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6的文章

雪山:黑森林之夜

我們該在兩點半就下山的。我心裡想著。望著雲海與層層山巒疊影,斜陽下的北稜角、北稜角前的鞍部,如此的美麗。暖澄澄的陽光映照在壯闊的圈谷,每瞥上一眼,就滿溢的令人感動。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欣賞,我心裡著急著下山。

比起兩位女生,我與葉老師的腳步顯得蹣跚。在圈谷時,葉老師吞了一顆止痛藥,抑制他右腳舊傷帶來的疼痛。我觀察到,跨大步時,他總是使用左腳。所以上圈谷那麼辛苦,就不意外了。意外的是,他還能在這樣的情形下上到山頂。(儘管我們都未能抵達那塊石牌子)

下山速度也極為緩慢。所有的隊員都累了。走到圈谷的一半,山的陰影已向前蓋住了黑森林的出口處。我們要在黑森林裡摸黑走路了。我盤算各種可能,該死,外帳放在大背包裡。試著以無線電與先回369的佩聯絡,順便問問君的情形,只是徒勞。地形、距離與森林都阻擋著電波。我納悶方才山頂時,怎麼能收到她的提醒:「差不多該下山囉」。(事後聊起,佩說他跟君皆無戴錶,並沒有試著提醒我們)

進黑森林,芳說想睡覺、魚腳踝扭到,隱隱作疼。天色迅速暗下來。「我們來玩歌曲接龍吧!」我提議。安娜與國王裡,歌唱能對抗恐懼。歌唱也能振奮人心,堅強意志。集中營裡的猶太人歌唱;228事件,監獄裡高響著犯人們的歌聲「驛馬車之歌」;王宏恩小時跟著hudas上山,也唱著布農歌曲「旅行」:翻過高山、越過溪水、腳上吸滿了水蛭...

我們唱流行歌曲。

每見到木樁或堆石,就令我鬆口氣。在黑森林裡,每一百公尺便有一個木樁標示,沿路時見不知名者擺的堆石。透露了黑森林令人迷惑的特性。好情形是,天氣很好,沒有起霧。天黑以後,還能以頭燈探照四周,辨識路跡。雖然有帶地圖和指北針,因為沒有高度計,如果迷路了,在黑森林裡也很難精準的定位,更何況我地圖判讀能力只有「基本認識」而已。運氣真好,我慶幸著。

走過大石,芳問,我們來的時候有經過這裡嗎?被他一問,我也疑惑了起來。四個人的不安立刻升高了。左看又看,沒別條路啦,不是嗎?雖然這麼想,還是擔心迷路。葉看到了冰瀑。「冰瀑在那,所以沒錯」。我望向冰瀑。白晝中,冰瀑閃閃、晶瑩剔透,是個華麗的冰雕;夜裡,幽幽露出紫光,兀自懸掛在夜光下,給人些許詭異的感受。有點像stark設計的黑水晶吊燈,擺在森林裡,露出綺異光芒,黑森林剎時顯露出百萬年前的初始模樣,叫人恐懼,不敢多看。(同樣的感受,在夜晚的太魯閣九曲洞步道)

小心翼翼通過了結冰滑溜的路面,覺得事情似…

雪山:聖誕夜

十二月二十四日凌晨兩點,我從睡夢中醒來,頭痛已減輕不少,但覺口乾舌燥。這個時候的369山莊正熱鬧滾滾,準備攻上雪山看日出的人都在準備,比起前一晚七卡山莊的吵雜,369山莊根本是辦夜市了。因此你很難去提醒誰,還有人在休息,現在是半夜兩點,這種話。上廁所去,山莊外天空高掛著北斗七星。此刻氣溫是零下九度...但我沒有察覺,是隔天大伙兒說的。走進山莊,看見我們的鍋碗瓢盆擺在牆角,想偷偷煮熱水泡奶茶給自己喝,一打開鍋子,發現有沒吃完的雜燴湯麵,包括了高麗菜、香腸、黑胡椒火腿肉和豆皮等等。儘管冷冰冰,聞起來還是很香!挑了點料到小鍋子,加熱吃了,大大滿足。還喝了幾口不知誰的能量水,肚子暖暖的睡覺去。

六點半再度醒來,原本想拍日出已經來不及了。而辛苦的PTCCU已經著手準備早餐,令我有些歹勢。我看鍋子的料已經被撈出來了,PTCCU帶點遺憾的告訴我昨天晚上這鍋麵被狗啃食的消息。我心裡想....那我不是吃狗吃剩的東西嘛?出於好奇,問他狗吃了什麼,他說少了條香腸....原來那條狗就是我阿!其實狗還吃了豆皮、火腿肉和高麗菜喔。

吃完早餐我們精心安排的交換禮物戲碼就要上演了。爆點是葉老師辛苦揹上來的神秘禮物。戴起了聖誕帽,大家緊張的抽籤,深怕抽中籤王。結果第二位抽籤的KANABO,馬上就把籤王抽走了。而POOYA則幸運的抽到EFW精心準備的購物袋,開心的把購物袋往EFW身上丟。POOYA也貼心的幫大家準備了聖誕節卡片。儘管儀式非常短暫而不隆重,但是女孩子們就是會把氣氛弄得很溫馨。

接下來是一路下山的過程。下山大家又開始玩起歌唱接龍。EFW展現台語小天后的氣魄,唱了很多耳熟能詳的老歌,我想他大概常需要跟長輩交際應酬吧?而葉老師還在鼓吹西藏之旅,招兵買馬的厲害。

到了登山口已經兩點,為了讓兩位搭車回屏東的夥伴順利搭上8:41的火車,我們就此兵分兩路,一路直奔彰化火車站,另一路悠閒的前往清境農場喝咖啡吃晚餐。

從武陵農場開回彰化,還是要五個半小時,其中不意外的,埔里到草屯路段還是塞了點車。回到彰化七點半,傳個照片,買個晚餐,時間差不多恰恰好。送走了兩位還要搭一段好長的路的夥伴,回到家裡。原本說暫時封山的我,在疲憊之中,卻又悄悄期待起下一次的高山約會。高山吸引人之處,除了壯麗的風景,辛苦的過程,也有著濃濃的夥伴之情。

雪山頭一天

前一晚睡的不怎麼好,有點熱。半夜POOYA還放聲大哭,我還以為做了什麼噩夢,原來是夢見學生不受教。老師的壓力還真大哪。

早上五點起床,準備一下原本要六點吃早餐出發,沒想到還是拖延了時間。心中有點納悶。偏偏好不容易要上路又發現我自己登山鞋忘記帶,跑回去拿又花了不少時間。等到真正上路,已經塞滿了上班的車潮。還好MOTOR老師開車蠻快的,我跟在他車後,不知不覺變提高了速度,縮短路程耗時。

雖然如此來到武陵農場還是花了五個半小時。KANABO早已等候多時,甚至與武陵農場的替代役男當起了好朋友。我們在武陵農場吃中餐,我的中餐是在7-11買的當歸麵線,帶來武陵的路上擺在後車箱,結果灑的整車都是。實在愚蠢的不得了。

整裝出發,分配公糧,發現好像買太多了一點?以為馬上背上包包辦個簡單的手續就可以開始爬山,沒想到在武陵農場辦理入山、入園就耗了40分鐘。入山與入園不是同一件事情嘛?幹麻要這麼擾民阿,十足的官僚作法。應該要去抱怨一下,讓公務員認識一下他們為民服務的本質。

今天的行程非常容易,就是走到七卡山莊而已。帶著輕鬆的心情慢慢的走上七卡山莊,抵達的時候竟然也晚了。發現整個七卡空蕩蕩的,好像只有我們要住,感覺很自由自在。卸下背包,開始準備晚餐:超豪華羊肉爐,肉超級多,湯也很多,葉老師竟然這樣把它背上來了,真是太猛了。

吃不完羊肉爐,卻還有湯圓要吃(因為剛好是冬至),到戶外去玩營火,其實沒有升火,就是營火晚會就對了。跟這幾個童軍達人參加小營火晚會,絕對是HIGH到不行,不然的話以前我都六點多就鋪好睡墊睡帶準備睡覺了咧。

雖然沒有虔敬集會跟爐邊談話,看看星空也就夠感性了,感性的我們又吃了湯圓,心滿意足的睡覺去,這一天大概胖了1.5公斤吧。

煎牛排

圖片
前些日子買了個特福平底鍋,賣的說中間的紅點可以顯示鍋子的溫度、煎牛排多棒等等。

興衝衝的把鍋寶換掉,果然新的平底鍋煎蛋煎魚都很爽。不過我想鍋寶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吧!然後我一直念念不忘中間神奇的紅點,昨天終於去裕毛屋買了牛排回來煎。加熱一陣子,卻始終不見紅點的線條消失...算了。開始煎吧。再配上水煮蘿蔔(平常我是不愛吃,但為了看起來好看)、水煮青菜和馬鈴薯泥,就完成了。



吃起來還可以,有一點太熟。為了要更好,上網找資料。重點有:
1.牛肉要先醃過。或是槌鬆。泡啤酒可以試試。
2.下鍋先用大火把肉汁封住,再翻面用小火煎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