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7的文章

我有一些朋友的生命態樣

我有一個朋友,早上六七點起床運動,九點開門做生意,一直做到晚上九點十點方歇。在此期間,還能兼顧家務事、心事與其他。雖然嘴上抱怨,還是一直保持單純而樂觀,數十年不變。我覺得他是我認識的人裡頭,生命力很強大很強大的一位。我不知道他的能量從何而來;我有一個朋友,從小功課很好,我們以為他是天資聰穎。不過當競爭對手從華陽里成為彰化市的人,從彰化市再到彰化縣、全台灣,偶爾也會小小失利一下。不過他還是保持住了能耐,現在的工作,典型被視為社會上知識分子。 有過小小挫折,我們才知道,天資不足成事,努力不懈方能成就。除了專業與職場的表現,我的朋友在生活上也不馬虎,事事要求完美,因為種種性格,總覺他有種宰制他人的力量,非強迫的,半自願的。雖然我認識他很久,仍不知道他的生命力來源,什麼讓他一直有力量鞭促自己。





我有個朋友也曾經看來生命力旺盛,不過卻不知怎麼闖進了胡同,便擱淺在那。越是急躁,越找不到路出來,怕是總算繞出來,天色晚了遲了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