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0的文章

ricoh gxr A12 28mm

圖片
ricoh在9/21發表的新鏡頭模組,我很訝異它所得到的討論竟然那麼少。

卡早關於snapshot有些群組,例如40mm的leica minilux、35mm的contax T3、28mm的ricoh GR1V...
各個焦段自有其魅力,也有各自擁護者。我曾短暫把玩leica minilux,底片時代那個鏡頭的色彩特性比較能明顯感覺出來,真的是濃郁到不行;T3沒用過;GR1V沒用過,但曾長期擁有GR10。(最後相機死在我的手上)

或許因為這樣所以對28mm的焦段比較熟悉也比較上手。GRD出現後對它沒有太大興趣,理由是片幅不夠大,所以沒淺景深...雖然我不是淺景深的狂熱者,不過背景些許模糊主體總是較有立體感。另外,片幅不大也讓感光度可用範圍減少。

A12 28mm + gxr似乎接近理想的隨身機規格啦!儘管老婆有GF1,但是餅乾鏡換算焦段是40mm,18-55mm不能算隨身機,而且GF1的機械快門聲真大,拿來街拍路人都馬上被發現...

有錢的話想買一台GXR + 28mm阿

北宋

圖片
尋常的禮拜一,一早打開門,發現我的chaco涼鞋被破壞了

昨天晚上七八點還穿出門,今天早上就毀了,原本懷疑是貓狗拿來當潔牙骨,但是看這切口這麼整齊,顯然不是(而且要把這麼厚的尼龍織帶咬斷也不容易),真是莫名奇妙?完全搞不懂發生什麼意外。但是我科羅拉多的愛就這樣壞了。

此其一。

然後,有人在北宋。他怎麼決定我並不在意,但自以為是的北宋還真令人北宋阿。或許有人真的變得很成熟很懂做人處事的道理,我只能恭喜他真的進步很多。

此其二。

由上面的抱怨你可以知道我已經變成小心眼的中年男子了,所以我很愛計較,如果要跟我往來請記得這點。

此其三。

德國蜜月之旅,day 11

圖片
今天的行程是一大早坐TGV到史圖加特換ICE,回慕尼黑shopping。在台灣的時候已經把車票訂好,帶著民宿老闆的愛心麵包,我們回德國了。沒想到這台ICE一路搖搖晃晃,活像復興號似的令人不耐,螢幕無情的顯示著時速:總是不超過130KM/H

在火車上可以無線上網但需付費,只好無聊的看著窗外風景。

回台灣才知道,不同於日本新幹線,德國並沒有為ICE列車特別鋪設專用鐵軌,它必須與一般列車共用路線。有些路線彎度坡度使得ICE不能盡情奔馳,這就像在台灣開馬沙拉蒂一樣(話說昨天在台中街頭看見一台)。


德國人展現了貼心的一面,問你有沒有記得把雨傘帶下車阿?可惜的是我們該丟的墨鏡、腳架早丟光了。

一路上風光明媚,讓我想起從前看到的節目介紹德國巴伐利亞邦的永續發展:
市政府補貼民間設置了太陽能電廠。人民在意的事情是,太陽能發電廠將破壞美麗的農村景觀。一眼望去起伏的山丘和綠油油的農田,對人民來說是珍貴的資產,太陽能電廠會破壞這景觀。所以市政府挑了一塊隱密的地方,電廠外剛好是樹叢,所以看不到太陽能板;鎖太陽能板的時候特別重視永續工法,沒有用混擬土鋪設地面,並設生態池來彌補太陽能發電廠造成的生態負擔。

心得是,美麗的環境是因為對美感有堅持。上一篇所說的,這裡又映證一次。然後,雖然常聽聞歐洲辦事效率低落,但是他們顯然跟哈伯瑪斯是同一國的,比較曉得「有效溝通」。在台灣,我覺得不同立場的人只想說服對方,或者是戰勝對方。應該是從小寫選擇題的關係,我們以為選項以外就沒有答案;永遠是零和遊戲,我對就是你錯的意思。


--------------------


又回到慕尼黑,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民宿價格全面上漲,似乎有商展的樣子。


今天是血拼日。自己買了一個rimowa classic flight行李箱,兩個alfi保溫壺,一隻雙人牌磨刀棒,WMF的糖罐跟牛奶罐;然後,幫朋友們買了一組雙人刀具加刀座、小的rimowa classic flight登機箱、一個WMF深鍋。

在介紹它們之前,先說說心路歷程吧!

在還沒意識到自己有可能去德國時,我就知道德國的雙人跟WMF與台灣價差很大。但是還是陸陸續續在台灣買了些東東,理由是:誰會發瘋去德國買一堆刀子鍋子背回來阿??

顯然我錯了。在德國各大觀光景點的鬧街上,幾乎都看得到ZWILLING的身影,甚至那種賣明信片、人偶娃娃的紀念品店,也都擺上幾隻刀。這麼說你就…

如何訂閱blogger

圖片
網誌右上角的「設計」點選下去


看你想新增在哪裡,就在那個欄位點選「新增小工具」


有很多小工具可以選,你可以選「網誌清單」


這裡你可以把想訂閱的網誌位址貼上去就完成訂閱,記得要按儲存就完成了;不然我強烈推薦你使用google reader(閱讀器)。我現在很習慣瀏覽網路的時候看到不錯的馬上就把它加入閱讀器中。每天打開電腦有更新的網站、網誌都從閱讀器裡面點選觀看,就不用花時間一個一個去瀏覽了。如果你有用閱讀器也可以直接選擇從閱讀器匯入的選項。

-----------------------

既然搬到了blogger,推薦你一個文章編輯的小程式,在firefox瀏覽器下去找一個scribefire的套件,現階段我覺得比blogger內建的編輯器好用。幾乎所有文章我都是用這個打的。畫面像這樣,圖片、音樂都可以拖拉


120底片第二捲的生活記事

圖片
moo暑假的時候回台灣,來和美坐坐。最近在做服裝設計,未來的路途的霧好像隨著向前走有點開朗的感覺。以後會變成45歲的日本男子嗎?(我覺得日本歐吉桑有種篤定的魅力)



meya學姊從美國回台,大家聚在青庭植栽園。這張照片整個不知道對在哪裡阿。



童小妹人生第一次被映像在120的底片上吧。這個年紀的小朋友有許多人生的第一次。多年過後這些第一次可能編織個懷舊圖像。



盛夏去台北走了一趟...太久沒來,已經習慣了鄉下的狀態,來到台北又感覺非常進步。


在試營運的蘭陽博物館咖啡館裡,小侯正把蛋糕的布丁夾層吃光。


高雄。天氣大好。房門保存了珍貴的冷氣,還有一道幕帷,輕薄、清楚的分隔幕前與幕後的人生。

接近中秋節

圖片
阿姨說,星佑要回來,當然要烤肉啦。
爸爸說,小侯要回來,當然不去拍照啦。

颱風逼近,天空的雲紅通通的,烤肉架的炭火也是。


從午覺被挖醒的小侯帶淚回憶台鳳社區。


入夜,大家陸續抵達。




這個人還在情緒上


香腸伯就是在這個地方練功夫練了20年


給生日的阿姨驚喜,這個戲碼很新喔!小朋友們都盯著蛋糕


唱生日快樂歌


LION:「??是我的生日嗎??」


小孩看人多,不肯休息;阿嬷也一樣。我懂的,這種滿足。


兩個人在玩驚險刺激的人體賽車遊戲,LION是好公民,雖想加入飆車,但是更重視行車安全。
小侯終於玩開了,跑到跑不動,晚上比較好睡?
小洪長大變成男子漢,跌倒馬上大聲宣佈:不會痛!
聽說進房子洗傷口的時候跟老媽說:「痛死了,不要再沖了!」
出來又鄭重宣佈一回:不會痛!

星佑重感冒,吃了藥在房間休息,烤肉區今年少了一位大將。女朋友第一次跟大家見面,不知道是不是被這種大陣仗嚇到,因為這種事情時有所聞。
婷婷將去西班牙待一年;泰岳前兩天剛從英國回來......

夜色中日光燈散發瑩綠光芒,秋風今晚讓颱風捲涼不少,遠遠的看山坡邊的人家飄出炊煙,聲音擴散而模糊,
一幅人生的印象派畫作。

seven nation army

圖片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叫it might get loud,閩南譯:「這有吵喔!」,正式中文片名叫吉他英雄。

收看的動機是老頭子jimmy page。不過老實說page的影片卡早在youtube看得差不多了,所以沒太多驚喜。不過認識了一個新男人,叫jack white。吉他彈得很屌,歌喉也頗具特色。原來他組了個兩人樂團叫the white stripes。這一個禮拜就專心的聽聽他們的音樂。我覺得啦,一首一首聽很不賴,但是兩人編制的樂團曲風感覺比較受限,聽久了好像差不多。不過偶爾幾首還是很帥的。這個前奏就很帥。

蜜月旅行,day 10

圖片
旅途之前,曾有天接到來自法國的電話,原來是民宿老闆娘問,要不要參加酒鄉之旅。因為老闆娘大力推薦,就答應了,但對此行程毫無概念。今日,謎底揭曉,由男主人開私家轎車去逛逛幾個法國釀酒小鎮。




坐私家轎車令我期待,因為似乎更貼近當地生活。是peugeot 3008308sw也令我期待,因為對法國車一向有好感。

終於遇到了正港法國人,得到了幾個有參考性的答案。
1.為什麼德國人開德國車,法國人開法國車?(真的,一過河就有感覺)
ans:因為維修比較方便。我想大概是經銷維修的據點因為經營較久,所以也較普及吧!

2.megane究竟怎麼唸?
ans:美幹恩

在我們家小綠老態漸顯的七年歲月後,我終於用法語叫出她的名字啦啦!!


首先來到了Ribeauville


檢視較大的地圖
從google map上就可以看見這是個依山傍水的小鎮,孚日山脈山腳下綿延百里的葡萄園,讓亞爾薩斯成為法國葡萄酒的著名產區之一。(不過法國葡萄酒產地實在太多了)

在德國走了幾天下來,對於Ribeauville的街景並不感到特別驚喜。我也一直不是買紀念品的咖,不過在小鎮裡逛逛走走,即是舒服悠哉。

有關亞爾薩斯錯綜複雜的歷史
亞爾薩斯與旁邊的洛林,高中社會組的應該都有背過,就是普法戰爭後德國搶到的地方。(忘記跟湯馬斯說亞爾薩斯有出現在台灣歷史課本,甚至成為聯考考題。如果他知道的話應該會蠻得意的吧!)然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法國又要回去,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又被納粹併吞,最後WWII結束又回歸法國。這樣已經很錯綜複雜了,但是仍不是故事的全貌。亞爾薩斯跟巴黎中間隔了剛說的孚日山脈,跟日耳曼地區則是隔一條河而已。所以歷史上亞爾薩斯人受日耳曼文化影響更大,當地方言也接近德語。大家念歷史不妨顛覆一下腦子裡的模組,關於法國人、德國人、中國人這些以「國家」為界線所打造的民族,其實是很晚近的事情。下次有人說,「因為你是中華民國人,所以你應該要......」的時候,如果你不想做那件事的話,請回答:「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通常人意識到自己屬於某個團體,都是在「外敵」侵略之時,我們才有「生命共同體」之感。亞爾薩斯人歷史上看來既不認為自己是德國人,也不認為自己是法國人,甚至還曾經成立「亞爾薩斯.洛林共和國」(讓我想到短命的台灣民主國阿)。現在它屬於哪個國家,完全是國際政治現實主義的結果。不禁為那些在國家百般相逼之下面臨存亡危機的族群感到無限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