番兩次嚷嚷著:「如果今天在美瑛有多好。」因為這些場景與光線,讓我想起了某些往事。那些心情因為衝動,趁著在小木屋失眠的夜晚,如是記在手機裡:

來到有名的美瑛。起伏的山丘上麥田風情萬種。整日追逐特別的景點,親子之木、mild seven之丘...等等。觀光客們好多。

下午到了光線絕佳的時刻,參觀了拓真館,一位叫前田的攝影師拍了許多美妙作品。開著車在田野間,一面想著這時後如果從哪個山丘,拍到這個山丘來,用長鏡頭配上什麼樣的光線有多美......
突然就想起了不久之前,爸爸還沒中風的時候。在那之前,從兒時記憶開始,爸爸不都是這樣邊開車邊看著窗外,追逐著各種光影嗎?以前坐在車裡的我都暗自希望爸爸能專心一點開車,害怕亂開車的爸爸會不小心發生什麼擦撞之類的。突然好懷念那種提心弔膽的心情與坐後座有點無聊的日子。 

竹筴魚一夜干

圖片
在澎湖服役時常見街上民眾製作魚乾,卻未曾想嚐嚐魚乾的滋味。在我的想像中,魚乾一定腥臭味很重,必須用很鹹的調味蓋過。

這次去北海道,多次點了一夜干。pooya稱不上什麼吃魚的老饕,不太懂得欣賞不同魚類的美味。但是少數她喜歡的魚,都屬於「雅俗共賞」,不需要內行都會徹底喜歡的魚。一夜干就是這樣的魚類料理。不需要高超的挑骨技巧,也不用尋找特殊的部位,沒有深奧難懂的烹調......只需要你有點閒情逸致,無論是製作或者是品嚐。


一夜干

稱「一夜干」的理由,因為只有利用夜晚的冷風,一夜之間,稍微風乾。所以,比起新鮮的魚來得更結實有彈性,味道更濃縮;卻不會像魚乾已經乾扁柴澀,仍有足夠的油脂水分。

為了要在些許風乾後仍能保持一點濕嫩的口感,富含油脂的魚類比較適合製作一夜干,如竹筴魚、鯖魚等,在北海道吃到的似乎是「魚花」魚,味道跟竹筴魚有些類似,但是比較大隻。另外,製作一夜干的魚也不能太高價。如果是高貴的魚,就沒有做成魚乾的機會啦。

在一夜風乾之前,新鮮的魚從魚背剖開,留下一點連結不要全部切斷。仔細地把內臟清除乾淨(內臟是腥臭味與苦味來源),浸入鹽水當中。不需太久,把水分擦乾,就可以準備掛在夜風當中了。


料理


在釧路那幾天,鋒面來臨,夏日的北海道卻讓我們這些南方人冷得把所有的衣服全穿上。最後一夜,在這樣的冷風中,坐到半戶外的大棚子裡,靠著火爐吃「爐端燒」(其實就是烤肉)。食材當場購買,然後就端著來自己的爐邊烤。pooya又挑了一片她幾天來吃得很對味的一夜干。我正愁炭火暢旺,烤魚如何下手之際,店員不疾不徐地魚皮向下幫我把一夜干放在明火之上。過不一會兒,魚肉面油脂滋滋作響冒著小泡泡,濃厚的烤魚香令人垂涎。魚皮當然是烤焦了,但是魚皮也沒有要吃。魚肉已經足夠滿足。

那麼令人安心的一夜干啊。不需要你去細心呵護它。


從北海道回來,對這種介於魚乾與鮮魚之間的料理念念不忘,在全聯買了真空包的一夜干,回家用電烤箱烤來吃,別說乾澀如柴,腥臭味令人不能完食(要知道我連德國臭魚三明治也吃得津津有味)(人家有說自己叫臭魚三明治嗎?)。過了幾天跟長輩聊天談到日本一夜干的美味,勾起了愛魚姨丈的興致,說現在竹筴魚正「對時」,要的話馬上帶我去買。


姨丈說竹筴魚又叫「黃尾仔」,也有稱「赤尾仔」。而正式名稱則叫「紅尾圓鰺」。在「上下游」看到一篇文章,說竹筴魚日文與「味道」發音相同,因為實在太好吃。因為近海淺灘就可捕撈到…

20140725 在日本開車

圖片
sienta v.s. megane

這次在日本玩,租了一台toyota sienta。1500 cc,四輪驅動(北海道特殊版本)

一款身型嬌小的七人座箱型車,比我的renault megane ii還要來得短也比較窄,但是內部空間很大。電動滑門相當好用,我幾乎玩上癮了。

另外,滿載的情形下油耗大概是13~14 L/km,應該算蠻省油的(還是四驅的)。多虧了日本良好的道路施工品質與沒有開高速公路,所以也覺得行車噪音並不大。

因為軸距長不太習慣,所以我在日本開車技術突然變得很爛,每次停車都巧兩三次。

然後,豐田的車就是這樣,引擎出力跟變速箱搭配,一開始踩油門好像蠻有力的樣子,但是要爬坡或要加速時,踩得更深,突然發現沒有更多力氣可以使用;轉速一上3000就吵得要命。平路好開,過灣的時候重心真高,開山路的時候不放慢速度的話有點沒信心(不過北海道的山路都開得蠻大條不會太彎居多)

結束25天的行程回到台灣開megane的時候,我才體會到「操控感」是怎麼回事,還有支撐性好的椅子是怎麼回事。



北海道好多subaru

在相對鄉下的道東地區,subaru的市佔率高得令我印象深刻。當然啦,就我粗淺的觀察印象,toyota還是最多的。但是subaru的數量多到令人無法忽視。其實subaru在美國亮眼的撞擊成績,還有水平對臥跟全車系四驅這些特色實在蠻吸引人的,可惜沒聽說要引進七人座,不然下台我可能會考慮一下(renault買不到了哭哭)


有什麼歐洲車?

二十幾天來發現日本人不太買帳外國車。美國車系一台也沒看到,福特也沒有。只有德國車比較得日本人青睞,梅賽迪斯賓士、巴伐利亞發動機製造廠有限公司與奧迪在路上並不罕見。不過跟台灣的數量比起來,其實很少。日本買得起德國名車的人一定不比台灣少,但是路上卻比較少見。或許把車當作身份地位象徵的文化,在台灣更是盛行。

對了,福斯也算常常看見。所以算來都只有德國車還進得了日本人眼裡。volvo?除了德國車以外最常見的就是volvo。韓國品牌都沒看到、peugeot?兩台。雪鐵龍?一台。renault?一台。倒是在札幌看見renault的展間,各種車系都有噢。不過我好奇的是,難道雷諾各車系也有出四驅版本來對應北海道的需求嗎?應該沒有,否則為什麼路上都沒看到過(唯一看到的一台是在北海道大學,掛的是京都車牌)

其實,最普遍的歐洲車是mini,應該算它英國車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