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5新年雜談

新年,小夏去上幼稚園的第一天。睡得異常晚。抱進幼稚園的時候都還鎮定,被老師抱走以後就哭了。我沒有多加逗留。

此時希望小夏的個性像媽媽,聽說她小時候樂得去上學。但是怕小夏像我,我現在還記得我多麼討厭上學。

------------

關於把孩子帶去畢業旅行

本來我的看法是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帶孩子去工作不太「專業」。所以我因為工作出門,也理所當然地把孩子留在家裡。前一陣子突然想到義大利議員帶孩子上議事堂的舊聞。我意識到自己是如何被「宰制」的。

把工作與家庭分開,不過就是工業革命以後的事。為了配合新型態的工作,把人力視為一種生產要素並加以管理,社會結構開始調整。小家庭出現、工作與家庭分離、婦女被分割至家庭部門並「無薪化」(其實薪水以貨幣方式給付也是新潮流)、孩子是家庭的責任......工作成為一種「專業」並建立禁忌(與球棒不能被經期婦女摸到差不多荒謬)......我信以為真、十分在意、奉為真理的東西,正是讓我乖乖被摸頭並接受社會不平等的東西,被別人壓迫會反抗,被自己壓迫則以為天經地義。

當然了,如果孩子兩歲半被送去幼稚園,是一種「必經的痛苦」,要「訓練孩子獨立」,「建立常規」......等等等,也都與工業化社會息息相關。實際上沒什麼天經地義的事,不是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汽座使用心得:diono radian RXT

綠大地油酵清,不是試用文,是自己花錢買的

[非試用][花錢買][用了超過兩個月]persil洗衣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