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7的文章

「做工的人」心得,與階級的牢固性

臉書上一篇「工地『八嘎囧』世代」的文章讓我對林立青留下印象。對於八家將具體的生活描述,讀來相當有趣,而結論「我其實認為,相較於那少數回家鄉被報導的什麼新貴創業或是小文青回家開咖啡廳, 這些「八嘎囧世代」才是真正支撐郊區地方和文化的主力。」也頗有社會學洞察的視野,我好奇什麼樣的人能夠深入此族群卻又能帶著同理進行觀察,猜測是社工之類的人。

我猜錯了。因為臉書文章被大量分享而爆紅,林立青幾個月內完成了「做工的人」出版且熱賣,同事借我看,我才發現他是工地主任。

興致勃勃地翻開書本,由數個工地出現的人生故事串成。每篇通常以一種身份(或工地職業分工)為範圍,再加入其中幾位人物的生命歷程,還有與作者的互動。對我來說,書本好看在於,儘管我知悉社會階層存在對中低層的壓迫,但那是很膚淺的知悉。而作者的書本透過第一手的觀察,稍微彌補了我的無知。其二,我對社會階層的判斷更大仰賴於金錢收入,儘管知道金錢、工作條件、健康、聲望...等等因素將彼此影響,可是作者真正展示了這些因素共同構成難以跨越的階級。

也因為這樣的觀看角度,我對書本中各篇幅結束時,常是作者本身「立場表明」(例如,說到「做工耶疼惜做工的」)感到不滿意。我自然可以理解作者的立場表明,這大概就是他的寫作動機。而我翻開書本前以為我會看到那篇「八嘎囧」式,並且更揭露結構的社會學觀察。

這樣的不滿足,只能說我一開始就誤會了作者。儘管如此,我仍在那些細微的觀察與描寫中獲得許多。主觀上我得到了一些心理動力。當高中公民老師,必須承認是某些信念的「推銷者」。舉例來說,人權理念、環境意識等等。而我常覺得,需要不斷重複,才能夠在主流社會中刮出些輕微的痕跡,要「扭轉」是非常艱困的。而我最需要的,最有影響力的,是那些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生作為素材。

而「做工的人」所描述的並不是某個海外的資本主義國度,它所描繪的正是這裡。上一段的想法是一個也在社會中的高中公民老師的想法。這樣比對,令人不得不察覺,我是在「俯視」這本書,而將書中的人當成一種「物品」來分析,品嚐或消費了嗎?我能察覺階層,理解階層,不代表我能跳出階層,自外於社會。作為欲同理的閱讀者,我期盼階級鴻溝可以被削減,但是就連「閱讀」這種行為也不可避免依階級而產生不同樣貌。


不甘成為被消費的客體,書中所描述的族群,有人發出了怒吼。

我的苦痛是你的感動

對於辛苦的生活型態,經過書寫、銷售、關注與關愛後,竟變成布…

睡袋睡不暖的對策

圖片
20170226,連假,一家人來到泰安「放牛吃草」露營區。正逢遲來的寒流。溫度下探,依據手機裡的程式顯示,晚間約為3-5度之間。下著細雨,吹著風,潮濕的環境感覺更冷點。
帶了一件剛買的roots voyageur tuff parka(nt.5990)上山,外層為尼龍,施以鐵氟龍加工而有撥水性;內層則是700FP的人道羽絨。買的時候以為沒什麼機會穿,沒想到馬上派上用場。
(本來想買的是ventile材質的外套,不然就是fjallraven的大衣,結果看到打折跟人道羽絨手就滑了)(查了一下allied的所謂人道羽絨,雖然標榜可追溯,可是我還是覺得不太透明)(而且allied紀錄似乎不好)(還是fjallraven好)(所以買完還是想要ventile或者fjallraven)
果不其然,厚重的parka很暖和。穿上大衣抵禦5度寒流小菜一碟。我最愛這種冷天外出的感覺了。但是,晚上睡覺令我煩惱。
煩惱之一,之前去武陵意外發現mont bell super spiral down hugger #3不夠暖,嗣後pooya去買了兩顆人造纖維睡袋(teton),她的心得是「根本超溫暖的」。其實要把睡袋做得溫暖一點都不難,填充多一點就好。好睡袋貴是貴在保暖輕巧體積小都能兼具。
煩惱之二,兩個小朋友不懂「冷」,去武陵照樣踢被晚上整個人跟冰棒一樣。不過這問題倒是輕鬆解決,兩個小朋友不知為何這次完全可以接受睡袋。
回到煩惱一,解決方法是:把羽絨大衣蓋在睡袋外。效果,極好。如果還有爬山的可能,也應該把風雨衣蓋在外頭(或者買個睡袋內襯,常岳製作所的看起來不錯)
而睡袋裡究竟要穿多還是少,我覺得我已經有答案。先解釋一下,為何要穿少呢?因為穿太多會使得睡袋裡的空間被擠壓,無法留住空氣蓄熱;可是我自己的經驗是,穿多點真的比較暖,而且半夜上廁所才不會很痛苦。
答案是,在不擁擠的前提下,穿上中層衣,真的比較暖(個人經驗)。而中層衣什麼材質好?羊毛的clo值似乎與化纖相差太遠。底層美麗諾,中層化纖,是我目前覺得比較好的規劃。(羊毛當底層防臭效果好,略為吸濕的特性對我來說比較舒服)
這個影片值得再回味一次



很重要以前沒有注意的觀念:一定要穿乾的衣服進睡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