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6

阿公去大慶中山住院復健。
晚上帶著弟弟妹妹去探望他。
已經不會講話的阿公,有某些時刻會觸動內心而哭。
弟弟妹妹去看他,叫阿公的時候,阿公就哭了。
幾年來我已經稍稍適應阿公的哭泣。

以前弟弟妹妹看到阿公哭會覺得奇怪,
畢竟他們比較少看見大人真情流露。
今天他也跟著眼眶濕潤了,
大人們都覺得有趣而笑了,
他自己也笑了。

平常雖然是個很愛生氣的小朋友,
其實也是個心軟的人。

留言