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8 

風雨交加在新竹過了父親節。而上個禮拜爸爸因為再度中風住進了彰基,媽媽在醫院照顧他,爸爸到現在還沒醒來,不斷地沈睡。

自己也是當父親的人,三年過後,孩子越來越會說話,反而使得我對父親角色扮演感到些許迷惘。我覺得我是這樣的人,而我天真的兒子似乎感受的是我人格的另一面,那一個我也不熟悉的面。雖然早有猜測,世間親子會發生的不理解,被誤解,委屈,互相傷害...等等,難免也會出現在自己身上,可是要「體會」這一點畢竟還是不太一樣。

在父親節看著自己的爸爸躺在醫院,好像很值得哀傷。可是誰不是誰的爸爸呢?那麼多的醫院裡那麼多的病患,總是某人的爸爸。只是看著爸爸,連呼吸都艱困的模樣,覺得很困惑。什麼人要受什麼樣的苦難,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它就是一些統計上的數據,接近隨機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嗯,我只是把「為什麼爸爸這樣的好人必須接受這麼多折磨?」這個問題的答案用一種理智的態度自我強調而已。

兩年多來,他開心嗎?我甚至無法肯定這一點。

孩子們都睡了的夜晚,父親節也靜靜的度過。安靜可能是最好的事。我喜歡處於安靜中。那是因為我還承受得起。某天我變得嬴弱,安靜所帶來的寂寥就變成了徹底的寒冬。爸爸啊,爸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汽座使用心得:diono radian RXT

綠大地油酵清,不是試用文,是自己花錢買的

[非試用][花錢買][用了超過兩個月]persil洗衣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