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20120623

端午節。

母親早上來電,今天要回員林拜拜,問我有沒有空。我答,明天考試,想待在家準備。還好,嬸嬸可以順道去載媽一程。缺台車,但是少更多錢,這事只得且慢。

沈睡的pooya,挺着大肚子,發出呼呼聲。是個寧靜的早晨。我一向重眠,今年卻慢慢習慣早起睡不夠的滋味,並且有種「缺乏」的快樂。


在和美,住了第三年。


關於和美,在風裡夾雜的味道,我蠻熟悉的。溫度稍為冰涼,可能是較大的風勢,捲走熱量。小的時候,坐在雷諾九號裡,經過整排木麻黃的道路,到了阿嬤家,車門一開,就是冰涼的風撲面而來。

海的味道,泥土的味道,黃油的味道,紡織工廠的味道,農家的味道,冰涼地,大量地,穿過瀏海,吹過耳朵,發出呼嘯聲。

某年夏天,頻繁地從彰化市騎摩托車來和美。途中,一陣風,一陣龍貓掃過稻田的聲音,就是目的地要到了。這是夏日怡人涼爽的晚風。

這兩年住新房子。厚實的氣密窗外,冬天風狂嘯。細微的餘音讓屋內更顯寧靜,還分泌出安全感來。這是冬天刮人的風。關於冬天的風,我的記憶在更早之前:國小,最喜歡去大姨家住,可以盡情玩耍。深夜,終於玩累了,甘願睡了的時候,冬風從窗隙灌進來,發出高頻的嘯聲。

農田,泥土,佈滿石礫,顏色特別淡的柏油路,空曠,移動迅速,特別高大的天與雲,分散的低矮廠房,大型紡織機在遠方悶悶地敲打聲響,禽畜的味道,偶爾的人影......pooya肚子裡的弟弟,是這裡的人。他將熟悉這一寸土地,他將認定這兒是原鄉,某年他在他的他鄉,風與空曠與禽畜的味道將勾起他的鄉愁,那可能是踏實的鄉愁/遙遠的鄉愁/酸澀的/憤恨的/模糊的/除之後快的拋諸腦後的溫暖的甜蜜的牽掛的背棄的......

無論如何那是他的。

儘管,兩年的新房子,我應該會再住20或30或40年,可能終究會習慣這鄉鎮的味道。不過到目前為止,這味道總是令我想起下犁阿姨家,風裡的人與事與物。

2012 week 25:把每天當作最後一天

圖片
小孩在肚子裡足週了。不同的人生隨時準備降臨,現在,幾乎做什麼事,都有「可能是短期之內最後一次」的念頭。所以也放肆地做了某些事。例如:



6/18,一頂巴拿馬帽寄到家裡面來。沒機會帶出門去曬太陽了,等明年吧!



去彰化辦點事,想到有一陣子不能吃炸雞,所以去肯德基大啃炸雞。這應該是幾個月來的最後一次吧?


6/19,去土地銀行換簿子,馬上抓緊機會去吃了"泉"控肉飯。這應該是這幾個月的最後一次吧?一來沒時間,二來要好好控制食慾,畢竟有很多麻油料理會下肚。



看起來不好吃的蒜泥白肉,其實很好吃。最近看了本書「魚翅與花椒」。裡頭介紹了蒜泥白肉的醬,用醬油配上紅糖與辣油,再加入蒜泥。我如法炮製了。雖然不知道比例,但好吃的很。實際上,醬油出廠時就會添加,甘草精,糖,味精或類似味精的化合物...但純粹作為沾醬的醬油甜一點,辣一點似乎不錯。



6/19 泰利颱風看起來很可怕的行進路線。明天大概要放颱風假了。不過彰化雨勢並不大。雖然如此其實雨還是下蠻大的。我在鬼打什麼牆阿?




6/21 以歡送同事借聘為名,去KTV聚會了一下。這應該是幾個年來的最後一次吧!!近來聽的歌越來越難在KTV裡點到,實在掃興。到了後來開始點些大學時代的歌曲,我發現,我已經完全不能唱「裙襬搖搖」了。我的代理教師生涯已經把歌手生涯完全摧毀。嗯,實況轉播?那就更別提了,哀。



6/22 參加謝師宴。學生放煙火。站得太近,被碎屑擊中。沒事。


在和美街頭發現了一個家電行的看板,這...是赫赫有名的RCA嗎?


6/24 考高中教師聯合甄選完,又到了爬樓梯催生的時刻。ROOTS最近兩年的衣服都不討我喜歡居多,尤其是龍紋身的系列。不過總算又有proudly made in canada的東東,應景買一下,這應該是近幾個月來最後一次

2012 week 24:抓住輕鬆的尾巴

圖片
june 12



星期二晚上去看了普羅米修斯。瞭解了一段在我年幼時代發生的事:小時候覺得很噁心很恐怖的電影 — 異形,竟然是影史經典之一。創造經典的導演Ridley Scott事過多年重拾經典,拍了類似異形前傳概念的電影。我對Ridley Scott的印象是神鬼戰士(但我其實沒看過)。

一開始並沒有很想看普羅米修斯,預告片看起來很沈重,最近只想抓住輕鬆的尾巴。不過pooya吵着要看(她是卡司至上主義者)。結果,比我想像中輕鬆,我以為片子裡會大演人性的糾結與矛盾,讓我要認真地打上一篇電影心得。但是沒有,它就是部異形電影,畫面很棒啦,超細緻也超壯觀的。不過劇情跟人物角色就是異形片不變的老招,隨便舉幾個例子:

1.主角總是兼具科學家的專業跟門外漢的魯莽,像女主角就一廂情願的不想帶槍去別的星球探險;他男友更是魯莽到不行。我突然想到溫明忠的名言:「一個人的無知,不會因為教育程度多寡而改變」。


2.探險隊總是會有白目又討厭的科學家加入,最後總因白目慘死。


3.大家明知道房間裡有怪物,卻總愛往房門的玻璃窗探。像是有默契似的,怪物也都必須盡責的突然貼在玻璃上嚇人。我們到了30歲,沒有意識到自己還喜歡6個月時喜歡玩的「消失~突然出現的成人」遊戲而沈迷其中的話,還蠻可笑的。


4.外星人很愛鑽人體的各種洞洞耶,如果我是佛洛依德學派,這解釋就令人害羞囉。


5.人不管被大樹,還是電線桿,還是任何長條形的東西快壓著前,如果還有逃命閃避的時間,實在應該用0.1秒先思考一下,然後他們就會曉得往旁邊閃比較聰明。但電影裡不論是博士、軍人、精靈......他們總是慌張而亂了手腳,不免悲劇一場。


因為是週記,所以不要太囉唆好了。




看電影前,在tiger city的九龍塘茶餐廳吃晚餐。點了個黯然銷魂飯(有叉燒但沒加洋蔥,不道地),pooya吃了菠蘿豬扒包。都不錯。我對這間店印象不錯,上網看評價卻是褒貶不一。前幾次吃炒河粉什麼的也都不賴啊,比糖朝好。台中大遠百剛開幕時去吃糖朝,連熱食都沒熱好;有次台中金典綠園道吃糖朝,點的皮蛋瘦肉粥總覺得皮蛋似乎是壞掉的(反應後是沒算錢啦,但壞印象仍在)



吃起來比看起來好吃。這餐廳平日生意看起來超冷清,我在想這種情形下怎麼會叉燒肉它還蠻好吃的?



6/13(三)

今天學校畢業典禮。

然後是每週產檢日。現在隨時都可以把小孩生出來。已經到了這種階段噢。希望母子一切順利健康。



6/14(四)

以參加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為題

六月九日,聽完一場結實的入社說明會後(應該一個小時以上),繳了2000元股金,年費360元。開頭時,解說員問:「怎麼會想到要來參加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許多思緒湧上意識範圍,我只得簡單回答:「為了買白海豚中筋麵粉。」

不算假的回答。但並不精準。自己做麵包、買厄瓜多原住民編織的巴拿馬帽、在高速公路上從時速11X公里改成100公里上下、把鞋拿去修,褲子拿去補、閱讀法蘭克福學派、反覆看Dahl的「論政治平等」、企圖堆肥、在房子屋頂挖洞裝免電力通風球、很想裝太陽能板、企圖收集雨水、買有機綿服飾、想修腳踏車、去家樂福趁老婆不注意就買有機蔬菜、四處提起「東西的故事」......

有些成功了,有些失敗了;有些只是徒勞,有些只是某種非理性欲求的合理化形式。儘管結合了虛榮、生活風格、情緒、主觀、偏見、所得、反身性、矛盾...不過,軸線倒是能夠辨識得出來。參加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離這條軸線並不遠,儘管只是一點,不過意義仍夠清晰到作為不夠精準但是傳神的標題。


糖醋黃魚

圖片
有天心血來潮想試糖醋魚,託媽媽買了條黃魚給我。



備料:

黃魚一條
洋蔥、紅椒、黃椒各半,切塊
蔥花蔥絲隨意
蕃茄醬、白醋與白糖比例 1:1:1,清水若干,太白粉勾芡
蒜頭數顆






作法:

米酒、醬油、胡椒與鹽巴醃一下黃魚,魚身劃幾刀給它


魚擦乾撒上一些太白粉



熱鍋把魚下了,炸它一番。油要多,溫度也要高,才會酥。不過我實在不善使用薄的中華炒鍋,溫度一直控制不好。



製造焦脆表皮後,魚兩面煎熟大概各要5分鐘,這時候可以先來製做糖醋的部分。把剛剛的洋蔥一夥人全部加油稍微拌炒一番。



蕃茄醬、白醋與糖也進來。水也加一點,這時候靠感覺。差不多以後可以加太白粉水勾芡。



自以為很厲害可以一次顧兩爐的結果,就是不小心把魚炸的焦了點。不打緊,糖醋醬淋上去什麼都看不見。



就這樣。



心得:

好吃是好吃,不過一來油要處理很麻煩,而且要分兩個鍋子弄。再來,每次把新鮮的魚拿去炸,都讓我覺得可惜。以後糖醋還是煮排骨就好。

le creuset的第二個好朋友:WMF鍋具擦拭液

圖片
這罐是拿來擦拭、拋光不鏽鋼鍋具的。其實有le creuset專用清潔劑,可是我沒有。(下次去買一下)

我的米白le creuset煮了多次料理,內部漸漸泛黃,曾用過橘子工坊的去漬粉清潔過,效果還不錯。不過要泡一大鍋水...

這次拿這罐來擦,效果很不錯捏。




卸妝前跟卸妝後啊。

2012 week 22,23

圖片
6/1
最近使用被facebook收購的instagram軟體拍照。心得是,相機畫質不好的時候,不如更不好一點,反而顯得很LOMO,很合理,甚至是有「氣氛」了。

上個禮拜去吃法國料理,冰紅茶讓pooya讚不絕口。我覺得,其實就是蠻甜的伯爵茶嘛。回家立馬翻出twinings黃色伯爵茶包,泡完以後拿去冰。可惜味道還差得遠。下次考慮用更濃一點。

夏天無疑來臨了。每天中午,都想要一杯冰紅茶擺在桌上大口暢飲。

6/2
與大學同學聚餐。約在台中梨子咖啡館中科店。小朋友超級多。各個玩小白石玩得不亦樂乎。沒帶孩子的情侶,大概會被這種場景嚇退。




6/3

姐姐的生日跟老爸的生日一起過。去吃虹月日式料理,回家以後切了個蛋糕。小侯開心得很。母親節跟姐合送媽媽一台腿部按摩機,爸爸趕快交代不要送禮。雖然這句話應該不是我的角色的台詞,不過我還是可以說,家人身體健康,感情融洽,就是最好的禮物。希望家人都可以順心。(現在是我生日不成?)




pooya肚子一天天大起來,也到了預備迎接新生的時刻。感謝葉董贊助奶瓶12只,先把它洗起來了。手忙腳亂的日子不遠矣。




6/5

中午傳來陣陣燒焦味道。幾分鐘後,只見煙霧漫佈,煙霧外頭光線強烈依舊,不尋常的燃燒味道。人在煙霧中只剩剪影,他人都成為遠方的背景,你的世界抽離的只剩下你一人。

工廠大火,提早下班。這是個晴朗的日子。


6/6

到了必須周周產檢的最後時刻。無心插柳,在最熱門的龍年產子。彰基的婦產科名醫,看晚上的診,兩三次等到超過晚間十一點。為了避免這種事情不斷重演而在孩子未出生前就磨掉父母珍貴耐心,我們決定中午就去醫院等待。所以,每個禮拜三中午,都在彰基的星巴克度過。pooya應該很有小資產階級感,至少我以前在澎湖星巴克耗掉一整個無謂炎夏週日時,是這麼自我感覺的。





6/9
醫生說可以多爬樓梯,使寶寶下降。所以我們來到新光三越,邊吹冷氣邊爬樓梯。然後,犒賞一下認真的孕婦。也不是犒賞啦,都pooya自己花錢的,我只有沒在旁邊嘮叨而已。

然後下午去聽了個紥實的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的入社說明。因為我想在那買雞蛋跟鮮奶,所以決定加入了。健康又環保的農產品並不便宜,我得習慣一下。或許會因此變瘦也不一定,捨不得吃太多這樣。

2012 week 21

圖片
week 21

5/21
車子出現前所未有的抖動,推判是飛輪感知器故障(接觸不良)。這是renault megnae II的通病,不過我們家這台沒發生過。最近禁不起拋錨,只得乖乖訂了零件,2750元。還沒換上,但車子又已經好了。再過一段時間,里程數到了180000km,要換正時皮帶,水幫浦,可能兩萬跑不掉。希望它還能開個9年。

5/23
結婚紀念日。去田中高中考複試。試教委員...遇過好多次阿。吳麗月老師也太常去當評審了。實在感慨,這麼多年來,從小毛頭變成中年人,不知看在她眼裡又是什麼感覺。

5/24
補慶祝結婚紀念日。因為5/23請客,6/4登記,但登記在6/5,所以每年5/23~6/5都可以算是結婚紀念「季」,大概要買千送百那類的。



法森小館,法國料理。詳情可參閱pooya的網誌。我覺得,平常在家煮飯喫,偶爾上餐館才有氣氛。要是天天上餐館,什麼料理都不能讓人驚艷了。可能這一陣子都在家喫飯,所以法森頗令我驚艷。

但是有個問題頗嚴重,我發現,去年結婚紀念日,去吃「法月」法國料理,點的菜色跟今年高度重疊,而我們一點都沒有意識到。


五月在此踏入尾聲。其實,年初我決定每週寫周記,想要提醒自己時間飛逝。時間的確飛逝,但我一不小心又忘了這件事。


panama hat巴拿馬帽

圖片
Ecuador(厄瓜多)利用當地的一種植物toquilla編織的草帽。由於19世紀時南美洲物產多半經由巴拿馬的港口向世界輸出,因此這種草帽被稱為巴拿馬帽。

因此,巴拿馬帽並非指稱形式,而更是以材料作為標準。巴拿馬帽可以塑型成不同的形狀,如fedora、圓頂禮帽、帽沿寬或帽沿窄等等。

巴拿馬帽因為質輕、透氣,使得它與熱帶地區與旅遊活動的形象連結。

關於巴拿馬帽最常被提到的幾件事:
1.因為手工編織,所以價格不斐。有些人主張因為toquilla的纖維特性,使得巴拿馬帽無法機器編織。我猜,即便機器編織的草帽不如人工編織如此獨特,但強調「老師傅手藝」更像是一種行銷。實際上,由於中國產出大量機器編織草帽,厄瓜多的巴拿馬帽產業正受嚴重挑戰。

2.因為toquilla的特性與精湛的技術,所以頂級巴拿馬帽可以收折至盒子,方便旅遊者攜帶。這一點當初大大的誘惑了我。不過,收折這件事情似乎有點爭議。級數不夠高的巴拿馬帽,沒有那麼好的彈性。並非所有toquilla編織的帽子都可以收折;萬元以上的巴拿馬帽或許可以收折,但肯定會加速帽子的折損。你願意把你花了上萬元的帽子拿去折嗎?這是個好問題。

3.關於巴拿馬帽的品質分級,有人以產地區分(Montecristi、Cuenca...都是厄瓜多城鎮,Montecristi是最負盛名的巴拿馬帽師傅聚集地),有人以grade做標示。並沒有存在什麼客觀的統一的分級制度。(該說請厄瓜多學學法國嗎?)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越緊密的編織越耗時,質地也越細膩。

最後來一張emma watson戴巴拿帽拍的照片吧!這張照片說明了:帽子啊,衣服啊都不是重點啦,人漂亮怎麼弄都行。

史諾懷特與杭特曼

近來兩部電影改編童話白雪公主,針對同一個題材反覆看了,再加上最近看了些莫名其妙的書,學到一種技術可以把瞎扯淡扯得好像真實存在的某種值得重視的道理。想說就用這個題材來試試看吧!按照電影分鏡的時間序列,我要尋找在影像背後的象徵暴力。

魔鏡的配音:低沈男性。權威/專業的象徵,如同醫師的白袍
壞皇后/後母:陰沈、心機重、殺死國王並企圖殺死白雪公主。後母是家庭破壞者的形象根深蒂固,根本不需要說服觀眾,他們就已經接受。

尋求最美麗的排名的壞皇后:女性只能以外貌作為人生價值。在這部片裡,白雪公主應該成為最後勝利者的理由,是因為她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女人應臣服於美貌更出眾的女人,不接受世俗客觀容貌評比(由無比客觀的魔鏡以不帶情緒的語氣評比)的女人是道德上瑕疵的,理應被消滅。女人應該被客體化,物體化,她的主觀性必須服膺男性的判斷。

尋求青春永駐的壞皇后:當皇后為求青春不擇手段時,她正在接受別人對她「青春」的要求。握權的女性動用一切權力追求別人賦予她的要求,任何嫌棄她年齡的卑微市民都成了宰制皇后的上位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