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0的文章

能高越嶺西段之純踢古道

圖片
趁著友人跟友人去台北出差,我與友人,也算是友人的友人的友人兩個人就去奇萊南華山爬爬。


人生第一次來到14號公路的盡頭。望眼即是大崩壁,希望三天下山後我的MII還安然無恙阿!他看起來一副都會小車的模樣,不過台灣的山地也去過不少囉~(底盤也吃過不少石頭)



沒什麼練就上了。果然氣喘吁吁。



走沒多久(4.5K)來到了雲海保線所,這地方風景漂亮,天氣又好,如果不求登頂,在這邊住個兩天應該很舒服。夏天去清靜農場住民宿不如來這邊搭帳篷。


午餐是豐盛的薑母鴨。但是以後記得別帶薑母鴨上山當食物。背了一堆都是鴨骨頭跟老薑,都白費力氣。


天氣很不錯,雖然雲很多,但是空氣很乾淨,可以看見廬山溫泉區、看見霧社也看見清境農場。沿途可以遠眺莫那魯道生命終曲的舞台:馬海濮富士山,可惜我竟然沒拍它一張。這一天13.5k以上的路程,如果沒能發揮一點想像力,想像日本警察、原住民曾在這山中的高速公路往來,恐怕會走的加倍辛苦。



原本就知道能高越嶺可以騎野狼或腳踏車通行。不過6k~7K之間兩個崩壁與高繞,竟然還有野狼在此出沒。剛好遇上莊主背著物資上山,問他這野狼怎麼通過的。他說:「很簡單阿!用拉的,一個前面拉、一個後面推、一個中間...簡單啦,兩個小時就拉過去了,哈哈哈!」我們都為苦中作樂的態度笑了起來。莊主繼續問:「兩個人來爬山喔?我看阿,來爬山的人頭腦都不正常!」「阿,我知道了!一定是一個剛分手吧!」「你們是同性戀吧!」我說:「對阿!有沒有蜜月套房?」


令人屏氣而行的大崩壁



莊主的背影

背著沈重的背包,逐漸上升的高度加速耗盡我們總量不多的體能...時針越來越往下移,陽光也越來越西斜。天氣慢慢變化,雲霧飄騰。




不知是鐵杉還是五葉松,在夕陽的照映下顯得層次分明。恩,我知道照片沒有拍出那種感覺啦!都拍的出來,那就不用爬去看啦!那種美景的畫質大概是藍光的一萬倍左右吧?然後那個立體感則是阿凡達3D版的五萬倍以上。票價?零!



能高主峰忽地在雲霧夕陽中顯身。挺拔的山勢不禁讓人張開嘴巴,像個傻子一樣。


看到這瀑布讓人精神大振。不僅因為看到瀑布就代表山莊要到了,而且這瀑布也是美的跟仙境一樣。恩?照片看不出來嗎?沒錯,不然我們幹嘛用爬得去看?


到了山莊,遠遠眺望能高主峰。沒有要去爬喔,看看就好。

晚上,頭又開始痛了起來。每次爬山這高山症的病狀都一直糾纏著我。疲憊的身體在睡袋裡輾轉難眠,漫漫長夜很難熬的過去,這時的我想著:

風景是很漂亮沒錯,但未免也太辛…

好、小、的服務

圖片
一直覺得傳真是上個世紀的產品,大概要被網路世界淘汰了。沒想到今天跟銀行往來時,他還要我傳真,說什麼公司為了保護客戶資料,沒辦法上網云云。我也沒想什麼拿了三張資料就去7-11傳真,邊傳才發現價格是一張20元。20元!!!!喵喵的咧!!!

就這樣給了統一60元,讓我暗x在心底。

都什麼時代了竟然有網路辦不到的事情?不死心的我查了一下發現其實很簡單,中華電信就有網路傳真的服務,一封兩塊錢。不用印出來,不用去找傳真機,這才對嘛!

不過一如往常的,中華電信的網頁真素人哪!

hinet網際傳真,中華電信的寬頻用戶免申請直接使用(要錢就是了)

1月1日石門水庫看楓

圖片
前晚去看火燒101,隔天跟童氏一家三個人一起去石門水庫賞楓。他們在地人說之前更紅,不過我已經很開心了。畢竟前幾個禮拜去奧萬大是一點也沒有看到阿。



大家都拿出新相機來瘋狂拍照,路人們更是把單眼相機都拿出來通風。我的小GX100只有等焦72mm的最長焦段,只能靠近拍、還有偷偷後製來跟上別人了。所以大家想看漂亮照片可以前往pooya的網誌,看一下GF-1的表現。






聽說當地人覺得門票80元很貴,不太願意花這個錢。我覺得很值得阿!話說回來,溪頭跟奧萬大要兩百也太貴了吧!!!石門水庫周遭的環境真的整理的不錯,不過如果政府要多蓋水庫例如美濃之類的,我是反對到底。先把水費調漲吧!不然你憑什麼以為大家那麼有道德良知去節省水資源。(不過以台灣的法治環境與民眾習性,現在大幅漲水費的結局可能是超抽地下水更浮濫)(我真的不知道這盤根錯節的向下沈淪要如何改變起)

歐,一不小心廢話太多,讓我們回到賞楓的話題上。



有棵超漂亮的楓樹在路邊。所有的人都圍著它拍照,我們也是。認真來拍的人不多,大概是天氣沒特別好吧!不過我喜歡這樣陰陰涼涼的天氣。很有北國的感覺。




中餐吃了附近的市集,後來還吃了滷味。下午去桃園神社逛逛。早在照片上看過桃園神社,心中很是嚮往。我想我已經說過多次,但我還是得說,小時候住在員林倉庫的日本宿舍,每在看到類似的木房時想起。特別是那段記憶已經越來越遠,在宿舍過了大半人生的爺爺、奶奶都離世了。倉庫早已改成簡易庭,房子也拆了。有個畫面突然浮現在腦海裡:

夏天的夜晚,車子停在倉庫大門外。爸爸、媽媽、姊姊跟我,告別爺爺奶奶,離開燈泡吊著映照檜木的質感的房子,陳舊榻榻米的味道被夏夜爺爺小菜園散發植物味道淹沒,踩著泥土地,走過一段小徑,踏上倉庫寬大的柏油路,旁邊則是人一般高的草叢。爸爸說著他小時候在這裡碰見一條好大的蛇,水銀燈在身後,把我們四個人錯落的影子拉的好長,童年的我歡欣的欺騙自己是巨人,想著會不會等會兒可以去公園吃冰淇淋。

說了就點破了阿,但我還是要說,好濃的鄉愁在心裡。

恩,回到神社來。


沒拍到屋頂,但是這神社太有感覺了,就像去日本看到的一樣。很久沒去日本,應該要盡快去。



參觀的人並不多,因此很像在日本的神社裡走動那種感覺,大家有意識的壓低音量,保持莊嚴的宗教氛圍。







跨年之金山老街

圖片
一月二日去了金山。逛完朱銘美術館,來到金山老街吃鴨肉。連續假日的人潮,不因陰雨歇減。

雖然很冷,看見雪綿冰還是忍不住點了吃。


有人花錢吃飯,有人收錢洗碗。





所有的菜餚都要自己端,最後看盤子算錢。在這麼擁擠的街上,如果你把菜餚端去某個地方吃完了,不付錢,大概沒人曉得。就算曉得,也追不上(根本寸步難行)。所以台灣雖亂,社會互信還是足夠的。






努力端菜突破人潮的客人。






對照於鴨肉,一般店家生意就普普通通。鴨肉之所以熱賣,或許跟很便宜有關。2010年前幾天,吃了一大盤油麵才30元、鴨肉一盤170元。兩百元打發中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