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7的文章

20170531 my dear sister passed away

孩子五歲了,一個愛生氣的孩子,一個多愁善感的孩子,已經能夠思考生離死別的孩子。偶爾他會問我:「我長大了,你們就會老了嗎?」。答案為是。又問:「你跟媽咪死掉了,我跟妹妹怎麼辦?」答案為:「那時候你們就有自己的小孩,你們要照顧自己跟小朋友啊!」。他說:「我才不想長大。」

孩子,我跟你一樣。小的時候,想到爸媽總有過世的一天,就會整晚睡不好。那時候,最怕想到這個問題。接著,我會想到,如果爸爸媽媽走了,那我還活著幹嘛?

活著要幹嘛?答案有很多種。在「轉山」裡,有個令我印象很深刻的答案,是「死亡很可怕」、「求生本能很強大」。作者騎單車差點掉到山谷,在瞬間激發強大求生意志,想盡辦法爬了上來,想起過去曾經有過結束生命的念頭,覺得自己實在太過愚蠢。

我想是的。我們可能有厭世的時候,等到生命真正受到威脅,才知道想要活下去的念頭,強烈得無需理由。可是,我們畢竟沒有瀕死經驗來讓自己印象深刻,所以我們有時仍然愚蠢的可以,會問自己,我活著幹嘛?


孩子,爸爸已經不再疑惑這個問題了,自從我有了你們。你們聽見這個說法,大概覺得老套。我想也是。我換個方式說好了。剛才說,小的時候,無法想像我自己失去爸媽,想到爸媽如果走了,就不知道活著要幹嘛。現在,在我想到有天失去爸媽的時候,還是非常難過,可是我知道為什麼我要繼續活下去,答案我已經跟你說過了。

答案可以是,「為了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嗎?有時候會蹦出這樣的念頭;可以是「為了貢獻社會,創造一些人生意義」嗎?對我來說,這個說法不特別有魅力。我比較接受「為了重要的人好好地活」這種概念。

所以偶爾會感覺,多了你們讓我變得不瀟灑。對生命瀟灑根本很愚蠢,就像上面說的。可是在沒有造成實際傷害的情形下,愚蠢的瀟灑的感覺還不賴,輕飄飄的,極度自由。就算是種幻象也很舒服。而你們的重量使得我腦子裡不再能形成瀟灑的幻象,我不能接受你們離開我,也不能接受我離開你們。沈甸甸地生命,壓在肩頭。

最近看了一本書,最近發生了一個新聞。

書描寫的是1970年在安第斯山,有一台飛機墜毀在冰天雪地的高山上。倖存的旅客克服了種種困境,最後成功地由其中兩人走下山求援的故事。走下山的其中一個人,後來變成兒童心臟科醫師的權威,救活了許多有心臟病的孩子。在許多例子裡,那些患有先天嚴重心臟缺陷的嬰兒,生存機率都非常低微。機率上來說,應該放棄治療才「合理」。可是因為那麼深刻的頻死經驗,Ro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