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5的文章

20150808 

風雨交加在新竹過了父親節。而上個禮拜爸爸因為再度中風住進了彰基,媽媽在醫院照顧他,爸爸到現在還沒醒來,不斷地沈睡。

自己也是當父親的人,三年過後,孩子越來越會說話,反而使得我對父親角色扮演感到些許迷惘。我覺得我是這樣的人,而我天真的兒子似乎感受的是我人格的另一面,那一個我也不熟悉的面。雖然早有猜測,世間親子會發生的不理解,被誤解,委屈,互相傷害...等等,難免也會出現在自己身上,可是要「體會」這一點畢竟還是不太一樣。

在父親節看著自己的爸爸躺在醫院,好像很值得哀傷。可是誰不是誰的爸爸呢?那麼多的醫院裡那麼多的病患,總是某人的爸爸。只是看著爸爸,連呼吸都艱困的模樣,覺得很困惑。什麼人要受什麼樣的苦難,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它就是一些統計上的數據,接近隨機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嗯,我只是把「為什麼爸爸這樣的好人必須接受這麼多折磨?」這個問題的答案用一種理智的態度自我強調而已。

兩年多來,他開心嗎?我甚至無法肯定這一點。

孩子們都睡了的夜晚,父親節也靜靜的度過。安靜可能是最好的事。我喜歡處於安靜中。那是因為我還承受得起。某天我變得嬴弱,安靜所帶來的寂寥就變成了徹底的寒冬。爸爸啊,爸爸。

有爭議的才值得考

教育部在課綱爭議中所作的回應有三點:

1.新舊版教科書併行,尊重教師選書自主權
2.爭議部分不列入大學入學考試
3.啟動課綱檢討程序

本文想就第二點進行批評。

近幾年常見媒體分享「法國高中會考」的哲學題目,對於習慣選擇題的我來說,真是非常可怕的題目。「如果國家不存在,我們是否會更自由?」像這種題目,重點不在最後答案的「是」與「否」,而在中間的推論過程中,學生能否仔細推敲不同觀點,進而比較與論述。

要養成一個人文素養深厚的社會,你需要的就是這種深入思考的能力。

a.「哈利波特是英國人」沒有爭議。
b.「哈利波特的爸爸霸凌石內卜間接導致日後的紛紛擾擾」很有爭議。

a很無聊。
b可以讓你跟別人好好辯論上幾天,逼迫自己想出各種層面的理由。

有爭議的部分才是人文學科精彩之處。「只考沒爭議的」說法,可以看出我國教育最高機關對教育的看法就是「弄些東西給妳們背一背看誰比較會死背」。或許那些人就是活在這麼淺薄的世界,缺乏論述能力,現在面對反課綱的學生,才會顯得處處挨打。

20150802

20150731 暑期輔導。
 媽媽中午打電話來說爸爸怪怪的。叫我回家看看。
 回家爸爸一直流口水,表情呆滯,對於問題不太回答。 下午還要上課,把爸爸撐回床上躺,他用手指頭不斷比劃。 

上完課回家去跟阿姨借車,把爸爸送去彰基。趕不及門診時間,掛急診。 急診室醫生分辨不出有什麼問題,畢竟之前已經嚴重中風過。
斷層掃描,驗血,X光檢查都沒有異狀。
還是安排住院觀察了。 媽媽駕輕就熟的處理了住院手續與病房安頓。
 雖然醫生沒有確定症狀,我跟媽媽都猜測是小中風。 
裝上鼻胃管,換上彰基病人服裝,在螢光燈下,馬上又是衰弱的模樣。 

兩年多以來,從在加護病房生死未卜,到臥病在床半夢半醒,到逐漸甦醒,到患肢動作出現,到佇拐杖緩行的希望出現,到恢復停滯的失落,到現在。

 ---------------


 剛好車子在台北修理溫度飆高的狀況。 載爸爸去醫院的時候, 突然想到不想換車的原因。 我啊,坐在megane的駕駛座,多年來經歷什麼心情。 有初得的喜悅滿足,有人生停頓與逃避,有氣急敗壞,有志得意滿。 

兩年多前在新竹接到媽媽說爸爸中風的電話時,深夜在二高疾駛, 心底千頭萬緒,megane靜靜地,用QQ的懸吊在萬丈高的黑夜裡划行,夜色幾無波瀾的往無邊擴散而去。 黑不可測的汪洋中,只有你與你的綠色的小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