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6的文章

2016風箏營 outback背背包

圖片
有個神秘的團體會舉行露營活動,某人很愛參加。這個活動多半在苗栗老官道休閒農場舉行。

 老官道與我們家的outback有點緣分。故事大概是這樣:有個四月天參加位於老官道的露營活動,第一天天氣不錯,第二天下了傾盆大雨。看來排水不錯的地面變成了軟軟的泥巴。拆帳離開時許多車都在泥地裡掙扎,megane雖然沒刁車,可是開的時候輪胎浮浮滑滑的,很怕卡在山坡上。這時只見昴宿星團的車子似乎輕鬆寫意地離去。當下我就想說,下一台真的該買四輪驅動的車了。

在megane的年代要去露營,說到地點是老官道,就覺得放鬆了。去雪霧鬧或者去泰安那些露營區的話,我就要緊張了。因為megane老了以後,平常開都沒事,遇到又陡海拔又低的產業道路,散熱系統顯得力不從心。每次看路的同時還要緊盯水溫錶(結果megane跟著我最後一次出門去監理站,水箱就炸了)。或者重裝去高海拔的營區,以台14甲為例,大概在霧社上去一點,就會聽到megane引擎噠噠的爆震聲,讓我好心疼也好害怕操掛他。相反的,老官道只有最後一點點「老官道路」有點陡,其他都是平順的大馬路。

這次開outback前往老官道,也是把車子塞得滿滿。首先我發現,outback的後懸吊,在塞滿器材後也是一個降車身的狀態,有一種從outback變成legacy wagon的感覺;接著我發現linertronic變速箱不像renault megane的變速箱(應該是DP0)一樣聰明,或者說設計理念不同。當然啦一個是cvt一個是傳統自排你大概不懂我在說什麼鬼,怎麼能比。但我的意思是最後這兩顆變速箱被設計成如何跟使用者互動,這個部分差很多,而我比較喜歡megane。說穿了其實就是「斜坡邏輯模式」。megane的變速箱頓挫不小,換檔很明顯;CVT當然就沒有所謂換檔,但可以模擬檔位。平路駕駛時你可以發現megane把自排車搞得很像手排,踩煞車時就跟著退檔,山路上下坡時你不像其他自排車在那邊溜滑梯,megane退檔幫你引擎煞車。雖然會因此產生震動,還有身體被車子牽引的感覺,但是我很喜歡...姑且稱為駕駛樂趣吧,好像他很懂你,入彎前退好檔等你踩油門,下坡時控制速度減少煞車使用,開起來很自在。

linertronic不幫你退檔。下坡時感覺像放空檔一樣滑溜。要嘛你就長踩煞車,不然也可以透過換檔撥片來退檔。可是模擬了這麼多檔位,我一時還不曉得選哪個檔好。

至於傳說中的低重心水平…

2016年12月看圖說故事

圖片
有時想把照片用更有組織的方式寫成故事,但是大多數其實只是簡短感想,所以還是看圖說故事吧!





聖誕節將至,跟他們說已經寫信給老公公,請他送遙控汽車與凱蒂貓。但是要聰明的有吃菜的孩子才有資格玩。為了避免老公公有疑慮,所以拍了吃菜的照片要傳給老公公。兩個人對於要跟老公公間接碰面,顯得非常靦腆。



BJ4



晚間日常。拿著牙刷追著小孩跑。或許對他們來說,逃跑是一種遊戲,雖然大人有時並無閒情逸致。常常我會後悔忙著睡覺忙著把他們弄睡後去上網。但是他們總是會長大的。這些看來無止盡的照顧活動其實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了。



某個炎熱的12月天,在彰師大舉行的義賣園遊會。有明星「劉明峰」現場演唱,可是沒有太多人駐足觀賞。我們在草坪上玩無聊的追逐遊戲。日子似乎簡單美好。



他的媽媽帶著妹妹去買生日禮物,順便去買自己的衣服。我們在新光三越11樓無印良品小小的「木育廣場」玩木製煮飯玩具。平日晚間沒什麼客人,不太會受到打擾。小子由衷地投入扮演老闆的角色,忙碌地炒洋菇、泡茶、做「馬卡龍」(他其實不知道這是什麼)。客人央求幫老闆拍一張照片。就這樣。訝異的是,當我玩膩想要脫身時,拿出iphone 5S跟裡面的寶可夢程式,他竟然明確地拒絕並表示想要再煮一些東西。你知道嗎,對手機與電玩的慾望並沒有透過演化變成人性;人性是對人際關係,對於歸屬,對於愛的追求。手機與電動也需要迎合這些人性。而我們竟以為...

subaru

國小爸媽幫我們買了一台80486電腦,80mb硬碟,256色的彩色螢幕,甚至買了一台彩色點陣式列表機,花了五六萬塊。那是非常大的教育投資。而我也跟著去學了電腦,練習最基本的c語言,會寫貪食蛇這種小遊戲。

那其實是不錯的年代,如果我天賦高一點,認真點,視野廣一點,很有可能變成馬克什麼格的人。遺憾的是,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把它拿來打電玩。

那時,我最愛好的遊戲之一,就是「太平洋空戰英雄」。一款模擬飛行的遊戲。我想我還是文科的靈魂,那遊戲最華麗的就是數百頁的說明書,把二戰太平洋戰場出現的戰鬥機、轟炸機等一一列舉,而我則將之視為珍寶,為此著迷。

現在上網搜尋「太平洋空戰英雄」找不到什麼資料,若搜尋"aces of the pacific"則會找到一堆用英文寫的網頁述說他們過去多熱衷於在這個遊戲中服役於美國海軍...等等。是的,這個遊戲有生涯模式,可以選擇美國海軍、空軍...也可以選擇日本陸軍或海軍加入,親自參與重大歷史戰爭。

那時我的大概還有一點痛恨日本鬼子吧,南京大屠殺可能是我國小社會學到最深刻的事情(回憶起來也是校園最初的政治社會化?)所以一開始選擇了美國陣營(大家都喜歡當贏家),可是年幼的我發現美國飛機真難開,相反地,零式戰鬥機也太靈活了吧!所以後來我都選擇日本陸軍居多。但這個遊戲真的很不錯,開零式到了戰爭中期,根本追不上敵軍,隨便被打幾槍,就差不多掛點。還好,遊戲會自動幫你換座駕,我最期盼得到的,叫做ki-84,「疾風」。操控仍然靈敏,火力強大,速度又快。通常我可以開這台一直開到戰爭結束,除非遇到p-51這種的,不然基本上樂勝。

雖然真正的歷史上,ki-84並沒有遊戲設定的那麼強大(基於後期日本工人素質、物資缺乏與種種頹象),可是疾風戰鬥機一直是我心頭最愛的螺旋槳飛機。而真實世界中,疾風戰鬥機是由中島飛機製作所研發製造,中島飛機製作所後來易名為富士產業株式會社。戰爭結束後這些航太產業陸續進入民間,成為現在的富士重工業株式會社,產品包含汽車、飛機零件、衛星等。該集團日前宣布在2017年4月,將正式改名為subaru。

[觀影]披頭年代

圖片
剛出道時可愛的弟弟頭(鮑伯頭),是經過設計,前衛而引人注目的。經過brian epstein改造,從穿皮衣的樂團變成訂做西裝英倫小鮮肉。有很多現場演出的修復畫面。很有生命力。某些人的現場演出總是迸發神秘光彩,令人忍不住一看再看。舉例來說,伍佰、led zeppelin...當然我只能數出我看過的。這種現場功力來自於天賦也來自於練習。我看過文章在論述為何披頭四從利物浦誕生這類的。然後說到了成名之前的各種演出機會對年輕披頭們的影響。音樂才華難以掩蓋。影片裡說到,當初他們是第一個在運動場辦演唱會的樂團,而音響技術仍無法支應。巨大的喇叭,缺乏監聽設施...鼓手ringo starr說他根本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只能看Paul McCartney跟John lennon的屁股擺動來打節奏。可見唱歌的人大概也聽不清楚任何其他的東西...可是現在聽那個錄音還是很OK。我記得五月天剛出道時也有在校園沒有監聽耳機然後就悲劇了的事情。當然音樂才華還有寫歌啦。這就不用說了。另外我覺得大家的歌喉都不錯誒。lennon既可以文青也可以嬉皮,但也可以很rock,mccartney也是。蠻強的。其實最想講的只有這一點。1960年代披頭四在美國爆紅,同時美國也正歷經民權運動,黑人族群透過各種集體行動對社會不公進行抗爭。任何後世認同的價值與改革運動在當時都要受保守的勢力反撲。我在這年代看了太多娛樂圈眷戀名利或考慮現實對社會低頭的例子,多到甚至不忍批評(例如戴立忍)。大家都是混口飯吃嘛。可是披頭四在那個時代很直白地表示反對(聽起來很有說服力的)「分離而平等」的白人看法,並表示如果台下觀眾被分類,他們就不唱了。難得的是他們當時都還是二十初頭的小夥子。這時又不得不酸一下阿妹在三十二歲還覺得政治是大人的事這種OOXX的說法。好啦,大人除了年紀大,也可以說官大學問大,阿妹不見得是裝幼齒,可是無論如何她拋下了公民資格覺得那是燙手山芋,這我沒辦法。
參考連結:披頭四引領半世紀時尚 ringo starr的鼓技

20161106員工旅遊

圖片
因為可以帶孩子去看羊,參加了此次員工旅遊。對遊覽車過敏,選擇自行駕車前往清境集合。無奈出發前天晚上妹妹感冒未癒發展成下呼吸道感染、肺部浸潤(肺炎)。去小診所看診後轉診彰基就住院了。

原定的員工旅遊日,不去的話弟弟整天待在家裡也是無聊,便決定仍前往。早上六點半先去學校拿早餐,回到家幫昀夏換好衣服抱上車,七點半出門。接近九點抵達國民賓館停車場,跟著大家一起坐接駁車去青青草原。
昀夏雖然易怒可是心地也很柔軟,富同情心。前一天與這一天都悶悶不樂,說想要妹妹也來。(雖然平常很愛佔妹妹便宜)遇見他的好朋友也不理別人,耍傲嬌。



小夏要是心情不好就很囉唆。終於慢慢在冰淇淋融化下變開朗。說要餵羊,買了飼料可是又怕。本來聲稱他五歲就敢餵,現在歲數要再往上加了。來的時候太遲,也沒趕上綿羊剃毛秀。基本上就是父子倆來青青草原散步,也不賴。


有路不走,喜歡爬上爬下。



雖然喜歡看電視打電動,還好年紀還小對大自然的胃口還沒被搞壞。(很怕撐不久)



手機可不是拿來抓寶,是拿出來拍照的。在此鄭重聲明。



幫老爸拍照,第一次嘗試時被亂入的路人阿姨破壞了。



再來一次。這取景的天賦很有機會歹竹出好筍。

作為被攝物,有種奇妙的感受。大部分時間,我看自己的照片時,把照片中的客體與意識主體結合,我會看表情好不好,身材看起來怎樣,景色取景是否滿意。也就是說,相片中的我彷彿要作為我的分身,在別人觀看相片時,表現出我的特質傳達給別人。

可是這張照片因為拍攝者的身份,我總會聯想到,在拍攝者的意念裡,這個中年男子,究竟什麼個性,什麼行為,給拍攝者什麼記憶,什麼情緒反應?

少年時大概大家都會期盼聽到別人對自己的想法感受,有時過度在意。年紀漸長,雖然還是有這種想法,但更多是「我就是這樣的人,別人的看法是別人的」。很久沒有那麼好奇自己將在別人生命中扮演什麼定位的情緒了。而這題答案要等很久以後才有機會解答。



中午在國民賓館吃合菜。國小的時候第一次去清境玩,住國民賓館。住旅館是很新鮮的體驗,印象很深刻...當時的清境農場好像一個很遠很遠的人間仙境,清境農場的名字非常符合當時我對它的感受。現在不知道是自己心態的問題還是無孔不入的商業化。

經過一早的暖機小夏終於肯跟別人聊天,午餐就跟他的好朋友坐一起,在阿伯的指揮下乖乖吃飯。非常難得。這是將近五年來的某個短暫上午。清境農場、同事、孩子、車子、天氣......無一你不熟悉,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一…

生活應當多采多姿

圖片
你的職業需要展現你,可能更多於大部分的職業。
你可以從中檢視自己。
生活應當多采多姿。
步入中年你總以為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其實永遠都有。
生活應當多采多姿。
當你不再感到新奇、有趣,
當你以為沒什麼好嘗試探索領略,
就無聊了。

實在不是好的人生金句寫作者。
只好拿陳腔濫調來當做自我提醒。

megane ii

圖片
2003年剛從大學畢業。拿爸媽的錢去英國玩了十幾天。當時在路上看見剛上市的megane ii,下巴簡直掉下來,如此前衛的造型,就連我這因為家裡開雷諾所以迷戀雷諾的人,也沒膽量說它漂亮。但無疑的非常吸睛。彼時我們家的雷諾九號已經開了十七年,換車是那些個年裡,家裡的熱門話題。爸爸曾想買toyota vios,我則覺得ford tierra RS不錯(純粹因為手排)。沒什麼交集。
過一陣子裕隆決定引進megane ii(那還是裕隆願意好好賣車的年代),原本我想這不在爸爸考慮範圍內,沒想到他竟然興致勃勃地去賞了車。後來又帶我去試乘了一次。我其實不用試乘,心裡早就哈得要命。不久就把小綠給牽回家了。我一直記得第一天晚上我跟媽媽半興奮半擔心地睡不著覺,怕被偷。隔天老神在在的爸爸還取笑了媽媽跟我。
那是13年前的事。13年不知道算久還不算,可是13年來很多事情都變了。




那時,二高還沒到屏東。我們去墾丁玩時,在即將開通的高速公路上停在路中間拍照。



那時,墾丁的阿利海產還是小小鐵皮房子,沒有寬闊的停車場。



台中南屯路長得超特別的星巴克還在。有情門還不是天價。



那時,出門還有一點點被誤認為大學生的機會。



關於結婚,也還是好像很久以後的事。

每年大約兩萬公里的里程數累積。去了很多現在已經到不了,消失的地方。載著裝備,停在深山林內,追逐日出,追逐花季,美景。



(合歡北峰登山口)



(大雪山)



(台東金針山)

漸漸地,車舊了。


原本因為第一輛獲得歐洲撞擊測試五星評等的安全性,所以爸媽開出門都讓我很安心(自己開出門也很安心),但是中年以後發現電子車的嬌貴(電瓶沒電就啥都動不了)



隨著車子進入中年,我也是。孩子出生了。


過了十年才體會到renault的前衛不止於外型。安全防護,氣囊啓閉,isofix第三支撐點,中控式兒童安全鎖,十幾年前的車仍超越現在某些車款。


然後,有了小孩,上山下海趴趴走,到處吃的旅遊型態似乎必須改變。而露營的風潮不知何時變得那麼假掰,每次出門都要把整個家帶出門。為了完成艱鉅的任務,megane背上了背包。



雖然氣喘吁吁,長途跋涉,風扇不停,引擎爆震...但是看著孩子在櫻花林下玩耍,好像都是值得的。


車子是文明創造物。而我作為一個當代人,好像有許多人生,都必須仰賴汽車作為完成的拼圖之一。每天上班,出去玩,送老婆去醫院生產,送自己去參加工作考試,參加婚禮,在車上聊天,在車上…

20161011

關於車子。我並不那麼喜愛汽車。是的,小時候當然喜歡,如同每個小男孩細數路上的汽車品牌;如同每個高中男生邊看汽車雜誌邊幻想究竟「人車一體」的滋味;如同每個少年可望將來買台保時捷......但是我很久沒看汽車雜誌了,連在網路上閒逛,也少有熱情看看新的車款、試駕。畢竟top gear也換人主持了不是嗎。

回憶像是雜亂無章的訊號,你需要鑰匙。鑰匙可以正確地解譯,你就能重溫那些時光。關於十三年來的青春,關於父親,你有幾把鑰匙。可是,就連鑰匙也會弄丟,也會磨損。你知道,當你把鑰匙丟了,那些片段也不會再回來了。

所以你迷戀鑰匙。執著地持有它。有時執著的迷失自己,偶爾也害怕執著的迷失自己。這是種多重錯置,你以為你迷戀鑰匙,其實你迷戀記憶;你以為你迷戀記憶,其實你迷戀時光;你以為你迷戀時光...或許吧。或許不是。或許你迷戀妄想,但是你又拒絕迷戀妄想,你被現實拒絕,妄想,連在這裡你也無法提它。

總之一切即將結束,那些你無法好好談的,就把他送走吧,無言地送走,留本副本在潛意識裡毫無知覺地折騰。足矣。

前兩天帶孩子去員林演藝廳看表演。先去對面愛買吃飯。你曾在這,你曾在夏夜跟爸媽牽著手走過,看著影子在你面前越拉越長;你曾騎單車在這橫行,然後也摔個四腳朝天送醫;你曾看著柏油路面外的草,長得比你還高發出沙沙聲;你在木造的房子裡看有拉簾的電視;你在後院跟奶奶搓湯圓;跟爺爺去菜園兀自發愣......

但那些都是殘存的記憶,你只記得總長不超過五秒的時間。物資局的一切都已灰飛煙滅。就連旁觀者如你也不得留存。

你就在這繼續耽溺沈淪。什麼都得倒,得到。

從輔大性侵事件看見學校性平會的困境

輔大性侵相關爭議延燒。連結

因緣際會有粗淺參與中學性平會運作。輔大性侵事件中,輔大性平會的不作為,讓我想起自己參與的性平會也有類似問題:被函令與現實架空的性平會。



性平法中核心角色:性別平等委員會

在性平法中最重要的設計就是性別平等委員會。法律要求從中央到地方與各級學校都要設置性平會,並將與性別相關的事件都交付性平會處理。以學校層級而言,除了規劃性平課程、制定性平事件防治規定、規劃安全校園空間,還有調查相關事件的權力。對於教職員或學生的懲處,雖仍由教評會或學生獎懲委員會等其他學校機關執行,可是性平法明定要求事實認定應依性平會之調查(§35);其他機關決定前,也可以要求性平會列席說明(§31)。在實際運作上,至少在我個人經驗裡,性平會對事件處理的建議是具有相當份量的。



相關事件由性平會主導的理由


避免重複調查,造成當事人二度傷害。保密以維護當事人名譽(注意,可不是維護校譽),避免輿論與流言產生對當事人不利之學習環境。由具性別意識的性平委員主導,改善過去處理相關事件時常見「息事寧人」、「檢討被害人」、「忽略權力差異」等性別不平等社會所生陋習。 這樣的立法看來有充分理由,可是現實運作上卻有若干困難。運作的困難透過行政法規解套,卻慢慢背離性平法的初衷。困難如下:
一、通報責任加上三日內召開性平會,性平委員不堪負荷         為了矯正過去校園常見「大事化小」的處理方法,性平法中規範了教育人員知情不通報的罰則。經過大力宣導,校園內的教育人員一般有很高的敏感度。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找一下相關數據,近年來校園性平事件數量大為增加,可為佐證。但是現實上只要有人通報,無論是嚴重的性侵害、性霸凌,或者相對輕微的言語性騷擾,都必須在三日內召開性平會作出相關決定。你可以想像在國中的課堂上,會有多少學生開黃腔又有多少人對性感到過度好奇(雖然這也顯示性平教育仍有大幅進步空間)......而性平委員會如何疲於奔命。(大概最累的會是性平執秘,要不斷湊齊人數開會)
二、調查小組組成困難;相關工作缺乏預算         發生性平事件時,性平會可組成調查小組。做成之報告,成為校內各單位事實認定的基礎。性平法甚至讓司法程序中法院審判,都「應審酌」調查小組的事實認定。此責任不可謂不大。因此調查小組成員有較嚴格的資格限制,有專業素養者須在調查小組中占1/3以上(三人的調查小組至少一人)。以我們學校為例,算…

有次小牛刀的使用報告

圖片
之前的開箱文




無知造成的鏽斑



首先,這把刀真的很難顧。上圖中圓圈形的鏽斑,是我拿來切蔥花,沒有馬上洗,約15分鐘左右形成的鏽斑。太快了吧!!

然後,在台灣這種刀應該是加倍難顧。說明書上寫,每天用的話不用刻意抹油。但是我個人的經驗是,還是抹油的好。雖然我已經馬上用布擦乾,也在外頭風乾,可是一陣子還是出現鏽斑。抹油比較保險!

但是,這一切是值得的!有次真的好利啊!從五金百貨升級到zwilling時,有一種「刀子怎麼可以那麼利」的感覺...然後從雙人再到有次,這種感覺又再次出現。有次的鋒利度,是指甲都輕易的削下來那種。拿來切肉的時候特別爽快,決不拖泥帶水,不管是皮是肉,一刀兩斷。



中秋月餅。看看這斷面。

每個人家裡是否都該有把「有次」?不,不。這把刀太麻煩了。可是如果漂亮的斷面總是給你療癒的感覺,那麼你可以考慮來一把。

樓梯柵欄退役

圖片
IKEA買的,一樓往二樓,二樓往三樓,各裝了一個。這是預防年幼孩子爬樓梯跌倒的柵欄。轉眼間,小妹兩歲半,上下樓梯算穩健,也聽得懂指令,不會在樓梯玩耍。這個夏天,閒來無事的某日,便把它拆了收起來。

家/房子,之於人,相對堅固,我暗自設定它不太有變化。但這只是迷思。人所擁有的都是人的延伸。所以我們才在雜誌上看別人的包包有什麼東西。所以我們也可以看見房子展現了人生型態。

把柵欄拆掉的意思,就是孩子大了。我想到我不會再生第三個,所以「寶寶」這種深刻的存在,在我還沒完全適應時,又已經離我而去。說不上來,就是想記下這件事。

20160829

上個禮拜計畫了一趟花蓮金針山之旅。
翻越合歡山,整個下午的雨令人神經。
到了晚上嚴重感冒無預警襲來。
沒這樣感冒過,頭皮抽痛,全身發燒,但感覺到的是寒冷。
夜裡灌了孩子的退燒藥,稍稍入眠。隔日早上藥效一退又馬上發燒。
就這樣燒了三天。接著嘴巴出現破洞。病毒型泡疹。病毒平時即潛伏在人體內,免疫力下降時就會出現症狀。

一直到現在已經一個多禮拜過去,還覺得體力沒有完全回復。老是頭暈目眩的。

所以那幾天的花蓮好像匆匆經過了。

也因為不斷的頭暈,產生了一種現實脫離感。意識不能很精準地切入這個時空中。
恩,一切其實相反了。現在的我處於現實裡,意識卻投射在螢幕上,這才是脫離現實;
耳機傳出五月天十年前的專輯,這才是脫離現實;人在此岸,意識卻常在facebook上流連,這才是脫離現實...

感冒,頭皮每次抽痛都清楚提醒我這個皮囊的存在。什麼都不能做,感覺到背部壓著床,鼻腔吸著夏日熱氣...真實的感官竟然被我分類為「脫離現實感」。

代表我已經活在非現實太久太久了嗎?

megane II 回春第七彈:後懸有感回復

圖片
這幾年有個話題一直圍繞在我的身邊:換車。

不知道是我自己提出來,還是別人提醒我。可是讓我換車已經成了全民共識。這些在網路看車流連忘返的日子裡,megane仍然毫無怨言(好啦其實她固定都會伸手要錢)地帶著我們上山下海。我就像是所有戲劇裡的負心漢,恣意地開著她,然後毫不保留地對別的車投以愛慕的眼神,她就這樣默默忍受,也忍耐pooya的酸言酸語,一直到......一直到我們真的沒錢換車的事實橫然出現在眼前。

回頭過來看,megane II必須被換掉的理由

本來是不夠坐。原本想要祖孫三代可以一起出遊,所以有段時間鎖定七人座。現在因為一個哀傷的理由,所以暫時不用考慮買七人座了。露營器具太多載不下。可是露營也差不多到了要縮減器具的時候了,車頂行李箱還行,所以也不用了。常常故障。老實說只有某一次在高雄鼓風機跟汽油泵一起壞掉才讓我很火。其他都是別人也遇過,早有心理準備會發生的問題。而汽油泵說來也是合理壽命,實在不能怪誰。 反正沒錢,車子一定要繼續開,所以這一陣子處理了後懸吊的問題。大概半年前底盤有明顯的「叩叩叩」異音,而前懸三角架、李仔串、副駕傳動軸、避震器、避震器上座、方向機尺條...幾乎全換過了,沒理由還有問題。
頂起車來,問師父看後懸是否有異樣,大家都說看來沒有漏油,好像還好。
沒仔細查的情形下,想說前懸減震筒都換過兩輪了,後懸13年來沒換過,想想不合理。所以還是請車廠叫了零件來換。零件是...meyle,不是原廠件,可是看來還蠻有規模的製造廠。

把舊的減震筒拆下來時,發現減震筒上端套筒早已斷裂,異音來源就是這裡。換上新的減震筒以後,車子行路品質大幅提昇,感覺就像新車一樣(每次花完錢都這樣)(其實還有左前傳動軸傳出小小異音)
值得一提的是,在兩次更換前減震筒時,我並不覺得有特別差異。可是這次換後懸減震筒,我才真正體會了減震筒的功能。特別是在家裡車庫停車時,原本已經衰退的減震筒,後輪開上路面落差時,就像彈簧床一樣會晃個兩三下;換上新的減震筒,只晃一下就停了......以床來比喻,沒有減震筒的懸吊就像彈簧床一樣,有減震筒的懸吊則像記憶海綿 — 一種非自然的舒適感。 
然後這次順便也換了已經兩年的電瓶。是還沒壞,可是怕怕的。換了顆韓國品牌altasbx 68AH算大容量的電瓶,果然換完以後冷車發動順暢多了(本來還以為可能啟動馬達快掛了,又要花大條令我怕怕)

現在,megane回春…

osprey AMG維修體驗

圖片
有一陣子我以為我人生不用再買背包了。因為2008年買了一顆osprey aether 70


隨即又買了osprey kestrel 28。之所以覺得不用買,第一,osprey實在好背,那個背負系統滿意得不得了。第二,更令我放心下手的是osprey打出了AMG的口號











只要是osprey的產品,不分年代終身保固。那就是我的背包可以跟著我一直到這間公司的政策改變為止啦!

-------------

18歲的時候覺得自己15歲時太天真,28歲時覺得自己18歲太天真,38歲時,竟然還覺得自己28歲時太天真。

-------------

後來基於種種理由還是又買了某些背包例如porter什麼之類的。aether隨著孩子出世、體力嚴重下滑,要背大背包上山的機會少之又少......被冰封了(哭哭);kestrel 28則在3天以上的旅行仍是首選。在小孩出世後,常要背一些沈重的東西(三人份的水、一大包濕紙巾)、外套、防曬、防蚊液等等哩哩扣扣加起來真的不輕也體積不小,沒有胸扣腰帶的porter,就算是雙肩背仍令人感到肩頭沈重。



(北海道)



(德國)



(九州)

這次去澎湖玩也不例外,而且還加上了新買的camelbak水袋,整個背包沈甸甸的,可是背在身上卻不覺得重,向來令我滿意的背負系統如常地運作。

就在這個時候(其實是玩了幾天以後),我赫然發現背包背帶快斷了!

兩邊的背帶,令我意外地並非整條織帶一直延伸到背包上緣,而是只有縫在背帶的表布上,甚至連減壓海綿也沒有縫在一起。我順便檢視一下我所擁有的所有雙肩背包,發現只有osprey aether 70是整條織帶穿過背帶連到背包,其他像oakley、porter還有攝影背包lowepro,都是指縫在背帶上。
不知道是osprey對表布的強度過度自信,還是我超過背包負重極限?當然不是後者,我可是以不耐操出名的。
旅程結束後把包包送修。約一個月過去,商家通知背包已修好,需付運費130元。



其實就是把整個可調肩帶換掉。新的肩帶連同減壓海綿全部縫在一起,非常堅固的樣子。下次要壞這個可能有點難。配色不太搭,可是也還行啦!

osprey只剩一個問題就是防水內層剝落。

20160802 kodak E100VS 120底片第一卷

圖片
2015年7月,爸爸二度中風。更早之前,第一次中風,在醫院流浪了近兩年後,曾有一段期間媽媽在家裡當家庭主婦,照顧爸爸跟吳忻蒔。那時我買了台腳踏車,比較悠哉的時刻,可以騎車載昀夏去上學。

原本想買前後都可以載小孩的親子車。可是台灣買不到。

和美、伸港、線西,都有一種讓人想起往事的海風,吹著稻田跟田邊的人們。




小孩的題材好拍,源自於小孩的不受控制。如果小孩跟大人一樣,清楚意識到鏡頭,在鏡頭前仔細安排笑容、髮型、情緒...結果就是一些普通的照片罷了。我不會聲稱這張照片成功。小妹的臉模糊得嚇人。但是這不也至少很生動嗎?



[聽專輯]張懸,my life will

圖片
喜歡張懸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雖然我應該算中年文青(禿髮的緣故),可是喜歡張懸是大學的事,所以比對大學文青,果然有張懸(大學時更愛陳綺貞勝過張懸,可惜後來不滿她總是情情愛愛的)



雖然這個表我已經寫過一篇文章,事隔多年再看,還是被點戳的很爽快又羞赧啊。來做一張核對表好了!
























看來我是「潮文青」阿!明天來配膠框眼鏡再買一雙converse好了。

回歸正題。大部分可以喜歡張懸的理由都是她為人處事,真誠而非主流。而音樂的部分,一些深奧難懂甚至咬文嚼字的填詞應該最對文青的胃口了...事實上的確有時如此,我喜歡她一首「關於我愛你」,裡頭有歌詞是這樣的:

...超脫和追求時常是混在一起...
...在必須發現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至少你可以說,我懂,活著的最寂寞...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貼一個現場版本,張懸這種現場錄影的版本都好吸引人哪)


這種歌詞啊,你認真的想研究或許是犯傻了,把它當人生金句也糗了,可是有時候不知怎麼就蠻有feel的。(人生還是需要心靈雞湯的)

不過我想說,除了少數聽了很喜歡的以外,其實大部分張懸的歌我沒認真聽歌詞。因為他用字太冷僻,不那麼容易聯想。所以喜歡的歌通常是旋律聽久了覺得很是耐聽,而且在某些氣氛下才突然有感覺。

而有些時候則覺得張懸的歌有點吵。如果心情沒有靜下來,這些歌顯得特別格格不入。對我來說,她是不能當生活情境中的背景音樂的歌。

吵的理由可能包含...許多時候他有很多木吉他刷弦的樂聲。如果喇叭普通(我家一樓的MUJI喇叭或者apple earpod),這些刷弦或貝斯聽起來就是「嗡嗡嗡」。

重點來了。潮文青(本人)最近多了一個sennheiser momentum的大耳機(為什麼會有,因為表格裡有列啊,媽呀太準了)。我發現這比之前的入耳式耳機聽到更多細節!而my life will的錄音,有很多「手工感」的細節,例如呼吸啊,嘆息啊...最重要的,那些刷弦聲都變得好悅耳喔喔!鼓點、木吉他、貝斯、電吉他、鈴鼓...當然還有張懸的聲線,都變得粒粒分明。

值得一提的,當我以為是耳機的關係,而去點其他歌來聽的時候,並不一定能得到這種身歷其境的效果。這讓我斷言,這張10年前的華語唱片,細膩度絕對超越一般程度。

玉子燒鍋與麻繩的相遇

圖片
好命的日本鍋已經正式加入家裡日常烹煮的輪替名單中。每天早上煎蛋時都會出場,家裡出現玉子燒的機會也更加頻繁。我想家裡已經無痛轉換到黑鍋系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把手會燙。這點在露營的時候已經有前輩示範如何解決,而且是優雅地解決:纏麻繩。

至於怎麼纏得好看不至於馬上掉鍊?必須重拾十數年前的回憶,來打連續的雙套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